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還好吧?沒事吧?」


「他到底是誰?」


「他跟你說了什麼?」


「簡易,你夠了吧?」我大力的放下手中的咖啡杯,

卡布奇諾灑了出來。


「我……。」


「你不覺得你管得太多了嗎?」我不認為自己表達的

會太直接了,畢竟我已經連續受到他喋喋不休的問題整整

一小時。


「寶貝。」范子誠的及時出現打斷我的怒氣。「有空

陪我出去走走嗎?」


「簡易,我今天請假。」不願再看他一眼,我頭也不

回的跟著范子誠走出去,假裝沒聽到簡易的道歉。


「你昨天沒睡好?」望著范子誠眼下的黑眼圈,我問。


「沒有。」他含混的回答,不期然的握住我的手,這樣

的感覺有點熟悉,又有些怪異。「寶貝,妳這兩年來都做了

些什麼事?」


「沒什麼啊!」我拿下遮陽帽,讓長長的頭髮在風中飄。

「一個人生活沒有目的的時候,是不會有什麼印象的。」


「對不起,我應該早點找到妳的。」


「……答應我,如果有一天你想離開我,我要第一個知道

。」遲疑了一下,我說出我自從遇見范子誠後,想過千萬次的

話。


范子誠吻了我,這樣的感覺有點熟悉,又有點怪異。


「我不答應妳,因為永遠不會有這一天!」他的大手握住

我的肩膀,力道有些失控的搖晃。


「這是我保護自己的方法啊!」我試圖笑著跟他解釋,但

眼淚卻不期然的掉下來。「我不想再做一個沒有記憶的人了。」


是啊!我是害怕的,害怕一切重蹈覆轍,而我遺忘的,將

會是永遠的記憶。






                      ∵∴是嗎?我將會遺忘你?∴∵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