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收拾好東西的都不知道。


      「你們這麼快就講完了?」成浩天等在外面,看

    到我出來有些驚訝。「沒事了吧?」


      「沒事,什麼事都沒了。」我無精打采的應著。

    「我要回家了,掰掰。」


      成浩天顯然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所以沒有

    多問我什麼。


      只是等他回到家,又免不了一場爭吵。


      「藍晴天,妳打算當多久的駝鳥?」


      「成浩天,你出去。」我頭埋在枕頭裡,有氣無

    力。


      「喂!」他不客氣的一把抽掉我的枕頭。


      「幹嘛啦!」我憤怒的伸手想搶回我的枕頭,就

    是搶不回來,只好不甘願的坐了起來。


      「妳和阿凜……」


      「不要跟我講莫凜!」我忍無可忍的大叫,讓成

    浩天愣了一下。「我和莫凜一點關係也沒有了,謝謝

    你們的關心,但是,到此為止好嗎?我已經沒有力氣

    再玩下去了……」


      「沒有人在跟妳玩。」他語氣緩和了下來。「是

    妳一直在逃避阿凜,一直鑽牛角尖,不肯好好聽他解

    釋……」


      「我沒有不聽!當我在聽的時候,是他選擇聽他

    的初戀情人講話,既然這麼在乎她,幹嘛還要跟我講

    清楚?」我屈起腳,下巴抵著膝蓋。「我沒有要求什

    麼,莫凜喜歡誰我也不在乎,但是可不可以請你們公

    平一點,不要再煩我了好不好?」


      我變的很愛哭,從台南回來以後。


      我變的很懦弱,從台南回來以後。


      如果這是碰觸愛情必然的結果,那為什麼還有那

    麼多人把愛情當作生命的部分?


      我變的遲疑害怕,在觸碰愛情之後。


      「晴天。」成浩天嘆了口氣。「妳遲早會發現,

    愛情雖然不單純,但也沒有複雜的如妳所想。」


      他站了起來,走到門口。


      我沒有回應,把自己埋進被子裡。


      「就算他沒說,也不代表他不愛妳。」


※ ※


      在這之後,莫凜都沒有再出現。


      我以為少了他的打擾,就可以生活的自由自在,

    卻沒想到,我笑的很開心,心裡頭卻始終微笑不起來。


      「晴天,我們去公館逛街。」電話,是小可打來

    的,我們約在捷運出口碰面。


      「怎麼了?又跟晉恆吵架了?」見了面,我笑著

    問。


      他們兩個感情好的時候很好,吵起架來也是天翻

    地覆。


      我發現小可真的是很有自信很有主見的,即使當

    初是她倒追晉恆,在戀愛的過程中,她也不會特別遷

    就對方,委屈自己。


      她說的很肯定:「我幹嘛要追一個男朋友來讓自

    己難過?沒道理嘛!」


      我很羨幕她的灑脫,更可惜了自己沒有辦法像她

    那樣。


      「哼!那個死沒良心的傢伙,上星期是我們交往

    兩個月的日子,我好幾天沒睡覺就為了織一條圍巾給

    他,結果咧?他完全忘記有這件事也就算了,還嫌棄

    圍巾的顏色很娘娘腔,拜託!那是我的愛心耶!」


      「什麼顏色的啊?」我好奇的問。


      「水藍配粉紅啊!」


      「……」。我差點沒昏倒。「那的確很娘娘腔啊!」


      「妳管我!」小可兇巴巴的瞪了我一眼。「娘娘

    腔又怎麼樣?重點是我是用心織出來的,他一點也不

    在乎,所以我已經一個星期不理他了。」


      「冷戰?」


      「也不算啦!他天天都來跟我道歉,祇不過我不

    理他而已,要給他一點小小的教訓。」


      我們邊逛街邊聊天,聊她和晉恆的事,也不免扯

    到我和莫凜。


      「真沒想到妳這麼愛胡思亂想。」小可受不了的

    用食指戳戳我的腦袋。「妳管人家初戀情人怎麼樣,

    重點是妳喜不喜歡莫凜吧!」


      「我……」支支吾吾了半天,我還是什麼也沒說。

    不是不明白自己喜不喜歡莫凜,而是發現自己竟然還

    是很喜歡他,卻又掙扎的不願意承認。


      「妳自己也說過,莫凜的初戀是被好人牌結束的,

    如果我是他,才不會當初都被侮辱了,現在還吃回頭

    草咧!又不是真的那麼沒尊嚴。」


      「每個人的想法都不同,他怎麼想的我也無從得

    知。」


      討厭,為什麼一聊到莫凜,我的心情都不對勁了

    起來。


      「反正啊!我覺得成浩天說的沒錯,他沒說過我

    愛妳,也不代表他真的不愛妳,晉恆還不是一天到晚

    都要逼我說這句話,我根本就沒說過,但是我很愛他。」


      「為什麼妳不說?」


      「妳不覺得把那三個字掛在嘴邊很肉麻嗎?更何

    況,又不是說了就真的愛,與其整天說,倒不如用行

    動證明,不是更實際嗎?」


      小可的話的確讓我好好重新思索了一番,但是我

    並沒有把莫凜假設和小可一樣的想法,畢竟是兩個不

    一樣的人,想法也不可能完全一樣。


      更重要的是,我和莫凜已經沒有交集了,不管小

    可說的有沒有道理,在我們之間,都起不了作用。






              ∵∴你從沒說過的三個字,在我身上到底存不存在?∴∵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