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不對勁。                        
                                   
                                   
  她一向自尊而且自信,像是隨時都散發光彩的受人矚      
                                   
目的巨星,和現在的樣子一點也無法聯想。            
                                   
                                   
  「發生什麼事了?」看見她蒼白的臉色,紅腫的雙眼,     
                                   
他擔心的問,很怕從不肯示弱的她會固執的隱瞞。         
                                   
                                   
  「……」                         
                                   
                                   
  「妳要知道,我就站在這裡。」他握住她已經不知道      
                                   
該怎麼擺放的手,認真的,想要給她信賴。「任何事情,      
                                   
我都……」                          
                                   
                                   
  「怎麼辦……」下一秒,她就像失去支架的娃娃,無      
                                   
助的在他懷裡不斷的掉下眼淚。「我好怕會失去爸爸……」     
                                   
                                   
  這是第一次,他看見她的脆弱。              
 
                                   


  「小然!」


  人來人往的收票匣,方書妍輕輕舉起手,引起莫小然

的注意。


  「告訴洛維了嗎?」


  「嗯,但是他人在高雄。」


  電話是方書妍打來的,因為關睿睿和家裡吵了一架以

後就離家出走了,關媽媽到處找還是遍尋不著,於是往高

中同學的方向詢問。


  已經準備重考半年的關睿睿根本沒有結交新朋友的機

會,連生活圈都被狹隘的侷限在補習班裡,誰也想不出她

突然的失蹤到底是躲到哪裡去了。


  只是這也許是長期壓抑造成的爆發,他們都不知道她

要抗爭多久。


  申請入學的時候關睿睿報名了幾個外語科系,想要為

她懷報導遊的夢想做一個開端,沒想到卻被父母反對,他

們希望她能考上「很有前途」的科系,像是生科或是更好

的當然是醫科,而不是什麼法文德文日文西班牙文,至少

他們從來沒有瞧得起她的夢想。


  「我太少關心睿睿了。」漫無目的在台北街頭走,方

書妍很是自責,實際上他們完全沒有目標,只期待能在人

潮當中看見熟悉的影子。


  明明是認識好久的朋友,卻一無所知。


  「我們會找到她。」


  方書妍本來就很纖細,這次見面又消瘦了很多,莫小

然不用問也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是嗎?」她抬頭看他,兩個人保持著距離,她的眼

神卻很脆弱,脆弱到,可以誘引任何懂得愛憐的人去伸手

擁抱。「你保證?」


  「我不用保證也會找到她。」


  「但是我想要聽到你保證。」她完全失去自制力的拉

住他的手,想從溫度的連結當中獲得一些可以信賴的安全

感。「讓我知道還有人會為了自己的承諾而負責。」


  眼淚掉得很輕,掉到莫小然眼裡卻很是震撼。


  他知道她正在尋找童話還值得信賴的最後一絲可能,

而這次將不會如一年多以前那次那樣容易解決,當時已經

斷裂了一次,後來看起來完好無瑕只是因為她善於掩飾。


  如果他真的不承諾什麼,她好像就會從此消失。


  「我保證。」他加重反握住她的手的力量,想要讓她

感受到重量,加諸在她的手上,要她不要這麼輕易的消失。


  方書妍終於讓自己靠向他懷裡。


  才剛進入高三的學期,模擬考的迴圈將要接踵而至,

高三生正是最需要安定的時候,她的家竟產生卒不及防的

撞擊,撞得她幾乎要跌倒。


  「那個女人的笑容你沒看見!」


  「這個家對你而言到底算什麼?我們給你的不夠多嗎?」


  「我們這樣下去到底還有什麼意義……」


  方書妍無法忘記媽媽似乎永無止盡的歇斯底里,死死

的記得爸爸臉上「表示遺憾但我也無可奈何」的表情,那

一天的時鐘好像耗盡電池,一直走不過凌晨12點,示威的

狐狸精紫色眼影狐媚的眨呀眨。


  想也想不到,原來壞女巫才可以得到一切她想要的,

而在方書妍心中一直是偉岸完美的爸爸,竟受不了巫術的

魅惑。


  她一直忠誠相信的童話在一夜之間差點就要碎了。而

幸好完全倚賴莫小然的擁抱才讓她退回到防線之後。


  那時候她沒有發現自己很任性的為了讓生活和信仰一

如往常的完整,將自己的要求一股腦往他身上傾倒,她無

意識的要求他要像個王子,比任何時後都渴望,肇因於家

裡的裂縫。


  後來爸爸還是好爸爸好丈夫,後來她沒有再看見那抹

紫色眼影,後來爸媽感情很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後來她

和莫小然繼續談戀愛。


  看起來什麼都沒改變,竟只是歸功於她粉飾太平的絕

佳能力。


  方書妍在這個終於崩潰的夜晚發現殘忍的的真相。


  莫小然安靜的佇立在流動的人群中,成為她最後可以

倚靠的一道牆。


  教給她一切,也帶給她一切的何思賢,是她心目中再

完美不過的白馬王子,他穩重成熟,並且體貼溫柔,她還

以為他們將要幸福的牽手度過這一輩子。


  怎樣也料想不到,他只是爸爸的翻版而已。


  偽裝的王子,假造的童話,而她到底是不是公主?


  方書妍忍耐了好久,兩個女主角的關係太近,即使她

不渲染,班上的消息仍然散播的很快,她微笑著,正常的

上課,對於關心或是同情的視線報以驕傲的眼光。


  她不是弱勢的那一個,她很好,那些旁觀者的情感太

氾濫。


  她沒有為了何思賢難堪的分手而掉下一滴眼淚,自尊

心作祟,直到在莫小然面前才顯露最脆弱的本來面貌。


  怎麼會,對他這麼依賴呢……


  「我不知道我到底哪裡不好,我不知道為什麼他還嫌

不夠……」


  方書妍逕自發洩自己的情緒,不避諱的說著沒頭沒腦

的關於對何思賢的傷心與迷惑,反正莫小然弄不懂她在說

什麼,反正她的確需要通過傾訴讓自己好過一點。


  完全不知道,眼前這個她唯一能放心去倚靠的大男孩,

徹底的明白她每一句話,她希望自己不要再那麼悲傷,也

只是把重量殘忍的加在他身上。


  她緊緊握住他的手,終於在漫長的飄蕩中重新找回最

初的等待。


  他從來都沒有離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piritwing 的頭像
spiritwing

精小靈在不在家:《隱形的存在》全新作品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