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自己會為了避免尷尬減少去光年的次數,我的確是怕尷尬,但我反而更常到咖啡店報到了,甚至還逼耀光聘我當兼職服務生,酬勞就是任吃任喝。

因為生意好,大部分的時間鄭律文都在忙碌著,要是他準備要休息了,我也會事先自告奮勇去買便當,如此一來三個人可以一起吃飯,我們也就不太有機會單獨相處,耀光雖然覺得我的行徑怪怪的,但他畢竟也真的缺服務生,因此也沒有多問什麼。

那天之後,鄭律文沒有再說些讓我難以招架的話,有時心情看起來不錯,還能閒聊幾句。

這樣就好了,雖然我仍舊沒有勇氣往復合這條路前進。

 

「小光,我明晚休假。」禮拜六晚上,將近打烊時間,店內只剩兩組客人還在聊天,鄭律文已經將廚房收拾好,脫下圍裙走向吧檯。

「疑?難道是有約會?」耀光眼睛瞬間亮了起來。「不容易喔,終於從被那個眼光極差的前女友甩了的陰影中走出來了。」

「說什麼,聽不懂。」綠茶敷衍的帶過這個話題。

我在不遠處一邊整理桌面,一邊豎起耳朵專心聽這對兄弟的對話,話題敏感,約會、眼光差、前女友?個個關鍵字,一句也漏不得啊。

「前陣子跟你見面的時候你明明心情超不好的啊,最近感覺好很多,應該就是有新對象吧?」耀光棄而不捨的繼續在這件事上打轉。

「店裡你們收吧,今天我帶狗去散步。」鄭律文不再多話,幫三隻狗掛上牽繩就帶著牠們走出店門了。

「我收的差不多了,今天地給你拖喔!我要回家加班。」眼見店門一關上,我立刻將抹布塞進耀光的手裡,隨便編了個理由,就拎著包包跟著衝了出去。

「欸!路亞晨!妳不能這樣啦!欸!」

耀光在我身後喊的激動,我仍舊走的瀟灑。

左右看了一下方向,很快就找到一人三狗的背影,然後……突然就冷靜了下來……。

我就這樣跟著衝出來,原意的確是想找鄭律文,但卻沒細想找到他之後又該如何,難道是要問他明天跟誰約會嗎?

在我還在懊惱自己的衝動的時候,鄭律文已經轉過頭來,一臉疑惑。「收完了?」

「我……我要回家加班,所以讓耀光自己收了。」牙一咬,決定繼續重複剛才的藉口。

「忙不過來怎麼還來幫忙?」他皺起眉頭,一下子就戳中我的謊言缺失。「妳現在回家都十點了。」

「呃……還好啦,有空就過來看看牠們,心情變好了,加班才會加的開心。」我指指在前方到處嗅嗅聞聞的三隻狗,看得到的東西最有說服力對吧?

「嗯。」他沒再追問。「快回家吧,晚了。」

「噢……是也沒關係,明天禮拜天。」

「妳有話想跟我說?」

「……」被他這樣猛然直球一擊,我瞬間被定在原地石化。路亞晨,再有下一次,絕對要在心裡跑完一整套完整的方案才可以行動啊!否則現在這樣,和因為準備不充分而被總編釘在牆上的新書會報有什麼兩樣?

「沒有嗎?」走了幾步路後發現我沒有跟上,鄭律文稍稍放慢了腳步,回頭對我招招手。

「也不是沒有……」總覺得他和善的招手有一種示好的魔力,我跟著聽話的朝他走去,也跟著降低戒心,開始口不擇言。「你明天是要約會嗎?」

住口!路亞晨!

心裡有尊嚴和沒尊嚴的兩個我玩起了過時的綜藝老梗,一個想不顧一切的告白懺悔,一個死命的拉扯著防守最後的界線。

「不算吧。」鄭律文思考了一下,說了個不痛不癢的答案。「和女朋友見面才是約會不是嗎?」

「噢……」我稍稍的放下心,又覺得這個答案模稜兩可,不知道是否該繼續往下問。

「妳追出來是為了問這件事?」

「不是、我……」

「如果妳想知道的話,我明天是要跟宣宣見面。」他冷靜的,往我心上投下一顆足以讓我粉身碎骨的炸彈。

閃避不及的威力,一下子刷白了我的臉色。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