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不會是想不開要跳心湖吧?」成浩天開玩笑

    的胡亂猜測。


      「才不是。」我咕噥著,不知道怎麼開口。


      「那不然?」


      「我是來找你的啦!對不起。」


      「什麼?」他挑起眉,一副看到太陽從西邊出來

    的表情。


      「你聽到了,我不要再講一次。」我揉著仍在發

    疼的左臉頰,心裡面開始覺得自己很委屈,哪有人挨

    了打還要道歉的嘛!


      「喔。」他淡淡的應,距離在我前面五步之遠。


      他是不是又生氣了啊?


      「喔喲……」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只得把自尊

    丟在地上踩。「哥!」


      成浩天愣了愣,轉過頭來看我。


      「哥,對不起啦!我不應該跟你吵架,都是我不

    好,我以後一定不會再犯,你原諒我好不好?」


      我很可憐的看著他,沒想到他對於我的低聲下氣

    一點反應也沒有,仍是一臉面無表情。


      「我……我說我寧願不要有你這個哥哥是亂說的,

    你說的沒錯,我太沒大腦了,可是我已經好好反省,

    你不要不理我……」講到後來,我竟然忍不住哭了,

    眼淚一滴一滴的掉,無法遏止。


      「妳在哭什麼?」成浩天慌亂了起來,要幫我擦

    眼淚也不是,不安慰我也不是。「有什麼好哭的啦!」


      「我的臉很痛啊!」我邊哭邊嚷著。「人家都因

    為你挨打了,還要跟你道歉,哪有這麼不公平的事嘛!」


      「妳……」成浩天沒輒的笑了出來,伸手拉著我

    走。「妳怎麼那麼可愛啊?」


      「什麼啦!」我用手背胡亂擦著眼淚。


      「妳好久沒叫我哥了喔,聽到這個稱呼真感動。」

    他耍寶似的說。


      「只有這一次啦,以後別想。」我忍不住也笑了。


      「下次道歉這種小事,等我回家再說。」他認真

    的看著我。「如果沒有人陪,就不要自己亂晃,不然

    再遇到一次這種事,我都不知道會怎麼樣。」


      「頂多是被推進心湖嘛!不然還能怎樣。」我逞

    強的回答,心裡面其實很感動。


      看情形他是原諒我了,原來用苦肉計這麼有效啊!


      「妳給我試試看。」成浩天生氣的敲我的頭。「

    我警告妳,要是讓我知道妳又自己一個人亂晃,看我

    不好好修理妳。」


      「好啦好啦。」我吐吐舌頭,看他那麼認真,我

    還是乖一點好了。


      成浩天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哥哥,從小到大,他一

    直很負責任,把我照顧的無微不至,從來不會因為顧

    著貪玩而把我丟到一邊。


      所以今天遇到這種事,我知道他是很歉疚的,從

    他對小洋學姊的態度就可以知道了。成浩天之所以受

    歡迎,除了因為長的帥、鋒頭健之外,還有很大的原

    因是他對任何女生都很溫柔體貼不為難。


      「妳的臉怎麼了?」


      回到家,莫凜早就已經從球賽場地回來,在廚房

    忙碌。


      直到他把香氣四溢的奶油培根義大利麵端上桌,

    才注意到我。


      「你還敢問,還不是你叫我去跟成浩天道歉,害

    我被他的親衛隊下毒手了啦!」我沒好氣的瞪了他一

    眼,口氣不佳的問。「說!你要怎麼賠償我?」


      「妳真不溫柔。」


      又是這一句話,他淡淡的笑,轉身回廚房。


      「莫--凜--」我不高興的拉長聲音。「你幹

    嘛又說我不溫柔?」


      他常常對我這麼說,總是配著一抹若有似無的微

    笑。


      「是學長。」


      他拿冰塊裝在小塑膠袋裡,再用手帕包起來,冷

    不防的貼在我的臉上。


      「啊!」我從沙發上跳了起來。「莫凜,很冰耶!」


      「是學長。」他不厭其煩的重複。「拿去冰敷,

    可以消腫的比較快。」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不叫他學長了,而是

    像叫成浩天那樣,連名帶姓的叫。


      莫凜似乎不喜歡我那樣叫他,總是淡淡的糾正我,

    即使我已經叫習慣了才不理他。


      「莫凜,等一下我想吃提拉米蘇。」莫凜做起這

    些小點心也是一流,真不知道他去哪學的。


      「是學長。」


                    ∵∴為什麼不能連名帶姓的叫你?∴∵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