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好一陣子我甚至不敢討論到關於小說的一切。

 

 

2003年,我大一,在那個BBS在大學生之間很流行的時代,

             我對BBS一無所知, 阿瑞學長教會我怎麼用BBS

 

2004年,我大二,那時候無名小站不是正妹俱樂部,是一個

             很大的BBS站,那時候我開始用BBS寫網路小說。

 

國中高中的時候我也寫小說,寫言情小說,給同學看。

大學時候寫當時最流行的網路小說,給所有跟流行的人看。

 

BBS是黑白色的世界,但寫著小說總是變成彩色,

網路小說不過就是圓一個大學生單純的小小的夢,

裡面有對愛情的期待與渴求,有單純的世界呈現。

 

我一點也不記得寫小說的出發點是什麼,但也許我就是個愛作夢的女生。

 

那個時候,網路小說正在發聲,

有幾個文學領域也在發聲,他們說網路小說算什麼小說

我記得那時候參加了很多網路小說的講座,

甚至還有一場在交大,九把刀發表的網路小說論文,

我們那時候有些憤怒,

當時只覺得被看不起,

現在想想,原來是因為覺得作夢的權利被侵犯。

 

2004年,我寫了《學長,我可以追你嗎》

很多人跟著一起看我的不切實際的夢,

然後有一天信箱躺著法蘭克福編輯寄來的信,

問我要不要出書。

 

高中的時候我還看著《榭寄生》,和有的沒的網路小說,

我可不知道在BBS上做做夢,寫寫故事,會跟出書扯上關係,

來得太快。

 

那時候我還認識了慢一步的紅色企劃小佑哥,

總是自稱是紅色大魔王,

他很有趣,很可愛,還會催稿,跟幫我們辦活動,

後來的書都給紅色出,

因為我喜歡小佑哥,超級喜歡,

後來去城邦玩,

還認識也是超級喜歡的怡君姐、莉君姐、佳玲姐、曉玲姐。

 

我不會忘記他們是怎麼樣的改變了我的世界。

 

記得剛出頭幾本書的那時候,我有多興奮,當時的我就已經

開始漸漸像個編輯,去書店會看陳列、看封面、看紙質、看排版、

看定價、看補貨。

 

現在想想,當時我像個煩人的小鬼,

會跟莉君姐抱怨封面人物畫得不好、會跟小佑哥說某某書局都沒有

看到我的書,會在國際書展的時候在攤位附近打轉,看到一疊書

賣光了就好開心好開心。

 

當時也有好多朋友來找我,來買書。

 

我其實不是正常的大學生,這輩子我從來沒有打過工,

我靠寫小說生活,而寫小說也是我的夢想,

是生活又是夢想,還有一群很棒的團隊,

有我這麼幸運的大學生嗎?我知道我很少遇到挫折,

我知道我總是心想事成。

 

高中的時候我是A段班的優等生,

模擬考的時候在前十名的排列,

但到了大學,我的成績總是混到低空飛過,

連唯一被當的必修聲韻學,重修的時候也還是低空飛過,

我很少翹課,

可是我上課都在寫小說。

 

 

2006年,我大四。

 

紅色消失了,麥田接手了,我超級喜歡的那些人,

都在不同的地方了,

大四以後家裡出了一些狀況,

我漸漸知道,畢業以後,我就不再是那個靠小說過生活、

擁有夢想的女生了。

 

我在麥田出了最後一本《童話不完美》,

好像就畫上句點了。

 

2008年,畢業以後失業了9個月,我找到我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

 

履歷上,看得見我高中是校刊社主編,看得見我大學是校刊社總編,

看得見我的採訪經歷,看得見關於我適合在出版社當編輯的一切,

但就是看不見我曾經寫過幾本書的痕跡。

 

可能畫上句點的時候,就覺得這再也不是可以拿出來說的優勢了,

更怕老闆會覺得我趁上班的時候會不會偷寫小說。

所以就偷偷抹去了,像是偷竊前科那樣。

 

至今我還忘不了胡董走進會議室跟我講的第一句話

「妳是我高中學妹耶!」

然後後來我就錄取了,老闆叫我趕快去上班,

我實在一直很想問,當時是不是真的只是因為我是他學妹,

不然為什麼會錄取菜到不行的我。

 

我的第一份工作,一年比一年辛苦,

以前寫自己想寫的,常常有人問我說,除了愛情,有考慮寫

別的題材嗎?

我總是不加思索,輕易地拋出一句「不想啊,我只想寫愛情。」

開始上班之後,做的從來就不是自己喜歡的書,

偷懶過、勤奮過、挫折過、被盯過,

好想放棄卻又不能放棄的時候,

我總是問自己,回去寫小說好不好?不顧一切好不好?

 

然後我佩服如此孩子氣的我,竟然還有理智的一面,

會告訴自己這只叫做逃避,

不是真的想寫。

更何況,不是早就把寫小說的痕跡抹去了嗎?

現在還在想什麼呢?

 

2010年,我更成熟了,

也許也因為更忙了吧,忙得沒時間生病、沒時間排假、

沒時間聊Msn,每當胡董說上班不要聊Msn的時候,

我都好想跟他說,我也想啊但是我沒時間啊。

更有責任了,

開始會想怎樣讓這本書更好,開始會和美編討論封面,

會跟業務討論行銷,會注意到不一樣的新聞就興奮地想找人講。

 

這幾年,接觸到許多不同的作者,

才知道自己以前真的是個煩人的小鬼,

但也許也因為自己曾是個煩人的小鬼,所以更知道作者心裡在想什麼,

很多時候,都想盡最大的力氣幫忙,

更多時候,卻一點忙也幫不上。

 

2010年,我做了將近三年的書,

當中好幾次想放棄這累人的工作,

最後還是告訴自己,不可以沒找到下一份工作就放開現在的,

於是推遲好幾次,又在極度繁忙之中忘記好幾次,

甚至連想丟履歷都怕沒辦法請假去面試而罷休。

 

直到最後不知道哪根筋斷掉,

告訴自己再這麼想就一輩子這樣過去吧。

 

2011年,我沒有工作,沒有領年終獎金,

也許傻傻地但我很開心,因為我做了想做好久的決定,

我讓自己短暫的放鬆好大一下,

不做書了,有些可惜,因為成就感不小,

但我相信會有機會的,在我重新找回熱忱以後。

 

2011年,我忽然真正的開始寫小說了,

重新面對自己曾經寫過小說的事情,

現在的小說,不單純是夢想了,

更多的是生活,

也許有些沉重,但這不也就是平衡的另外一個端點?

曾經有過成就感,

曾經失去過成就感,

沒關係,

找回來,

找不回來,

也沒關係,

去面對,就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piritwing 的頭像
spiritwing

精小靈在不在家:《隱形的存在》全新作品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