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幾度出神,但我還是知道,這場冠亞軍之爭,

    莫凜他們打的很辛苦。


      兩隊實力相當,而對方,還更暴力。


      憑著莫凜、ice和江家翔三個人的絕佳默契,

    他們還是能稍微保持領先。


      但是隨著時間愈來愈接近上半場結束,對方也就

    愈急著想把比數追平。


      得分利器的默契三人組也因此被盯上,對方似乎

    打定主意要死守他們三個,讓他們沒有碰球的機會。


      「莫凜,加油!」


      場邊,小言緊張的當啦啦隊,視線隨著莫凜移動。


      「那女人到底怎麼回事啊?真不要臉!啊!家翔

    你小心點啦!」小雨很忙,要撥空臭罵小言幾句,又

    要全神貫注的注意江家翔的動向。


      時間還剩三十秒不到,ice搶到籃板,很快的

    傳球給莫凜。


      「啊!」


      隨著場邊四起的尖叫聲,我看見莫凜被撞倒在地

    上,球也隨之掉落。


      「嗶嗶!」


      「莫凜!」小言大喊。


      裁判判決犯規的哨音響起,小雨拉著我,和小言

    同時衝進場內,跑到莫凜旁邊。


      他摔的不輕,好像傷到膝蓋,蹙著眉頭直冒汗。


      我蹲了下來,想看他要不要緊。


      「莫凜,你怎麼了?你不要嚇我!」小言在另一

    邊,快我一步的輕搖他,眼裡的淚水驚慌的不斷掉落。

    「莫凜,是不是很痛?你說啊……」


      「小言,我沒事。」他蒼白著臉扯出一抹勉強的

    笑容。「我沒事。」


      小言,我沒事。


      小言……。


      「晴天、晴天!」


      小雨叫我的聲音,好遠。


      等我回過神,我已經坐上計程車,離開了那個混

    亂的場景。


      那個幾乎要令我崩潰的場景。


      「麻煩到火車站。」我要回家,我只想回家。


      小言。


      聽著莫凜喊的那麼自然,我頭一次明白忌妒是什

    麼感覺。


      同時也明白徹底放棄是什麼感覺。


      坐上北上的自強號,相同的風景像是倒帶一般的

    往回收,那片寶藏海,一樣的閃爍,我旁邊的位置,

    像是刻意被保留那般,空了下來。


      我想像著,他還在我旁邊,指著窗外,說要帶我

    去花東海邊一探究竟,我想像著,那個令人臉紅心跳

    的初吻,車廂內一群大聲用台語喧嘩聊天的學生,讓

    我想起莫凜可愛的親戚,帶著特殊的南部腔調左一句

    右一句問,什麼時候才要結婚?


      場景不斷在倒帶,回憶也慢慢在回收,等火車到

    了台北,我要情緒也回到原點。





      「晴天,妳怎麼了?」


      「晴天,妳睡著了嗎?」


      「晴天,我把被子掀開了喔!」


      「哥,你走開……」我在被子裡,有氣無力的回

    答。


      「晴天,妳怪怪的喔,妳跟莫凜怎麼了?」


      「……分手了。」


      「分手?」成浩天叫的很大聲,一把扯開被子。

    「眼睛哭的這麼腫,他到底做了什麼事,你們又是什

    麼時候在一起的?」


      「他……他哪有做什麼事,是我說要分手的啊!

    我們才在一起兩天,我就覺得他好不適合我喔!那麼

    木頭,有夠無趣的,所以我就把他甩了嘛!」


      我擦擦眼淚,強笑著撒下漫天大謊。


      這是我自己的事,與成浩天和莫凜的友情不相干,

    不該為了這件事,讓他們兩個有什麼嫌隙。


      「既然是妳把人家甩了,幹嘛還哭這麼慘?」成

    浩天狐疑的看著我。


      「因為……因為這是我的初戀啊!哪有人初戀兩

    天就結束的嘛!虧我之前還想的多美好,現在泡泡

    破掉了,怎麼可能不哭?」


      是啊!這我期盼許久,充滿幻想的初戀,竟和實

    際遭遇天差地別,怎麼能不大大失落?


      「拜託,這有什麼好哭的,初戀又沒什麼大不了

    的,好啦!莫凜妳不喜歡,下次我找機會介紹別的帥

    哥給妳?」他從面紙盒抽了張面紙給我。


      「再說吧!」我又把被子拉了起來,聽到莫凜的

    名字,心裡就一陣抽痛。


      「不吃晚飯?」


      「不要,吃不下。」


      聽到成浩天開門離開的聲音,我的眼淚又再一次

    掉下來。


      女追男,隔層紗?為什麼我要玩這種無聊的遊戲?


      追的很容易,受傷也很容易,特別是成為人家愛

    情裡的替代品,連委屈都覺得無力。


      想到當初,拿著初吻當要脅,拐到一個男朋友的喜

    悅,已經全部都不見了,我很後悔,後悔逼莫凜跟我交

    往。


      因為他自始至終,都沒有開口說過喜歡我,自始

    至終,都是我想他怎麼樣,我覺得他怎麼樣。


      這是一段為期兩天,一廂情願的愛戀。



                           ∵∴是我自做多情。∴∵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3695888
  • 哇~好好看噢!<br />
    <br />
    轉折...很大<br />
    <br />
    超好看的!<br />
    <br />
    下次多貼一點吧~<br />
    <br />
    不然我不懂BBS怎麼用…嗚~
  • 小趴
  • 怎麼會是這樣~~
    晴天霹靂…
    我懂晴天的心酸
    看到這都哭了=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