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凜很木訥,不表達他多愛她,莫凜很木訥,不告訴

她他付出了什麼犧牲了什麼。其實,他才是徹徹底底的大

男人吧!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都習慣一聲不吭,默默的一

肩扛下。


  「我不想讓妳擔心,所以什麼也沒跟妳講,結果好像

反而造成反效果了。」將晴天擁在懷裡,莫凜低下頭,輕

聲道歉。「對不起,我應該多替妳想。」


  「不要說對不起……」她搖搖頭,哭得更厲害了。

「莫凜,對、對不起啦!都是我不、不好,哇……」


  明明才下定決心,覺得自己既然選擇要當媽媽,就應

該要長大了,但現在這種情況究竟是什麼樣的長大?她什

麼也沒做到,什麼都做不到。


  從來沒有討厭過自己,除了現在,討厭到無以復加,

連聽到自己的哭聲都覺得煩悶。


  好想離開、好想消失。


  「知道我為什麼跟妳在一起嗎?」


  「……」面對突如其來的問題,晴天愣了一下,然後

往他胸膛更縮了一點,她不知道,她哪知道,她覺得全世

界都不會有人想跟她在一起,她開始懷疑莫凜一定是以前

發燒的時候燒壞腦袋了。


  「當然是因為我很喜歡妳。」他實在很慶幸懷裡的小

女孩正在死命的鬧彆扭,所以不會抬頭盯著他瞧,更不會

發現他正面紅耳赤。說這種話雖然是發自內心、真心誠意

的,但如果可以的話,他還真希望不要有讓他講的機會。

「妳知道我為什麼喜歡妳嗎?」


  「……」晴天搖搖頭,吸吸鼻子,依然不打算抬起頭,

正面回應莫凜。她還是覺得答案是同一個──因為莫凜燒

壞腦袋了。


  「因為妳很真實。」莫凜的頭更低了些,就在她的耳

邊,低語告訴。「沒有拐彎抹角的心機,就像小孩子一樣,

雖然老是惹大大小小的麻煩,但無傷大雅,更何況,因為

妳,所以我的生活變得很不無聊。」


  「這些麻煩……還可以說是無傷大雅嗎?」她嘆了口

氣,很執意要沮喪下去。


  「這次……的確是很嚴重。」


  「……對不起!」好不容易被莫凜的問句分散注意力

而止住的眼淚,這下又瞬間潰堤了。她就知道!她本來就

是個愛惹麻煩的大麻煩,這次連包容力超強的莫凜都無法

忍受了。


  「不要道歉,道歉沒有用。」


  淚眼汪汪的抬起頭,她看見莫凜的表情跟語氣如出一

徹的嚴肅。什麼意思?她為什麼感覺即將要發生讓她無法

承受的事情?


  她不想分手,不想失去莫凜。


  「我可以無條件的打工賺錢,怎麼累都沒關係,我可

以為了我的家庭付出,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可是……」他

眨也不眨的看著她,更用手固定著她的臉,不容許她有分

毫的閃躲。「可是對象得是我的老婆才行。」


  這場景好像似曾相似,晴天傻呼呼的被箝制著,呆呆

看了他好久,直到腦袋裡的某個區塊轟然一響。


  「這是求婚嗎?」


  「嗯……」他不自在的點點頭。


  「不可以!」她激動的跳了起來,太過粗魯的動作還

讓他沒有防備的倒在床上。「我……我現在這麼醜,哭得

亂七八糟的!你不可以現在求婚啦!」


  莫凜未免也太不挑了吧!竟然在她哭得淅瀝嘩啦的時

候跟她求婚,他就這麼喜歡醜不拉機的新娘嗎?


  求婚耶!是多浪漫的事情,和初戀並列為一生當中最

難以忘懷的時刻,她準備要拿來懷念一輩子的畫面,竟然

是這種鳥樣子?


  她要不要先殺了自己比較快?


  「妳很漂亮,我要現在求婚。」他狼狽的從床上爬起

來,眉頭皺很大。戒指都偷偷揣在手裡了,她竟然把他推

開還拒絕他?她不想嫁給他嗎?他都鼓起勇氣說出這麼

「恐怖」的話了,她這種反應讓他很不解,也很受傷。


  「我漂亮?莫凜,你眼睛瞎了嗎?」晴天靠在門板上,

失控的尖叫。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被求婚發生的這麼突

然,而且,這麼遜!偏偏這種情況下,她一定會記憶的很

清楚的!就算讓他重來一次,她還是沒辦法忘掉她現在這

種眼睛腫鼻子紅的蠢樣。可惡,臭莫凜!「你就算再不浪

漫,也不可以挑這種時候啦!」


  「我不管,妳怎麼看都很漂亮,我就是要現在求婚。」

莫凜重複了一次,走到她面前一動也不動的樣子,是固執

開始的表徵。他不懂,晴天明明就好可愛,為什麼要堅持

不可以在這時候,沒有什麼差別啊!


  現、現在是在逼婚了嗎?「你要睜眼說瞎話是你的事,

我不可能配合你的!」看著對面的鏡台,她確定自己根本

就處於哭得很醜的狀態,於是握起拳頭,決心跟著固執到

底。


  這傢伙的美術課成績絕對很難看,他根本沒有審美觀!


  「我戒指都拿出來了。」他左手平攤在她面前,大大

的掌心上有一枚小小的銀色戒指,小小的鑽石閃閃發亮。

「雖然這不是很好的鑽石,雖然這戒指沒有很昂貴,但是

我挑了很久,而且我其實分辨不太出來哪些戒指比較好看,

所以拜託了很多人陪我挑。」


  看!他果然沒有審美觀!「我……」但是看著訂婚戒

指細緻的躺在他的手上,晴天卻忍不住又鼻酸。


  這和價格無關,和鑽石無關,她想到自己正被最愛的

人求婚,固執的決心就開始很不爭氣的動搖。對於莫凜她

向來是沒大沒小、予取予求的,直到現在她才發現,他誠

懇固執的樣子,根本就是她的死穴,怎麼逃也逃不開。


  「啊。」莫凜突然恍然大悟了起來。「是因為我的存

款太少了吧……,那麼,等我存夠兩百萬的時候再跟妳求

婚好了,雖然,可能還要等上好幾年……」


  「根本就不是這問題!」她激動的反駁。什麼嘛!她

才不是唯利是圖的拜金女,為什麼要把她跟存款扯上邊。

「我才不希罕你有多少錢咧!」


  「那……」


  「我說了,我現在很醜,你不可以挑這時候求婚啦!」

然後晴天突然感到一陣無力,好像現在再去爭論這個、在

意這個,都變得很無聊沒有必要。


  「可是我下一次可能就沒有勇氣了……」莫凜認真的

陳述著自己的狀況。「當我老婆好不好?」


  「我……」


  「我會幫我的老婆煮飯洗衣服帶小孩,我會對老婆很

專情絕對不會有外遇,我賺的錢都給老婆管,呃,可是老

婆妳不可以亂花錢……」


  「我才不會亂花錢咧!」


  「所以妳答應當我老婆了?」喜出望外的莫凜,閃閃

發光的眼睛,咧開的嘴笑得好開心。


  「欸……」這樣是被拐了嗎?莫凜什麼時候也開始學

她拐人了?


  他執起她的手,笨拙的將戒指套上她的左手無名指。

「我有老婆了。」抱住她,從擁抱的力度當中,透出一

絲無法壓抑的激動。


  「我明明就還沒答應……」晴天在莫凜的懷抱中小聲

咕噥,卻忍不住笑得好開心。


  她拒絕不了。莫凜的老婆,這個頭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piritwing 的頭像
spiritwing

精小靈在不在家:《隱形的存在》全新作品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