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很難不覺得工作不是愛情的墳墓。

在陰盛陽衰的出版社待了兩三年,除了總是無條件加班的高工作量,把自己的青春泡在提神用的咖啡因當中腐爛,就連身邊的男性資源,都像五百年再生一次的稀有礦物。

也因為這樣,所以真的不能怪咩咩一碰到聯誼場合就摩拳擦掌的興奮不已。

「小路,今天的對象好優喔!」

「小聲一點,妳真的想讓人家知道妳很餓嗎?」我扯扯咩咩的衣角,要她克制一點。

就是因為身邊的資源太少,沒有愛情的日子又太寂寞,所以只要有機會,我們就會盡量參加聯誼。不過也不是每次聯誼都很像樣,否則像咩咩這樣很不挑的也不會已經長達半年過著單身的生活。

跟我和夏薇比起來,咩咩單純許多,談起戀愛永遠像個快融化的橡皮糖,黏性十足彈性十足外加甜度滿分,常被我們取笑像高中生在談戀愛,一點也不成熟。

不過她很顯然是我們當中最快樂的人就是了。

這次的聯誼走陽光路線,正好太陽高照的放假日,分了兩台車,開往烏來踏青。

「會不會渴啊?」

「會,好渴喔。」咩咩不愧是咩咩,面對男伴的詢問,專業的睜起那雙勻稱雙眼皮的大眼睛,翹長的眼睫毛助長了無辜的神情,輕輕看了男伴一眼,再看向老街上賣飲料的攤販。

……看樣子她是已經鎖定目標了。

「咩咩跟妳是同事嗎?」

「呃,是啊。」冷不防從後面出現的男聲嚇了我一跳,轉頭一看,原來是剛才同車的駕駛,鄭律文,外號綠茶。

聯誼的確是認識新朋友的好機會──但卻取決於自己夠不夠大方,尤其30歲左右的這個年齡層並不是單單只想交普通朋友的階段,對於自己目的明確而來聯誼的人大有人在,一趟到烏來的車程,已經足夠時間去和對方聊天、有基本的認識,決定要不要更進一步熟悉了。

咩咩已經決定要和她的男伴更進一步熟悉,她的男伴同樣積極,而我旁邊這位……顯然就是隻動作不夠快的烏龜了。

人家都在買飲料了,你才在問我咩咩是不是我的同事,就算想透過我這個朋友幫忙,也要看人家有沒有空隙讓你介入啊……

「不過以我對咩咩的了解,她應該對你同事滿有好感的喔。」沉默了半晌,大概是因為好歹鄭律文今天也當了我們的司機,我還是決定對他好一點,打開天窗說亮話。「你動作有點慢。」

「哈哈,我慢熱。」他不以為意的笑了起來,收回了本來放在咩咩身上的眼光。「倒是我很好奇,妳有男朋友了嗎?」

「我?沒有呀,有就不用來了。」對於他的問題,我報以疑惑的眼光。

「因為妳看起來很像陪客。」他順著我的問號解釋。「雖然還是一樣聊天,一樣一起玩,但總覺得有點抽離,好像這些跟妳無關一樣,我如果沒問,大概真的會以為妳是陪咩咩來的。」

「喔,沒有啦……

「難道是因為我們都不是你的菜?」鄭律文搓著下巴認真思考了起來,而且似乎真的在等我給一個答案。

「你、想太多了啦!」慌亂之下,我不得不顧左右而言他。「你渴不渴啊?我超渴,我要去買飲料喝。」把前幾分鐘咩咩他們才發生的對話拿來用,我真是超級無梗王!

「哪,請妳。」他把手上兩杯飲料其中一杯遞給我,笑得很壞心。「好啦,不逗妳了,不要緊張。」

「我沒有緊張啊……」接過那杯顯然是要請咩咩但是派不上用場的山粉圓,我喝了一大口,好不容易才緩和了窘迫的情緒。

老實說不是很喜歡被看穿。

我單身沒錯,但並沒有很想找新的對象,與剛分手不到一個月的信佑無關,與剛分手的情傷也無關,就只是,在經歷過這些個男人之後,我突然找不著非談戀愛不可的理由。

不懂對方要什麼,也不懂自己要什麼,然而無論做了幾次嘗試,都落得最後遍體鱗傷,只好淡淡的說:對愛情無感也是剛好而已。

其實難得假日只想在家裡無聊的看日劇也好、上網也好,但還是敵不過咩咩那副小狗似的撒嬌要我陪著一起來,也熬不過夏薇一番「妳是沒有愛情不行的女人」的刺人解析,最後只好選擇可以讓自己耳根清淨的方案。

然後冒出來的綠茶就這樣硬要把我的心理狀態拉出來講。

追不到咩咩也不要這樣嘛!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