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諾鈞同組的,自然是甜甜。



      而他們很倒楣的一題也沒搶到。



      只是意外的是,在水往他們身上潑去的時候,諾鈞竟

    然擋在甜甜前面,只有些微的水花濺上她的衣服。



      「你幹嘛擋在我前面?」她瞪著濕淋淋的諾鈞,看樣

    子並不領情。



      「囉唆。」他沒有多做解釋,在第二題搶答失利之後

    又擋在甜甜前面。



      「既然我們是同一組的,被潑水也是我應該,你不需

    要做人情。」她使力的想要推開他,卻惹來他的怒吼。



      「該死的,妳有完沒完?」他大手抹掉臉上的水珠。

    「妳穿的是白色衣服,還需要我提醒嗎?」



      妳穿的是白色衣服。



      白色衣服。



      連我也沒注意到的細節,白色衣服遇水會變得透明服

    貼,諾鈞卻注意到了,而且還很盡職,要徹底保護好他的

    女伴。







      因為玩了一整天很累,俞少提議叫外送披薩,省去我

    還要煮飯做菜的麻煩。



      「傾兒,韻潔有沒有男朋友啊?」小冀還是維持他過

    動兒的活力。



      「沒有吧,她好像暑假前跟男朋友分手了,暑假有沒

    有再交男朋友我就不清楚了。」我意興闌珊的咬著章魚燒

    披薩。



      「幫我確定一下啦!」他還是不肯放過我,興奮的要

    求。「她超可愛的。」



      「喔,這幾天幫你問問看啦。」



      「謝啦!」小冀這才滿足的拿披薩吃。「欸不過,諾

    鈞,你今天表現還真是令人意外喔!竟然幫甜甜擋水,嘖

    嘖,該不會是想換女朋友了吧?」



      他不經大腦的話聽得我心裡一震,隱隱作痛了起來。



      「江冀凡,你要是想找死可以再說一次。」一直沉默

    的甜甜終於開口,充滿殺氣。



      「就算真的想換女朋友,也不會找這種惡婆娘。」諾

    鈞不屑的說。「要不是怕她曝光,我用得著擋水嗎?」



      「程諾鈞,我沒有要求你幫我擋,你不用這麼了不起

    的樣子。」她憤怒的瞪著他。



      在旁邊喝牛奶的馬爾濟斯因為聽到自己的名字,汪汪

    叫的跳到甜甜的膝上。



      「對,我就是低估了你根本是故意穿白色衣服穿裙子

    想讓我們大飽眼福的心態,不應該多管閒事!」



      「你這個大男人主義的沙豬,不要把女生的穿著都當

    成勾引男人的手段,我沒有你這麼低級!」



      又開始了,吵的沒完沒了,而且他們已經一個星期沒

    吵了,這次大概不是幾分鐘可以結束的。



      我悄悄的離開客廳,走到前面的小庭院透透氣。



      心裡頭仍然悶悶痛痛的,還隨著不時傳來的爭執聲而

    加劇。



      只是這並不像我,不像以前那個只懂守候不懂心痛的

    莫傾兒。



      以前的我,儘管知道諾鈞身邊的女朋友沒少過,但是

    我總是可以很平靜的過生活,不懂得心酸是什麼感覺,不

    懂得不是滋味是什麼樣的反應。



      為什麼,一下子全都懂了呢?



      或許因為,自從搬進這棟小別墅,和諾鈞朝夕相處的

    時間變多了,情感也因此而強烈,所以,面對他和甜甜的

    曖昧,我反而變得不知所措。



      「在難過?」



      是俞少,就站在後面,他總是在我難過的時候出現,

    給我安慰或是,打擊。



      「拜託不要再打擊我了,我現在真的受不了。」於是

    我學聰明的先聲奪人,避免雪上加霜。



      「那要看妳是不是決定要停止弱勢下去。」



      卻沒想到,俞少帶來的,不是安慰不是打擊,而是新

    的契機。




                   ∵∴如果安靜的守候會得到你的不在乎,

                     那主動的愛戀能不能換到你的眼神?∴∵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