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時候並不是你預定了行程,決定要做什麼事情,就肯定會成功。

我和鄭律文就不是那種肯定會成功的人,早上五點,灰灰的天空,靠著車身仰望,宣告日出計畫失敗。

明明連著幾天都是好天氣,怎麼會一來看日出就陰天呢?

「所以一定是你的錯。」我吐出一口氣,在清晨的空氣裡結成白煙。

「欸……

「你知道有多少人敢第一次約會就選看日出嗎?」

「誰說這是約會?」鄭律文好笑的看著我。「現在的小女生都這麼不害臊嗎?」

「我沒有很相信你會約一個普通朋友,開三四個小時的車從台北到來看宜蘭日出,而且邀約的時候還會講一段老梗開場白。」我彎著眼睛,取笑著。「噢對了,順帶一提,而且這個普通朋友的手機號碼,還是用一個很奇怪的方式得到的。」

曖昧是一種十分有趣的過程,但我喜歡跳過裝傻的那個步驟,對於男生的大獻殷勤,我可做不來那種「耶?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啊?」的天真無邪樣貌,太彆扭,手腳無法施展。

擺明了告訴你「我知道你喜歡我」,但是暫時並不表態自己的想法,這個階段的曖昧,才讓人享受。

「好嗆啊妳。」綠茶自然的又伸出手往我頭髮上輕拍。「怎麼了?」

……沒有啊。」我僵直了背脊,而後慣性否認。「呼,好冷喔。」

我討厭被拍頭……

的確曾經我也視這個動作為寵溺的表現,那個幾年前總是在我發脾氣的時候,拍拍我的頭,嘆息著跟我說「要乖喔。」的男人。

有很多事情會因為無法抵抗的因素而遷徙,而遷徙只是最好的改變,更多的時候,會被殲滅,或者掩埋。

「我本來還想跟妳借外套耶,原來妳也會冷。」鄭律文懊惱的回應。

「你也太超過了吧!」

「開玩笑的。」他脫掉自己的外套,披在我身上。

「不要啦!這邊很冷耶!」我慌張的急忙想把外套還給他,要是害他感冒我可沒辦法安心。

「我有備用的。」他壓住我的肩膀,讓外套好好的待在我身上,然後開了車門拿出另一件外套穿上。「怎麼了,不喜歡被摸頭?」

「沒、沒什麼。」將視線移到遠遠的另一頭,我又吐了一口氣。鄭律文比我想像中的還敏銳。

「沒關係。」他聳聳肩。「等妳想說再說。」

 

 

雖然前一晚沒睡,開了夜車從台北上太平山,而且還很不幸的沒看到日出,但這是我第一次到太平山,早就聽聞這裡的風景很美,所以當然不能錯過。

沿著步道散步,呼吸著森林裡的清新,厭倦了總是待在只有空調與電腦運作的室內作息,也許是我答應綠茶邀約的原因之一。

而另一個原因……

人很奇怪,常常會做出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又或者是說,自以為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在談戀愛這方面,我以為自己感覺厭煩,想要暫時遠離那些我搞不太定的男人,所以一邊讓自己看起來很好配合的參加該參加的社交活動,一邊又釋放出我沒有興趣的訊息。

我以為自己不就是這樣而已。

但當鄭律文開口邀約的時候,我答應了。

並不想承認自己的不甘寂寞,但除此之外,還有其他什麼原因可以用來解釋這趟旅程?

「其實咩咩的型跟我很不一樣,」玩了一會,直到太陽照耀整個山頭,我們開車到了山下,找間早餐店坐下。「找我看電影、約我出來玩,該不會只是沒魚蝦也好吧?」

「對啊,不然妳以為呢?」他咬了一口吐司。「我每次不就都說不想浪費票所以隨便找人湊合,是妳每次都要逼我改答案的。」

「噢!所以你很委屈對吧?」

「哈哈大小姐,我怎麼敢呢。」察覺我的殺氣暴漲,他連忙討饒。「要聽實話嗎?咩咩本來就不是我的菜。」

「你一開始明明就……

「我一開始什麼就都沒說,是妳自己誤會了。」

鄭律文說他只是要找個話題開頭而已,沒想到卻讓我以為他喜歡的是咩咩,他也就順水推舟。

「你真的心機很重耶!」我皺了皺鼻子,拿起紅茶喝了一口,掩飾自己出糗的窘境。

「我說過啊,是妳防心太重,妳知道妳是那種全身上下散發著『我有很多不想讓人家知道的事情』的那種人嗎?」

鄭律文這麼說,任修平也這麼說。我也不是要否認這項控訴,只是覺得被指認出來有些狼狽。

「我知道。」我小聲的說。「但是如果每個人都值得相信,我也不用這樣。」

「自找煩惱,」他笑了起來,又要伸手拍我的頭,被我閃開。「學聰明了喔。」

「我本來就很聰明好不好。」

「對,妳最聰明,但不應該裝老成。」這次他伸出手,堅持的往我頭髮上揉了揉,閃都閃不掉。「不要想不開心的事情,因為都過去了。」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