「快十點了。」莫小然舉起左手,看看腕上手錶的時

間。


  「嗯,差不多是可以看夜景的時候了。」方書妍有些

疲倦的從他懷裡抬頭看他,笑容不減。


  無趣的看了一整晚的電視節目,她一點也沒抱怨,因

為至少,他懷抱著他,她可以感受到背上來自他的體溫,

她知道他就陪在她身邊。


  就算感覺起來他是那麼疏離。


  很沉默、很被動,其實莫小然的個性本來就是這樣,

既然是自己決定要重新交往,她便早就有了心理準備,去

再次適應他在愛情當中不積極的表現。


  可是不一樣,這次真的不一樣。


  他的目光不如從前的緊鎖焦灼,一個人的表現再怎麼

冷漠或熱情,都是可以偽裝的,只有眼神無法造假。以前

她可以放心愛他,是因為她知道,自己不管做什麼、在哪

裡,身後都有一道在意、關心的視線,緊緊追隨她,莫小

然可靠的守護著她,讓她不怕、不感到不安。


  現在呢?方書妍竟一點也無法放下心,他的不在乎和

不經心讓她提心吊膽。


  她是不是隨時都有可能失去他?


  情不自禁,在回眸的近距離當中,她微微湊上唇貼近

他的,害怕失去的不安讓她閉上眼,不敢面對他冷然的目

光。


  她需要任何方法,只要可以確切的挽回莫小然。


  「我送妳去搭客運回台北吧!」出乎意料,他微微偏

開頭,離開那個他曾經日夜思念的女孩。「很晚了,到台

北以後記得請方叔叔載妳回家。」


  他不是沒有感覺,而是感覺不對。


  好想、好想,他異常想念那晚失控的和林曉今的吻,

而他終於知道她們在他心裡代表的意義。


  「……」方書妍僵硬的看著他,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


  「我……沒有辦法再用戀愛的心態去跟妳交往。」她

的確捨不得看見她令人心疼的表情,但他也明白繼續下去

只會兩敗俱傷,既然明白自己在想什麼、想要什麼,就決

定這一次不能夠再被動下去。


  否則他會為了失去林曉今而後悔。


  「我們以前愛過,為什麼現在不能?」方書妍的聲音

顫抖,幾乎要失控。她知道自己正在面對什麼樣的劇情,

而她只想扭轉這個對她而言的劣勢。


  「因為過去了。」他終於知道以前方書妍跟他說的話

是什麼意思,那時他覺得她只是想殘忍的傷害他,現在才

發現那是在陳述一個事實。他早就愛上林曉今,所以對方

書妍的思念已經變成過去,那時候的愛情他不會忘記,但

也只是成為記憶而已。


  一個人如何能同時愛上兩個人?他做不到,也不想。


  「過去可以重新詮釋,可以變成現在啊……」


  「可是我的現在已經有人了。」


  「……」她終於停下自己的固執,看見莫小然臉上的

堅定。


  當一個從不表示意見的人堅定的表達了自己的決定,

還有什麼可能可以改變他?


  她盡力了,只是錯過時機。


  這一次,是他後退了半步。





  「我很忙──」


  「拜託拜託!這次你一定要幫我想辦法!」電話那頭

韓洛維先發制人免得又被莫小然掛電話。「睿睿明天就要

出國唸書了!」


  「……你在哪?」莫小然嘆了口氣,只好暫時先把自

己的事情擺一邊。


  在墾丁的那場意外,後續動作還真是不少,關睿睿悍

然決裂的動作無異是下了一帖猛藥,逼得韓洛維認真思考

起這十幾年來他和關睿睿之間的關係究竟是涵藏了多少他

從來沒有發現的曖昧和感情。


  然後他就和現任女友分手了,並且開始想追到關睿睿。


  莫小然想,他們不愧是交情超好的朋友,根本就是臭

味相投物以類聚,兩人在感情上都犯了同樣的毛病,只是

韓洛維比較進步一點,一點就通,一下子就卯起來狂追關

睿睿,不像他,思考了好幾天才下定決心,而且要追林曉

今還不敢猛追。


  約在關睿睿家附近的摩斯漢堡見面,看著韓洛維哭喪

著一張臉,已經窮途末路到像是快要跑路的樣子,莫小然

只好打通電話,用自己的名義把關睿睿約出來。


  「莫小然!你這樣騙我對嗎?」看見韓洛維也在場,

她自然知道是怎麼回事,氣得質問了起來。


  「妳都要出國唸書了,跟這傢伙把事情講清楚應該不

會少妳一塊肉吧?」他揮揮手,有些疲倦,自己的事情都

搞不定了,竟然還要花時間來處理別人的感情問題他還真

的是吃飽閒著。


  「你怎麼知道我要出國唸書?」


  「妳媽跟我講的啦!」韓洛維在一旁終於哀怨的開口。

「關睿睿,妳有沒有再過分一點?這事情妳真的沒有打算

要跟我講?」


  「……幹嘛要跟你講?」她撇撇嘴,看見他憔悴的樣

子,依然不為所動的保持強悍。「根本不關你的事。」


  「我喜歡妳啊!為什麼不關我的事?」他煩躁的亂扭

吸管,真的很想乾脆把關睿睿掐死算了,省得他一天到晚

因為她而心煩。


  難道遲鈍真的必須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嗎?他每個禮拜

都來回台北高雄、每天都照三餐加宵夜打電話給她,可是

她根本不甩他,講電話就是嗯、喔,不然就是然後呢,他

千里迢迢回台北她還不一定要見他,完全看她心情好不好──

而且心情不好的機會居多。


  他這麼努力卻得不到回報,真的很讓他灰心。


  「吵死了,少動不動就說喜歡我。」她臉一紅,態度

軟化不少,只是依舊嘴硬。


  韓洛維的追求不是不令她心動,而是她搞不懂,為什

麼他非得要這麼遲緩,一定要等到她不抱任何希望的對他

心碎攤牌之後,才肯回心轉意。那樣的攤牌需要用極大的

放棄作為基礎,所以她早就決定了他們兩個的未來會是零

交集。她已經放棄了,所以才會答應爸媽要送她到加拿大

唸書的要求。


  是時候到外面的世界去聽聽看看了,離開台灣、離開

她熟悉的朋友和環境,她會長大、會學到自己想學的語言、

會真的忘記韓洛維。


  她不想因為韓洛維喜不喜歡她而決定自己要不要出國,

她有自己的路要走,不能一直牽牽絆絆。


  「我真的喜歡妳才會一直講。」韓洛維固執起來像壞

脾氣的大男孩,糾結的眉頭、試圖說服的眼神。「我不懂

為什麼這種大事妳要瞞我。」


  「我沒有瞞你,我只是還沒跟你講。」


  「那妳什麼時候要跟我講?到加拿大的時候嗎?這算

什麼!」


  「……你是在兇撒毀?」


  「我不要妳出國!」


  「……」莫小然將原本專注在玩手機遊戲的視線挪到

突然安靜下來的兩個人身上,才刺眼的發現韓洛維正激動

的吻著關睿睿,火熱纏綿。


  他到底來幹嘛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piritwing 的頭像
spiritwing

精小靈在不在家:《隱形的存在》全新作品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