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是我們待在台南的最後一天,要離開莫家

    的時候,又上演了一場生離死別的連續劇。


      「阿凜,你過年一定要回來嘿!」莫媽媽再度涕

    泗縱橫,緊抓著莫凜的衣服。「天冷了多加件衣服,

    三餐都要吃,記得常打電話回來報平安啊!」


      「媽,我知道……」莫凜哀怨的看著自己的外套

    袖子,再度成為莫媽媽擦鼻涕的工具。


      「晴天啊!妳也要常跟阿凜回來玩喔!莫媽媽會

    做很多好吃的給妳,妳這個媳婦我看了很喜歡啦!」


      「呃……謝謝莫媽媽。」我苦笑著,已經開始習

    慣他們「現在的女朋友就是以後的老婆」的想法。


      長輩們高興就好,真的要認真澄清,大概也沒人

    會理我吧!


      「爸,我走了。」


      對著一直站在一旁的莫爸爸,莫凜講話還是那麼

    簡單。


      莫爸爸當然也一樣更簡單,還是點頭而已。


      我好像沒聽過莫爸爸講一句話。


      「晴天,寒假來玩。」


      坐上計程車之前,我終於聽到莫爸爸開了金口。

    莫姊姊偷偷跟我說,能讓沉默的莫爸爸講話,表示那

    個人深得他心。


      「我爸很喜歡妳。」計程車上,莫凜說。


      「嗯,好像是耶!」我其實很高興,莫家的人都

    很喜歡我。


      今天的第一場球賽,莫凜他們又打贏了,只要再

    打贏最後一場,他們就是冠軍了!


      為了怕他們太累,我和小雨堅持他們在休息區休

    息,我們兩個則到處問路,好不容易才買到便當和礦

    泉水。


      當小雨提著袋子奔向江家翔,我卻尋找不到莫凜

    的身影。


      「學長,你有看到莫凜嗎?」會不會是去洗手間

    了?


      「呃……妳等一下,他應該馬上就回來了。」江

    家翔眼神閃爍。


      「妳要找阿凜喔?他在那啦!」旁邊一個埋頭吃

    便當的學長指著不遠處的一棵大樹。「剛才有一個很

    正的妹來找他……」


      「吼,吃你的便當啦!」江家翔試著阻止他,不

    過關鍵字都已經讓我聽見了。「晴天、晴天!」


      我走向大樹的方向,愈近就愈清楚看見聽見,莫

    凜和學長口中「很正的妹」的動作和對話。


      「莫凜,這可是我早上起來辛苦做的摩卡蛋糕喔!

    你最好給我吃完!」


      「妳真不溫柔。」他笑的很溫柔。


      「吼,這麼久沒見面,你還是用這句話形容我。」

    女孩佯裝生氣的說。「你吃吃看嘛!我想說我們以前

    最喜歡吃摩卡的了,才特別做的,莫凜,你現在應該

    還喜歡吃吧?」


      喜歡!怎麼會不喜歡呢?上次莫凜還買了個自己

    一個人吃不完的摩卡蛋糕呢!


      對話聽到這裡,我已經沒有勇氣再走過去了。


      「學妹?」


      偏偏,莫凜又在這個時候看見我,我逃也不是,

    憤怒也不是,連做戲的笑容都偽裝不來。


      「我……買了便當。」我指著自己手裡的袋子,

    又看看莫凜手上的蛋糕。「不過,看來不用了。」


      「莫凜,她是你學妹啊?」女孩好奇的問。「妳

    好,我是莫凜的初戀情人,叫我小言就可以了。」她

    明眸皓齒,落落大方。


      一瞬間,我什麼都懂了。
 



                      ∵∴為什麼真相要用心痛來交換?∴∵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