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很不在乎的樣子,但老是會偷偷的吃醋。        
                                  
                                  
  「欸,一起去吃飯吧!」                 
                                  
                                  
  「不要,吃不下。」                   
                                  
                                  
  「怎麼會?我好餓喔餓得發昏了。」她拉著他的手感     
                                  
覺到好像在鬧彆扭的樣子。「怎麼了,心情不好嗎?」      
                                  
                                  
  「好的很。」他抽回自己的手,撇撇嘴,很不坦白。     
                                  
                                  
  隔壁班那個學生會長幹嘛老是跑來跟她聊天,他不喜     
                                  
歡他。                           
                                  
                                  
  「喔,我知道了,你在吃醋對不對?」她忍不住幸福     
                                  
的瞇起眼睛。「隔壁班那個老是來煩我的討厭鬼每次來你     
                                  
幹嘛都不來救我?跟他講話好無聊。」             
                                  
                                  
  「……我餓了,吃飯吧。」他默默的握住她的手,嘴     
                                  
角終於忍不住孩子氣的揚起。                 
                                  
                                  
  他們有同樣討厭的對象。                 
                                  



  「他今天沒有來上課啊!」偉仔張大眼睛看著出現在

他們必修課教室外的林曉今,摸不著頭緒搞不懂為什麼她

會這個時間在這裡。


  而且是找莫小然。


  「幹,你們兩個一定有姦情!」聞風而來的水木了解

狀況以後又是髒話連連。為什麼他就是沒有正妹緣?


  無視於身旁圍了一大群目不轉睛的男生而且即將要在

交大材料一裡造成不小的風波,林曉今失望的揮揮手,離

開了在認識莫小然這麼久以後,已經漸漸不那麼陌生的交

大校園。


  為什麼她這麼衝動的跑到新竹想給莫小然一個驚喜,

反而嚇倒了自己?


     沒來上課一定是在租屋處睡覺吧?一定是這樣!


  然後她在按了五分鐘電鈴以後宣告放棄,其實當她一

開始沒有在門口看到他慣穿的那雙咖啡色PONY的時候,心

裡就有個底了,但還是鍥而不捨的做著明知道找不到人的

動作,然後頹喪的坐在地上,靠著那扇沒有人應答的門。


  碰上莫小然的事,她就變得好固執,而且是那種全世

界都知道是個錯誤她仍一意孤行的固執。


  「喂,你在哪裡?」她只好打電話了。


  「我在台北,等下有事。」電話那頭的莫小然顯然心

情很好,跟她完全對比。「怎麼了嗎?有事要找我?」


  「沒事……」天哪台北!台灣就這麼小一個,他會待

的地方也不過就是台北和新竹,二分之一的龐大機會她竟

然會硬生生的猜錯!「那……你今天會待在台北嗎?」


  「大概回新竹吧,妳怎麼了啊?」


  「掰掰。」


  林曉今果斷的掛掉電話,好不容易才逼自己吞掉一堆

問題沒說出口。是什麼重要的事情要翹課待在台北?是不

是跟方書妍有約?他們到底有沒有關係?


  她好想知道,但是他從來什麼都不說。





  「不想回家。」從公車站走到公園,走了好幾圈方書

妍還是緊握住莫小然的手不肯離開。


  「妳明天不是早上八點的課嗎?」他耐心的哄著。


  「你怎麼知道?」


  「嗯……我今天在家沒事查了一下你們系上的課表。」

莫小然笑了笑,腦袋裡飛快轉了一圈講了個不真實的答案。

事實上他和林曉今兩個人早就互相把對方的課表背熟了,

他不用想也知道她每天早上要幾點起床。


  「喔。」她開心的坐在溜滑梯的斜坡上,好高興他這

麼貼心。


  他們才剛在一起,從墾丁回來以後方書妍捨不得他這

麼快就回新竹,可憐兮兮的樣子讓他不得不投降,只好答

應留在台北,等她上完早上的必修課再一起出去玩。


  他們去了以前在一起的時候沒有機會去的木柵動物園,

逛到腳都快斷了再去公館逛夜市吃小吃,方書妍累得都快

走不動了,才在莫小然的堅持下坐公車回家。


  經過公園她又耍賴了,好不容易重新和莫小然在一起,

她十分珍惜,只要一想到一個星期以後才能見面,她就很

捨不得。


  「明天再走好不好?」她眨眨眼,可憐的要求。


  「喂,我明天整天滿堂。」


  「喔……那我星期五一下課就去新竹找你好不好?」


  「……妳跟以前不太一樣。」


  以前方書妍雖然偶爾會撒嬌,但大部分的時候都是很

獨立的,不太有戀愛的氣氛,但現在,她變得很甜蜜、很

依賴,很…小女人。


  就算不問,也可以想見,前一段感情、何思賢帶給她

多少改變。


  「好像吧。」她的表情黯了一下,也只是一閃而過。

「這樣不好嗎?我覺得用這樣的方式談戀愛,會比較幸福

一點。」


  她不想說的是,這些改變都來自何思賢對她的改造。


  何思賢固然像個溫柔體貼的王子,同時卻也是傳統的

大男人,他喜歡女朋友撒嬌可愛並且聽話,最好是時常做

一些貼心的小動作,例如寒流來的時候親手為他煮上一碗

熱騰騰的甜湯,例如他趕論文到凌晨的時候在他後面替他

搥搥背。


  一開始她做不來,後來在何思賢的堅持下也漸漸習慣

了。放下身段好像也沒那麼不容易,如果她學著去做那些

事情可以讓感情加溫一些,那也沒什麼好不甘願的。


  「妳喜歡就好。」他看著她笑得彎彎的眼睛,忍不住

補上一句。「但不要勉強自己。」


  儘管在一起的兩個人總不免因為之間的磨合而改變自

己一部分的習慣、觀念、甚至是個性,但莫小然還是覺得

原來的自己是最重要的,就像他討厭自己偽裝成王子。


  他本來就不是王子,想跟王子談戀愛,就不應該要找

他;而方書妍本來就不是小女人,他不懂為什麼何思賢要

找上她。


  很可惜的是,何思賢的確很有本事,把方書妍改造成

和他印象裡的樣子很不相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piritwing 的頭像
spiritwing

精小靈在不在家:《隱形的存在》全新作品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