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咩和她的男伴如火如荼展開約會。

噢,她的男伴叫阿力,真的很人如其名,粗壯的肌肉像是不應該穿上衣,天生就應該要赤裸裸展示他強健的身材似的。咩咩說這樣讓她很有安全感,但我其實想不透,咩咩這麼嬌小,不也很容易被壓死嗎?

那天的聯誼是咩咩的高中同學安排的,認識的找認識的,大家的工作都不太相同,阿力和綠茶是同事,是某家科技公司的某種血汗工程師。

我們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記清楚他們的公司和工作內容,因為對我們這些出版業長期與柔軟的圖片和文字相處的工作者來說,一聽到「科技」、「工程師」這類的生硬字眼,就覺得非常陌生,也無法理解他們的工作內容。

不過都說是血汗工程師了,代表他們的工時很長,也常常需要輪調早班、晚班甚至夜班,沒有固定的休假,也因此很難找到適合的伴,這次聯誼之後,阿力就像是看見能夠攜手共度這生的理想情人,只要有時間就和咩咩講電話、傳簡訊,一有休假,即使要等咩咩加班趕稿,他也寧願開車來公司附近閒晃,就只為了和她吃一頓晚餐。

「阿力說他們今天排休,等我們下班可以帶我們去吃飯看電影。」才剛掛掉手機,咩咩立刻蹦蹦跳跳的跑來找我。

「什麼我們,哪來的我們?」奇怪,咩咩他們要約會,為什麼要把我拖下水?

「因為綠茶也一起嘛,如果只有我們三個人,我跟阿力就不能好好約會了……如果妳也來,就兩對……

「好、好,我懂了,就是要我去幫妳應付綠茶,好讓妳跟阿力有更大的進展,對吧?」我突然覺得頭有點痛,這兩個人自己在那邊矜持約會了一個禮拜誰都沒有開口說要交往,現在還要拉我做陪客,只因為鄭律文不識相的當起電燈泡。

招誰惹誰了我……

「哈哈,也不是這樣講啦……我們要看的電影是妳很想看的美國隊長2呀!首映喔!綠茶透過關係拿到的公關票,所以不用花錢,而且妳晚上想吃什麼?阿力請客,一定不讓妳吃虧的!」咩咩討好的撒嬌。

「欸,妳們兩個現在是有了男人沒了朋友嗎?」剛放下電話的夏薇隨即抗議。「咩我也想看電影,妳怎麼不找我?」

「哇,夏薇拜託妳不要老是一心二用好不好,跟作者講電話也可以聽我們講話喔!」我遲早會被她的隨時進入狀況嚇死。

「因為只有四張票嘛……」咩咩不好意思的辯解。「下次一定找妳一起去。」

「逗妳的啦,我跟士杰今天可是交往兩周年紀念喔,才沒有空跟妳們這些小朋友約會。」夏薇眨眨眼,笑得很幸福,又炫耀。

兩年……

兩年對我來說是遙不可及的交往時間,我並不擅長解決愛情裡面的問題,很多時候,我是害怕吵架的人,只要可以安安穩穩的過去,就並不喜歡拿一些小問題出來執著,但好像越害怕吵架,火藥就越容易累積,像隨時要炸崩一座山那樣。

當然看見碎石掉落的時候就要有逃難的準備了。

趁著每次山難之前,二話不說拔腿就跑,似乎已經成了我的慣性動作。

也只有一個人,知道怎樣安撫才能讓我停下腳步,也因此讓我唯一一次,在山中罹難,那樣破碎。

 

 

「又見面了。」

晚上六點,阿力和鄭律文準時開車到公司樓下,因為鄭律文開車,而阿力和咩咩感情正是要好的時候,很自然的我只剩下副駕駛座這個選擇,一上車,鄭律文就一派輕鬆的跟我打招呼。

「對啊,又見面了。」我乾笑了一下。要不是你這電燈泡硬要跟,我們怎麼會有機會又見面了呢……

因為首映是七點,正逢下班交通尖峰時刻,我們自然是沒時間好好吃飯了,所以決定在看電影的時候買個爆米花喝杯飲料,等電影結束再找地方吃飯。

但直到拿到劃好位的電影票,才發現,因為已經沒有連著四個的好位置了,所以座位是兩兩分開的。

咩咩和阿力當然是不會介意這種情形的,他們巴不得這樣吧!我是也不介意,恐怕鄭律文會是唯一介意的人了。

「不好意思喔,沒幫上忙。」剛找到位置坐下,趁著燈還沒暗下之前,我抱歉的說。

「妳想太多了,我只是剛好有四張首映票,總不能浪費吧,跟誰看倒是都沒差。」他把爆米花遞給我。

「你很沒禮貌耶,好歹我現在是陪你看電影的人,竟然在我面前說跟誰看都沒差。」我搶過爆米花,故做委屈的哭訴。拜託,對我沒意思就算了,還一副將就的樣子,我路亞晨也不是這麼沒行情好不好。

Sorry,我不是這意思。」他連忙舉雙手投降。「我比較不會講話,妳別跟我計較。」

「那再給你一次機會讓你更正剛才的話。」我揚起下巴,故意為難。

「嗯……」他清清喉嚨。「其實,我是為了要跟妳一起看電影,又怕妳拒絕我,只好厚著臉皮跟朋友要四張首映票,藉著阿力和咩咩的名義,約妳一起出來看電影。」

……

「還好妳想看這部電影,還好妳沒有拒絕我,還好妳現在就坐在我旁邊,我覺得,很榮幸。」

「好了好了,太過頭了先生。」我不得不打斷他,因為台詞越說下去越肉麻。「還說不會講話,騙人的。」

「我沒有騙人,我認真的。」

……

電影廳這麼大,在這一秒我還是感到窒息。

鄭律文沒有笑意的嗓音像是結凍了一切,連我拿著爆米花的手都緊張的動彈不得。

「這次是騙妳的了,哈哈。」他看著我,不客氣的笑了出來。「緊張什麼啊!我有這麼不挑嗎?」

……喂!你真的超級沒禮貌!」我忍不住拿爆米花丟他。

燈暗了,解凍的呼吸偷偷的紓在空中。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