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門後門,都關起來了。


      教室只剩下我和莫凜兩個人……。


      我又走回自己的位置,蹲下來繼續收拾掉了一地

    的東西。


      空氣裡瀰漫著沉默的氣氛。


      「學妹。」


      ……。


      該來的還是會來,跑不掉的。


      「停停,你先聽我說完再說。」我打斷他的話。

    「我答應跟你分手,至於你要分手的理由完全不要告

    訴我,我不想聽也不敢聽,我知道什麼是好聚好散,

    我也不是那種死纏爛打的人,從今天開始我會當做什

    麼也沒發生過,你還是學長,我還是學妹。」


      我低著頭,一口氣講完,微微喘著氣,心跳的很

    快。


      「我哪時候說要分手了?」莫凜口氣不佳的問。

    「阿浩還說妳跟他說我們分手了,我不明白這是怎麼

    回事。」


      「那不然你來幹嘛?」我防備的抬頭看他。「我

    警告你喔!我是不可能當小言的替代品的,你不要把

    我看的這麼沒尊嚴,沒有你我一樣可以過的很好。」


      「妳腦袋裡到底裝了多少亂七八糟的想法?」他

    看起來情緒很差。「在妳眼中我是這麼過份的人?」


      「你幹嘛這麼生氣?我說的又沒錯。」我悄悄的

    退了幾步,免得等下掃到颱風尾。「既然你喜歡的是

    小言,就不應該還在這跟我糾纏不清……等一下!你

    該不會是想一腳踏兩條船吧?莫凜,你這個豬頭!我

    最討厭這種花心大蘿蔔了,你這樣小言會怎麼想?」


      莫凜好過份,我當初怎麼會喜歡他?


      「妳管小言會怎麼想!」莫凜提高音量,臉色很

    難看。「那妳又是怎麼想的?」


      「你幹嘛那麼兇?」惱羞成怒了不成?


      我又退了幾步,不然真的會倒大楣。


      莫凜一向很溫和,沒有什麼脾氣,現在臉色那麼

    難看口氣這麼差,是我從來沒看過的。


      但是我害怕歸害怕,還是不會屈服的!他自己心

    態就有問題,我怎麼可以繼續跟著他錯下去?


      「學妹。」他深深吸了口氣,彷彿花了很大的力

    氣在壓抑什麼。「妳說了那麼多,是憑哪一點認定我

    和小言的關係?」


      「你們……我沒有憑哪一點啊!」用看的就很清

    楚了,為什麼要憑哪一點?


      「那妳到底在胡思亂想什麼?」他看起來像是想

    把我掐死。


      「喂!莫凜!」我也很生氣。「你不是要跟我把

    話說清楚嗎?我到現在什麼也沒聽清楚,只聽到你說

    我胡思亂想,我胡思亂想又怎麼樣?是你自己不講的

    啊!怪我啊?」


      真是受夠了,成浩天和莫凜到底是想怎麼樣?兩

    個人火氣都這麼大,以為我好欺負不成?


      「我……」他愣了一下。「學妹,我……」


      「我本來也都可以不在乎了,不在乎你和小言怎

    麼樣,不在乎我被當成替代品。反正……都過去了啊!

    除了算我自己倒楣還能怎麼樣?」我低下頭,眼淚忍

    不住在眼框裡打轉。「可是你又非要跟我講清楚不可,

    成浩天幫你,家翔學長幫你,連小雨也幫你,我根本

    不想見你,分手沒關係,我什麼都沒關係,只要不要

    再看到你就好了……」


      「我沒有把妳當作替代品。」莫凜急著解釋,看

    見我的眼淚,他變得手忙腳亂。「妳和小言不一樣。」


      「連你自己把我當成替代品了都不知道吧!」我

    委屈的指控著。「如果真的沒有,你怎麼會每次都跟

    我說『妳真不溫柔』?我知道這是你以前常會跟小言

    說的。如果真的沒有,你怎麼會買了摩卡蛋糕要我跟

    你一起吃?那是你和小言的回憶,為什麼要拉著我一

    起?莫凜,你早就把我當成替代品了,只是連你自己

    都不知道。」


      「我沒有。」他緊張的否認。「雖然對妳們我講

    了一樣的話,但那是因為妳們的個性很像,我保證我

    從來沒有把妳們兩個搞混過,妳是妳,小言是小言。

    至於那個蛋糕,我……」


      和絃鈴聲的響起,打斷了他的解釋。


      是他的手機。


      莫凜看了一眼手機,又看看我,手擱在通話鍵上

    遲疑了起來。


      我大概,知道打來的是誰了。


      「接啊!」我顫抖著聲音。


      心裡面卻很希望,莫凜可以掛斷這通電話,可以

    說完那些沒說完的解釋。


      這樣,至少我可以安慰一點,至少,他重視我多

    於重視她。


      她,小言。


      莫凜點點頭,接起電話。「喂,小言,有什麼事

    嗎?」


      真的是小言……。


      一下子,我只覺得心被掏空那樣,除了痛,什麼

    也感覺不到。







                     ∵∴解釋,到底有什麼意義?∴∵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