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近中午,藍晴天這才悠悠轉醒。


  空蕩蕩的房間不陌生,她知道這是莫凜的房間,她才

不像他那樣搞不清楚狀況,她完全知道昨晚怎麼了。


  可是莫凜跑到哪去了?她一邊把疊在床上的衣物穿回

身上,一邊好奇的猜測他今天起床以後發現這怪異的光景

是什麼樣的反應。她記得他好像一直把她叫起來可是她累

死了根本不理他……


  「妳醒了?」她剛穿好衣服,莫凜就正好回來,手上

提著兩個從燒臘店帶回來的便當。雖然平常都他在下廚,

可是他現在一點心思也沒,恐怕連煮白飯都會變稀飯,乾

脆直接買外食比較實際一點。


  「哇!我好餓了!」她一看到便當就興奮的跳到莫凜

身邊,正要伸手接過便當,他卻把便當放到書櫃頂端——

她跳也搆不到的高度。「幹嘛不給我吃?不是買給我的喔?」


  「我有話要問妳。」莫凜嚴肅的握住她的肩膀。他在

外面閒晃好久,心裡亂的要命就是找不出一點頭緒。「昨

天晚上,到底發生什麼事?」


  「喔,這個喔。」水汪汪的眼睛靈活的轉了一圈,嘴

角迸出一朵燦爛的笑顏。「我發現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喔!成

浩天之前跟我說,你只要喝兩罐台啤,問你什麼都會老實說,

可是十分鐘以內就會睡著,所以我昨天就做了一個小小的實

驗。」


  既然十分鐘以內就會睡著,表示太醉了,於是她把一罐

半的啤酒摻柳橙汁,騙莫凜說這是他們家流傳下來保健身體

的秘方,雖然這樣亂摻實在是很難喝,但莫凜的遲鈍連味覺

也不例外,毫不遲疑的把整杯都喝光光。


  「難怪我一直覺得那味道很熟悉。」他這才恍然大悟,

那時候還一直在想飲料的成份到底是什麼,不過晴天神秘

兮兮的不讓他知道,他想自己的女朋友總不會下毒殺害他

吧?所以也沒多想。


  結果竟然是酒……。莫凜開始考慮要重新評估對晴天

的信任度。


  「好玩嘛!」她指了指書櫃上的便當。「我餓了。」


  「等一下,我喝了酒以後做什麼了?」難怪他什麼都

記不起來,每次喝醉都這樣所以他才盡量滴酒不沾,沒想

到還是被擺了一道。「藍晴天,妳沒有交代清楚就不用吃

了。」


  「也沒什麼啊,就只是……欸,你知道嗎?你喝醉以

後不只問什麼都會老實說,叫你做什麼也都會照著做喔!」


  「……那我做了什麼?」


  「呵呵。」


  「……藍晴天。」他的手少見的握成拳頭,用力深呼

吸幾次才又慢慢放開。


  「就,色色的事啊……」雖然昨晚是她主動要求的,

可是回想起令人緊張的第一次,她還是忍不住害羞的臉紅

了起來。「好可惜喔,你真的全都忘記了,不過我記的很

清楚啦……」


  轟!


  莫凜鬆開對她肩膀的箝制,頹然往床上坐去,真的就

像他猜測的一樣,可是,為什麼?「妳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因為我很愛你啊!」晴天理所當然的表情笑得很純

真,純真……如果他還沒看清楚她的真面目的話,的確是

很純真。「所以決定要把第一次給你。」


  「……」


  「欸,你也是第一次對不對?」她像隻小貓似的,輕

手輕腳膩到他身邊,打斷他的震撼。「昨天你有說喔,一

臉為難的樣子,說你沒有經驗,只有看過 A片,所以也不

太確定要怎麼做,可是……」


  「安靜一點。」莫凜面紅耳赤的伸手摀住她的嘴,老

天!他的酒後面目未免也太會給自己找麻煩了!


  話說回來,自己的第一次就這樣一點印象也沒有的丟

了,那算哪門子的第一次?


  莫凜初戀的時候還是個高中生,出身在保守的家庭,

兩人又是未成年,他當然想也不敢想,後來上了大學雖然

已經成年了,可是一直到今年才跟晴天交往,晴天又只是

個大一小女生,嬌小又孩子氣,即使兩個人在一起了,他

不免以守護者的態度來對待她。


  對待心裡面最珍愛的人,他用所有的尊重,他不認為

這樣一個小女生已經準備好了、夠成熟了,可以去面對性

這件事,於是一直維持著單純的交往狀態。


  但現在是怎麼回事?他竟然莫名其妙的和最心愛的女

孩發生了關係而且一點也想不起來?


  「晴天,我不覺得妳應該這樣做。」嚴肅著表情,莫

凜專注的看著她。「這種事,妳不認為應該先跟我溝通嗎?」


  「你一定會拒絕的啊!」她嘟起嘴。「根本就把我當

小孩子,可是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妳……」


  「好啦我餓了,我要吃飯。」輕輕的在他唇上印下一

吻,晴天可愛的指著書櫃上的便當。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