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1-1

「有一種人,是好人好事代表,學生時期的專長是幫同學做報告,出社會之後改為幫同事做簡報,特別是在對方在夜店狂歡,而自己睡眠不足的夜深人靜時候。

「但即使是這樣的好人,在面對自己的愛情世界的時候,幾乎也都會有那麼一些不可侵犯的衝動,會捍衛自己不能失去的人。

「可是另外還有一種人,超越好人的等級,連什麼是『捍衛自己不能失去的人』都不知道,這種人超過了所謂好人的極限值,因此而叫做……失憶的惡魔。」

「對,惡魔。」

「失憶的那種。」

「對,失……

「小姐,不好意思,我要加點一份甜點。」抓住好不容易終於路過的服務生,我總算可以打斷對面兩個喋喋不休又滿口亂扯的女人,有了轉換話題的機會。

「欸,小路,妳有沒有禮貌。」夏薇一點也沒有要讓我喘口氣逃避一下的意思,最熟練的專長就是「打鐵要趁熱、打蛇隨棍上」。

「生理期要補充糖分身為女人妳還不懂嗎?」我反駁,一邊指著Menu上的甜點欄位。「我要一個芒果慕斯,謝謝。」

「喔!妳是不是因為生理期情緒低潮所以才衝動提分手的?」咩咩的頭上瞬間好像冒出一顆會發亮的電燈泡一樣,連眼睛都亮起來。「人家說,分手三個月內都有機會復合喔!妳明天去找他吧!沒問題的。」

「哪個人家跟妳說的?」我瞇著眼睛看她,才不會看進太多她身上的天真無邪,以免傷及智商。「而且跟生理期一點關係也沒有。咩,不是我在說妳耶,夏薇平常滿口胡說八道就算了,那是拿來唬通路、唬作者用的,怎麼妳好好一個美術設計,也跟著人家不學好啊?失憶的惡魔也敢說。」

「失憶的惡魔是我想到的。」夏薇對我招招手,甜甜笑著指著自己。「而且滿口胡說八道的人一向是妳,也不看一下妳老是寫了些什麼東西。」

「還不是妳叫我寫的……

「好吧那打平了。」

「欸!剛才不是在講這個耶!」

「對啊,我們剛才在講,妳是失憶的惡魔,還是戀愛終結者。」夏薇立刻又冒出了另一個封號。

「這個超機車耶哈哈哈。」但是讓咩咩笑的樂不可支……

「妳們,很、沒、禮、貌。」我咬著牙用警告的眼神看著對面笑的花枝亂顫的兩個女人,雖然很明白這種程度的威脅對她們一點用也沒有。

餘光瞥見手腕上的金屬因著燈光而微微反射,我悄悄解開鍊子,將手鍊滑到手心,放進外套口袋中。

忘記是信佑送的了……忘記!連這種事情都可以忘記,我還真的是正中夏薇下懷,是個失憶的惡魔是吧?

「謝謝妳們啦,下班還專程陪我這個失戀的女孩吃飯聊天。」接近店家打烊的時間,我們總算聊得盡興,結了帳走出門口,各自要往不同的方向走。「雖然我還真的沒什麼事不用陪。」

「我知道妳不用陪,我們只是想聽八卦而已。」夏薇從不放過機會吐槽。「早點回家,我給妳的資料看一下,明天可以討論怎麼進行了。」

「夏小姐,已經下班了耶。」我皺著一張臉抗議。

「不好意思,出版業沒有加班費,只有責任制,這句話妳工作了幾年還不懂嗎?」

「吼,我失戀我最大耶!不然妳代替我先跟咩討論版型風格啊,這作者是妳找的,妳一定很有想法的。」

「照片都還沒出來,怎麼討論版型嘛!」咩咩看起來單純歸單純,但講到工作還是精明的很,立刻捍衛自己的下班權利。「當然是先搞定妳們的文字和照片再來跟我討論呀!」

「好,妳們都很大,快回去休息吧,今天放過妳們。」

顯然夏薇才是那個不會早點回家的人,懶得繼續扯下去,趕時間的樣子一看就知道要去續攤。

 

 

回到再次變成自己一個人的小套房,把外套和包包隨手往鋪了巧拼的地板一丟,我習慣性的開了電腦,連上Facebook

信佑單身。讚。15則留言

……」讓我最傻眼的並不是所謂前男友對於自己今天才改變的感情狀態這麼迫不急待詔告世人的態度,最讓我傻眼的在於我這才知道,原來很多東西,一旦牽連到網路,就那麼無所遁形。

交往的時候透過Facebook告訴大家,我們在一起了!請祝福我們!

分手的時候透過Facebook告訴大家,我們撕破臉了!不要來煩我們!

多簡便又多冷漠,連狀態都不用更新。

打開電視,挑了吵鬧的綜藝節目當背景,有時聽到好笑的橋段還會目不轉睛看著笑一陣,我一邊整理房間,把那些屬於另一個陌生人的影子全都掃進垃圾袋裡,包括外套口袋那條手鍊。

很多時候分手並不是那種必定得水落石出的情節,比如說劈腿,比如說家暴。很多時候分手就只是因為失去什麼,或發現什麼。

我發現信佑倦了,跟朋友在一起遠比跟我在一起開心,我發現他對於這段感情失去原本的信心了,我發現我們只在一起三個月,就有這麼多的問題,我發現也許我跟他並不能牽著手走得很遠。

於是我笑著跟他說,其實你好好想想,會發現你並不愛我。也許你會覺得,分手你才會快樂。

然後我們就分手了。

咩咩感嘆說,愛情好脆弱,應該要好好呵護,但我總覺得,太脆弱的東西,我們能小心翼翼多久?這種東西,沒有保險,哪天不小心一鬆手,摔到就碎了或裂了,會碎的東西,三個月會碎,三年也會碎,為什麼不早點摔摔看試試是不是真的這麼脆弱省得浪費太多時間?

所以夏薇說,我已經超越了好人等級,一越過線就成了對自己殘忍的惡魔,愛情是一般人最捨不得放棄的東西,而我卻總是出讓的很輕易。夏薇很懂我,但是她不懂,世界上哪有絕對不能放手的東西。

……?」翻動著抽屜,我抽出一張有些泛黃的信紙,上面拙劣的字跡寫著些想為我好好努力、一起堅定的走下去的甜言蜜語,我皺起眉頭,看著開頭的署名「給寶貝」、結尾的署名「妳的寶貝」。

「該死。」把信重複看了兩次,我完全想不起來這是哪一任男友。

夏薇真的很懂我,我是失憶的惡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piritwing 的頭像
spiritwing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