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家爸媽要回台灣,最緊張的竟然是莫凜和尹嘉恩。


  「我可以回家嗎?」尹嘉恩仰著臉,可憐兮兮的問,

全身痠痛的像是骨頭要被拆散一樣。


  「不可以。」成浩天一邊體貼的替她按摩僵硬的肩膀,

一邊也是防止逃脫的鉗制。「他們的班機快到了。」


  自從知道藍家父母要回來,尹嘉恩無法自主的每天晚

上都做著無窮無盡的惡夢,每天早上都發現自己在地板上

醒過來。


  連續三天都從床上摔下來,她一直在奇怪自己竟然沒

有閃到腰。


  「到了?」聞言,莫凜像根木頭似的直直站了起來,

面對的卻是出口的方向。


  「反了,而且還沒到。」成浩天騰出另一隻手,把莫

凜拉回來坐下。這兩個緊張過度的人,還真會給他添麻煩。


  前幾天成浩天鼓起勇氣撥出的一通國際電話,果然毫

不意外的讓他挨了半個小時的訓話。在掛掉電話之前他潑

辣的娘親更是放話,一回台灣就要剝掉他一層皮。


  晴天倒好,講電話的時候她跑去吃下午茶,而今天接

機剛好又跑去參加高中同學會,爸媽第一時間的怒氣全給

她逃過了,果然是生來享受的。


  而必須親自面對、解釋清楚的莫凜,和連帶被拖累的

尹嘉恩就一點也不幸運了,光看現在兩個人呆若木雞的樣

子,他就忍不住寄予無限同情。


  雖然他明明就是最需要被同情的那一個……。


  「阿浩,好像……」等了將近二十分鐘,尹嘉恩突然

扯住成浩天的袖子,指著前方。


  「不是好像,是真的。」一隻手拉住她,他站了起來。

「阿凜,一起過去吧!我爸媽他們到了。」


  就像電影裡的Slow motion,無論是戰戰兢兢的三人,

或是迎面而來的藍家爸媽,都溢滿著詭譎的氣氛,時間軸

被拉的很長,彷彿鏡頭一旦回到正常的節奏,雙方就會從

腰間拔槍,來一場你死我活的槍戰。


  「爸,這是小恩,我的女朋友。」當然實際上是不可

能有槍戰的,他們三人一面倒的被屠殺還比較合邏輯。成

浩天強忍著腳軟的衝動,率先開口做了介紹。「這是莫凜,

晴天的男朋友。」


  「叔叔你好,阿姨好久不見了。」尹嘉恩被推到前頭

當擋箭牌,只得硬著頭皮打招呼,雖然她是三人當中最無

關緊要、也是最不會被敵視眼神相對的,可是把她當擋箭

牌未免也太不厚道了啊!「坐、坐飛機很累吧?阿浩有開

車,你們等下在車上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叔叔阿姨你們好,我是莫凜,晴天的男朋友。」莫

凜也向前幾步,伸手要接過藍家爸媽手上的行李。「我幫

你們拿行李吧!」


  「不必。」藍爸爸低沉的嗓音開口,當場讓三人定在

原地,動彈不得。「我沒打算承認你是晴天的男朋友!」


  「爸!」成浩天張口結舌的簡直要反應不過來。


  「把行李拿著!」藍爸爸把所有的行李一股腦往他身

上放。「自己想辦法拿,誰也不准幫忙。」


  「喔……」他就知道,爸媽這趟回來絕對不會讓他太

好過。





  「我回來了!」


  晚上十點,晴天終於一臉疲憊但又開心的進了家門。


  「總算回來了。」


  「媽?」瞧見站在玄關橫眉豎目的母親大人,晴天當

場尖叫了起來。「妳怎麼回來了?」


  「我不能回家啊?」一把拉過女兒,開始猛盯著她的

肚子瞧。「太瘦了,這樣寶寶會營養不良,媽已經在弄雞

湯了,這幾天好好幫妳補一下。」


  「媽!」瞠目結舌的尖叫了起來。「妳怎麼知道!」


  「不然妳以為我跟妳爸閒閒沒事衝回台灣幹嘛?」這

次倒是狠狠的往她頭上敲了一下。「妳倒好,大家都來接

機,就妳跑出去玩的天昏地暗。」


  「我根本不知道你們要回來!」她吃痛的抱著頭,一

臉無辜的辯駁。「成浩天,你幹嘛什麼都不跟我講!」


  「妳又沒問我。」他聳聳肩,從廚房端了甜湯出來。

「爸,阿凜弄的愛玉,他手藝很好什麼都會。」


  「爸!你見過莫凜了?」晴天慌張的衝到坐在沙發上

看報紙的藍爸爸旁邊,開始有大事不妙的感覺。


  天啊天啊,他們之前根本沒見過面,現在一見面就知

道她懷了莫凜的小孩,依照他從小寵女兒成性的個性,怎

麼可能不打斷莫凜的腿?


  「嗯。」藍爸爸放下報紙,端起愛玉毫不猶豫的喝了

起來。


  「欸?」不對勁,爸爸哪是這麼好相處的人?明明知

道了她懷孕而莫凜是始作俑者──實際上不是這樣啦她本

人才是始作俑者,但是爸爸一定沒這麼好打發的啊!怎麼

會?怎麼會?


  「嗯,不錯。」


  不對勁!「莫凜,我爸沒跟你講什麼嗎?」晴天再看

到爸爸滿意的點頭之後,驚慌的奔到廚房去找莫凜。「什

麼要打斷你的腳、把你做成消波塊丟到台中港之類的?」


  「不要用跑的,妳現在是孕婦。」莫凜放下手中正在

擦拭的盤子和抹布,趕緊將她穩穩的擁入懷中。「沒有啊,

我們相處的應該還算不錯。」


  「怎麼可能?」她挑起眉,怎麼想也覺得不可能。


  太詭異了啦!她搞不懂爸爸在想什麼,雖然這樣和樂

是一件好事,但是憑著她靈活的腦袋,怎麼都覺得不對。


  「對了,我們剛才討論了,明天一起去產檢吧。」


  「喔……」晴天順從的應著,還是固執的盯著他的臉,

想找出一些蛛絲馬跡。


  「要喝愛玉嗎?我有幫妳留一份不冰的。」


  「好……」


  奇怪,莫凜怎麼這麼從容?她怎麼也找不出破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piritwing 的頭像
spiritwing

精小靈在不在家:《隱形的存在》全新作品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