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天

 

她看見陽光燦爛出一道道十字芒星,馬路上車水馬龍,人行道上人來人往,是個忙碌的好天氣。

但她卻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請問,這裡是哪……」她來來回回的看左看右,確認了自己真的認不得這個陌生的地方,又為什麼一睜開眼就到了這個地方?於是決定開口詢問正巧經過她身邊的OL女性。

但那位女性視若無睹的匆匆走過了,連頭也不回。都市人總是如此冷漠,聽見請問開頭就覺得是心懷不軌的問卷推銷吧。

「不好意思,這裡……」她再度對即將經過自己身邊,穿著高中制服的男生開口,他卻頭低低的直直往前走,完全不做任何停留。

是聾了嗎!她在心裡怒吼一聲,覺得自己未免運氣太差。

「先生,請問這裡是哪?」最後一次了,她轉頭看見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連忙加快了語速完整的問了問題,決定這次無論如何都要得到答案才罷手。

毫無意外,男人無情的繼續往前走。

她才不會放棄!伸手要拍他的肩膀。「先生,你可以理我……」

她的手從他肩膀拍下卻撲了個空,生生的穿過他的身體,而他毫無感覺,繼續往前走,越走越遠。

 

 

一開始她以為自己見鬼了,滿街的鬼。

滿街都聽不到她聲音、看不到她、她也碰不到他們的鬼。

直到自己嚇得拔腿狂奔,才發現自己並沒有辦法奔。她的腳輕飄飄的離地好幾公分,當要往前跑的時候以一種極快的滑板前行速度飄移,讓她忍不住失控的大聲尖叫。

她是鬼,她才是鬼!





 

第7天

 

她沮喪地在街上飄,不分日夜,她已經習慣直接穿過人的身體,不多閃避,她沒有特別的感覺,人也沒有特別的感覺,和她印象中人被鬼魂穿過會感到發冷或莫名顫抖的情形不一樣。

她對很多事情是有印象的,比方馬路上高速駛過的叫車子,要踩踏板才能前進的兩輪工具是腳踏車,比方說人一天要吃三餐,早餐午餐晚餐,沒吃三餐肚子會餓……這些被稱為「常識」的事她都有印象。

但她對跟自己有關的事情毫無印象,不知道自己叫什麼名字、不知道自己幾歲,不知道自己住哪,不知道自己還有哪些家人朋友,她身上穿著學生制服,知道胸口的地方寫著歲靜高中,卻不知道這所高中在哪,以及自己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才導致現在這樣獨自一個孤單單的用一種奇怪的狀態在閒晃。

還有,她不會餓,這七天以來她滴水未進,卻絲毫沒有飢餓感,也不口渴,甚至,她不覺得疲倦,不需要閉上眼睛入眠,她沒有任何感覺。

什麼都不需要,也沒有什麼需要她。

 

可若她是鬼,為什麼沒有什麼黑白無常或是牛頭馬面來抓她?

若她是孤魂野鬼,為什麼這七天來她也沒看到其他任何的孤魂野鬼?

即便她到了廟前、到了教堂裡,也沒有她以為鬼會懼怕、會魂飛魄散的情形發生。

她就是獨自一個,像被關在看不見的、沒有邊界的超級大魚缸裡,和人間共存而又隔離。

她是鬼嗎?有這麼孤獨的鬼嗎?

 

第50天

 

如果不是她每天都飄到有電視看的地方看新聞,或許早就已經失去時間感了。

漫無目的的飄蕩了好些天,對於目前的狀態,她並沒有任何新的想法,但對於無邊無際、不知何時才是盡頭的未來,她卻感到恐慌。

不用休息、不用進食、不用建立任何人際關係,眼睜睜看著白天到晚上,晚上變白天,時間是滿溢到杯外的水,源源不絕。

她開始找些事情做,但因為和人間的人事物毫無連結,所以能做的有限,比方說她想看書,得到圖書館或書店,飄到正在看書的人後頭跟著看,翻頁的速度快了她來不及看,慢了她又無聊,更怕遇到沒看完就把書闔上帶走的人,讓她心心念念結局好幾天。

比方說她會飄去隨便一戶人家看電視,但要不是遇到一分鐘轉三十台的轉台魔人,就是遇到盯著熱門鄉土八點檔看兩小時的歐巴桑,好不容易找到在看新聞的人家,又要聽人家一邊看新聞一邊罵爛政府爛新聞。

生無可戀啊,但她又何來生?

 

這天她又閒逛到某家百貨公司,在少女服飾的樓層直直飄到角落的櫃位,櫃位門口的假人模特兒身上穿著一件白色一字肩連身洋裝,就是美麗少女應該在夏天應該要擁有的洋裝,幾天前無意間逛到這的時候她一眼就看到了,一見鍾情,好想要這件洋裝,她明白她根本連碰都碰不到,更遑論穿上它,但她還是不由自主每天都來看看它,想像自己穿起來該有多好看。

她已經連續五十天穿著同一套高中制服了啊!雖然在這個狀態下不會流汗衣服也不會髒不會舊,但自從發現這件洋裝之後,她只要低下頭看見一成不變的白色上衣黑色百褶裙就覺得好厭倦啊。

雖然失去了所有的生理感覺,但內心的慾望卻仍舊存在。

明知道什麼東西也碰不到,她仍舊伸出手往假人模特兒身上伸去,假裝自己摸得到洋裝也好。

「欸--?」然後她發現自己竟然摸得到洋裝???

然後下一秒洋裝就被抓在她手中,而原本的假人模特兒竟變成裸體模特兒???

「天啊!!衣服怎麼不見了!」正好走出來的櫃姊瞪著裸體模特兒,發出驚訝的叫聲。「是誰偷走的這麼誇張?為什麼我都沒看到?!」

幫假人穿脫衣服是多麼費事費時的工作,櫃姊怎麼想也想不出一個合理的狀況是有人可以很快速的脫掉假人身上的衣服不被發現。

她瞪著手裡的洋裝,再愣愣看著櫃姊驚慌打轉的樣子,好像有點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

是她「好想要」的洋裝。

文章標籤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