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還要好一陣子,我才有辦法忘記,關於那一天,

    帶著羞怯神情,對我曉以大義的阿好。



      「欸欸,再講一次那個『與阿好同在一起之絕命驚悚』

    給我聽。」吃飽飯足,阿J躺在我家沙發上無聊的要求。



      「絕你大頭鬼!」我一腳把他踹下沙發,全身再度無

    法克制的竄起了雞皮疙瘩。



      那天,終於在半個小時後,阿好大發慈悲的走到櫃檯

    結帳,櫃檯小姐還用一個「你眼光好差」的眼神鄙視我。



      我發動機車,仁至義盡的把阿好載回宿舍。



      只是委屈了我的輪胎又血淋淋的再度減少兩個月的壽

    命。



      一路上,阿好還是深情款款的摟著我的腰,那種可怕

    的觸覺,是我回家以後洗澡洗到脫皮還是沒有退去的。



      「學妹,那妳趕快回去吧!晚上很危險不要到處亂跑。」

    不然嚇到路人我這個做學長的也有道義上的責任。



      「浩天學長。」阿好認真的看著我,認真的程度讓我

    暗呼大事不妙,肯定有什麼語出驚人的話等著我去承受。

    「我想跟你說……」



      「嗯。」我吞了吞口水,手心都在冒汗。「妳說。」



      照這種情形來判斷,十之八九是告白了啦!沒關係,

    既然有這種心理準備,我就有回應對策。



      像是什麼「妳大一剛進來應該以課業為重」啊!「妳

    條件很好學長下次幫妳介紹對象啊」!有的沒的亂七八糟

    的回絕藉口,我這裡有一大堆。



      「浩天學長,我是想說,我很明白暗戀一個人的心情。」



      嗯嗯嗯,我了解,妳應該經驗豐富吧!



      「我一直覺得,你是一個很優秀,又很帥的學長,想

    必有很多女生喜歡你吧!」



      嗯嗯嗯,妳也打算加入她們的行列了我了解。



      「這樣的你,在面對喜歡的對象的時候,一定很難開

    口吧!」她停了一下。「我只想告訴你,愛要勇敢的說出

    來,不管我會不會接受你,只要說出口,你就沒有遺憾了

    不是嗎?」



      嗯嗯……什麼?!阿好在說什麼?我有沒有聽錯?顛

    倒了吧!



      「今天你在書店的時候,我已經很清楚你的表現代表

    什麼意思了,只要你勇敢的跟我告白,我就會毫不猶豫的

    點頭答應。」她嬌羞的微偏過頭。「其實我對你的印象一

    直很不錯……」



      「學妹!很晚了,我先走了!」



      在過度的驚嚇之下,我戴起安全帽,連釦子都還沒扣

    上,就催足油門往校門外奔馳而去。



      在呼嘯的風聲中,我還很清楚的聽到阿好大喊著:

    「學長!我會一直等你的!」



      後來學弟又被我阿了一次,他到現在還不知道為什麼。



      「不講就算了,幹嘛踹我。」阿J灰頭土臉的站了起

    來。「反正你第一次講的時候我就背起來了,下學期要改

    成劇本給學弟妹參加戲劇比賽。」他小聲的嘀咕。



      「你要是敢讓我在劇本裡看到一點點這件事的影子,

    我就把阿好嫁給你。」我不爽的警告。



      「哇靠!這麼小聲你都聽得到?」阿J大驚小怪的低

    呼。「有沒有再厲害一點啊!」



      「有啊!」我嘿嘿的笑。「你現在到門外把門關起來,

    用剛才的音量講話,我還是聽得到。」



      「怎麼可能。」他不信邪的說,真的走到門外。



      「當然不可能。」我立刻把門關上,得意的哈哈大笑。

    「阿呆,你可以回家了。」



      「馬的,你這個小人!」阿J憤怒的踹門。「靠,外

    面在下大雷雨耶!整人不是這樣整的吧?」



      當然是這樣整的,最好能整掉他腦子裡剛才那個戲劇

    比賽的想法。





∵∴我不記仇,真的不記仇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piritwing 的頭像
spiritwing

精小靈在不在家:《隱形的存在》全新作品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