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柳沃雨、吃完麥當勞,柳沃學因為剛搬新家沒多久的關係潔癖發作,打包了家裡的垃圾,拿到地下室停車場的垃圾丟棄處丟。

離開家裡也不過五分鐘的時間,再回到家裡,他就覺得好像有什麼不一樣。

客廳有一個長頭髮的女生,正好奇的一下看他的音響、一下看他的電腦、一下看他的書櫃、一下看他放在架上的多肉盆栽,即便他解鎖大門、推門進來的音量不小,她也好像沒聽到似的自顧自張望客廳裡的東西。

他離家不過短短五分鐘,這人怎麼這麼快就破解他的大門鎖?而且現在是路人亂入在參觀樣品屋嗎?至少一點也不像闖空門的小偷啊!

柳沃學原本想開口喊她,想弄清楚這個突然闖入的女子是怎麼回事,卻發現她移動的速度其實很快,快到讓他不由自主往下移動視線,然後發現她的腳並沒有踏地。

漂浮在半空中的腳。

從老奶奶的家離開以後,她原本是想離這棟建築物遠一點的,希望能盡快甩掉心裡覺得憂鬱的感覺,卻沒想到一牆之隔的隔壁戶,明亮寬敞,而且非常乾淨,又什麼都有。

特別是角落的那個書櫃,放滿各種類型的書籍,很多光看書名就是她覺得自己會喜歡的。這幾年來,除了圖書館,她很少待到一個有這樣書櫃的家。

那麼就決定待在這個家吧!

她一邊好奇的觀望客廳其他的陳設,一邊想像住在這裡的主人會是什麼樣的人。有大大的書櫃、有適合看書的書桌,電視櫃上也有很大很大的電視螢幕、齊全的影音設備,還有她不太熟但大概知道是遊戲主機的東西,一面牆上擺了畫,另一面牆上釘了隔板,上頭還擺了幾盆多肉植物。

是個很懂享受生活,也有很多興趣的人吧。

「請問……妳是誰?」柳沃學看著這個女……人……?即便他開門進屋了,她仍像沒聽見似的,忍不住要顫抖著聲音開口,即便他看見她的腳根本就沒有踏地,簡直就像是……鬼。

這是他的房子啊!他好不容易存到頭期款剛買的房子啊!他花了大筆錢裝潢的房子啊!充滿了他的愛的房子啊!

才一個月就要鬧鬼嗎?他該怎麼辦啊?!

「你看得到我?」在聽到柳沃學的問題的那瞬間,她驚訝的抬起頭,用最快的速度移動到他面前。她不是沒有聽到他進門的聲音,只是一向沒有人看得到她,她也不急於打量誰,卻想也沒想到,在漫漫長長的四千多個日子之後,有人看得到她。

「哇啊啊啊啊!」面對面前高速衝過來的女鬼,對他現在確定她是女鬼了!柳沃學用他低沉的聲音發出自己想像不到的尖叫,一邊腿軟的往後退,跌坐在家門前。

柳沃學一直知道自己八字很重,從小到大也從來沒有遇過什麼靈異事件,還以為自己此生能夠平平安安的活下去,想都沒想到倒個垃圾回來他就和不知道哪裡跑出來的女鬼相見歡了啊啊啊啊啊啊!

「對不起對不起!」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嚇壞了好不容易看得見她的人,她連忙向後漂了一些,拉開距離,急急忙忙的道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太久太久沒有人看得到我了。你不要怕,我沒有任何害人的能力,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鬼……」

看著眼前的鬼荒謬的解釋著自己的行為,這一切簡直太超現實了,柳沃學傻楞楞的瞪著她的嘴開開闔闔的好像說了些什麼,聲音卻入不了他的耳,倒是,他越來越覺得這張臉有些熟悉。

或是很熟悉。

「你……你還好嗎?」發現柳沃學的表情有越來越痴呆的傾向,她忍不住擔心的往前了一些,伸出右手在他眼前揮阿揮。不會是真的嚇壞了吧?

「妳是……葉芮芮嗎?」他遲疑的問,一邊下意識的伸出手握住她在眼前亂揮的手。

他握住她的手,而她的腳在那一秒鐘踏到地上。

「啊----」她瞪著柳沃學抓住她的手,又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踏在地上的腳,換她尖叫了,叫個沒完。「啊----」

為什麼?這麼多年來,她竟然還有機會感受到人體的溫度,還有機會踏踏實實的站在地上,為什麼這個男人可以做到這件事?!

「啊----」

「對、對不起!」完全沒有料到自己一個下意識的舉動造成這麼大的反應,柳沃學回過神來連忙放開她的手,不斷的道歉。

隨著手被放開,她又恢復了鬼的狀態,雙腳再度離地,漂浮在半空中。

「咦?」發覺了自己的狀態變化,她忍不住在空中翻轉了一圈。沒錯,她還是原本的樣子。

那剛剛是?

「你可以再抓我的手一次嗎?」她伸出手,興奮的問。

「呃……」

「拜託!」她可愛的雙手合十,撒嬌的哀求著,然後再度伸出右手。

對柳沃學來說,眼前就是一個好可愛好可愛的高中少女呀!而且還是那個他想也沒想到這麼多年後還會再見到的少女。

他的心中有一萬個為什麼,一萬個驚恐,還有一萬個克制不住的害羞。

他印象中的葉芮芮,和現在眼前的葉芮芮,一模一樣的青春無敵,漂亮可愛。

唯一不一樣的,就是她可以在空中漂浮瞬移外加翻轉三百六十度這件事了吧……

眼見柳沃學動也不動的傻在原地,她心急的自己伸出手要去握他的手,卻撲了空,和剛才不一樣,她竟然沒辦法和他接觸?

難道剛才的一切都是錯覺嗎?

心裡頭的興奮和驚訝一下子被沮喪和失落取代,什麼溫度、什麼觸感,是不是她寂寞太久真的發瘋了才產生的幻覺?原來鬼也會產生幻覺嗎?她到底還要受這種罪多久,她到底做錯了什麼要被這樣懲罰?

她覺得難受,難受到想哭,但多年來的經驗早就已經告訴她,她並沒有哭的能力。她可以傷心,但沒有資格發洩傷心的情緒。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