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了將近十八年,關睿睿的印象中從來沒有像今天

這樣不真實。




  「韓洛維,我要吃那個。」跋扈的指著他手裡剛拆封

的棒棒糖,她的吃完了還想再吃,當然就要吃他的。


  「這是我的!」語氣聽起來是如此肯定,看起來就不

是這麼回事了,韓洛維後退了兩步,害怕的要發抖。


  「吵死了!」她不耐煩的伸手一搶,津津有味的吃了

起來。




  「拿去。」韓洛維泡了一杯熱奶茶,放在桌上,然後

與關睿睿相對而坐,一言不發。


  跟回憶相比,她差點就要伸手撕開他的臉,揭露他的

偽裝了,這根本不是韓洛維嘛!如果這時候她敢跟他搶東

西,八成會被打趴在地上。


  「借我錢,等我回台北會還你。」面對一室的沉默,

她也不想等待,更不囉唆,立刻開門見山。


  「不行。」


  「……」韓洛維竟然擺臭臉給她看?認識這麼久了只

不過頭一次開口借點錢,又不是不還,他有必要這麼跩嗎?

關睿睿立刻站了起來,往門口走去。


  她不知道這是哪,也沒有其他人可以求助了,但她才

不要待在這,流浪也強過看他臉色。


  他搶在前面擋住去路。


  「我不想跟你吵架,但如果你堅持的話我也可以奉陪。」

她瞪著他,準備發作。


  「我是不知道妳幹嘛沒事離家出走,但妳這麼大一個

人了應該要知道伯父伯母會擔心,書妍小然會擔心,我也

會。」韓洛維強自忍耐滿肚子怒火,盡量講理。他不想再

去回想,乍聽到她離家出走的時候,他心裡頭七上八下的

不安。


  就算從小被她欺壓到大,就算終於上了大學很高興可

以擺脫她的魔掌,就算很久沒聯絡上次還挨了她一拳,但

他畢竟還是有把她放在心裡,這麼久的交情,他當然在意

她。


  「少用擔心來壓我!」關睿睿叛逆的反駁。「你們每

個人都用擔心、關心來干涉我,因為關心,所以我必須重

考,所以我不能唸我想唸的學校,因為關心,所以我被迫

乖乖聽話當我爸我媽的好女兒,現在呢?連你們都用同樣

的藉口!你告訴我,擔心又怎麼樣,因為擔心我,我不能

離家出走,我不能做我想做的事情,我要一輩子被關在家

裡頭聽大家的話!韓洛維,我也是普通人,我跟你一樣十

八歲,我拜託你,就算你不想幫我,也有點同理心可以嗎?」


  當她感到韓洛維想要把她推拒在外的心態,才真正感

到孤立無援。


  以前每當有困難的時候,韓洛維的幫忙照應,大概都

是屈服於她的暴力威脅下的緣故吧?現在他們離得這麼遠,

幾乎連朋友都快不是了,這個時候有這樣的表現,似乎也

是很正常的。


  「那妳可不可以冷靜一點?」他盯著她幾秒,發現她

仍死死的瞪著他,怒火熾盛,只好強迫把她拉回椅子上坐

好。「先把奶茶喝完。」


  「我、要、走、了!」關睿睿一點也不領情,心情很

差。


  「我剛才太著急了,沒有顧慮到妳的想法,我道歉。」

他堅持著不讓她離開。「對不起。」


  一開始他並不知道她離家出走的原因,所以對她的態

度感到生氣,經過了剛才的爭執,他才了解原因。


  關睿睿生在一個很壓抑的家庭,爸爸媽媽都是醫生,

自然對她有著很高也很特定的期待,她從小學他們要她學

的鋼琴、長笛甚至是古箏,唸他們想要她唸的私立貴族幼

稚園、國小、國中、高中,他們不想讓她成為跆拳道國手,

她就放棄加入國家訓練的機會。


  一開始韓洛維也不禮讓她,老是為了棒棒糖而打成一

團,是後來有一天晚上他拿著媽媽多買了的棒棒糖要到隔

壁請關睿睿吃,卻發現她因為美語補習班的單字小考錯了

一題而被罰跪一小時。


  他跟著在外頭偷偷站了一小時,僅僅是國小的小孩他

雖然不懂其中的道理,卻覺得不用補習的自己每天放學可

以玩到全身髒兮兮再回家看卡通吃飯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後來他就幾乎沒有再跟她打過架了,儘管她有愈來愈

蠻橫的傾向,可是在他心裡,關睿睿被罰跪的樣子一直印

象深刻。


  也許因為生活過得不快樂而必須找出口吧!對她,他

變得很寬容。


  「你不用道歉,反正你本來就不用管我的想法。」面

對韓洛維的誠懇,關睿睿不得不軟化,但仍壞脾氣的瞪著

他,捍衛自己的尊嚴。


  她覺得好脆弱,不想再相信誰、依賴誰了,為什麼非

得要過得這麼辛苦。


  「我當然要管妳在想什麼。」他義正辭嚴的。「留下

來吧!我帶妳去玩,免費提供食宿交通工具還有名產紀念

品。」


  「……幹嘛這樣。」她傻愣愣的問,不明白韓洛維在

想什麼。


  但她覺得眼眶好熱。


  當她正逐漸對親人、朋友失去信賴和希望的時候,他

又伸出手,與她聯結、拉扯。


  一下子好寂寞,一下子又看見微弱的燈光。


  「哪有什麼為什麼。」韓洛維伸出手。「欸,想哭的

話就哭一下啊,我好像沒看過妳哭,但其實偶爾哭一下對

身體很好……啊!」


  依著那雙伸出的手,關睿睿遲疑了一下,伸手便抓住

那雙手,狠狠的扭在一起,不停的使勁用力,好像要把它

們扭斷似的。


  眼淚斗大的跟著一直掉。


 「喂!啊……我是要抱妳不是要給妳扭的耶!」他痛

得簡直要跟著掉眼淚了,這女人果然跟柔弱似水一點也扯

不上邊,都到這種時候了,難道她就沒有偶像劇女主角的

基因,可以投奔到他懷裡嗎?


  好痛啊……他低估關睿睿的能力了,這傢伙即使心靈

狀態低迷到不行,生理狀態仍舊是暴力滿點。


  「這樣對我的身體才會比較好。」好久沒有練跆拳道

施展身手了,一股怨氣積在心裡無處發洩,難怪她情緒低

落,現在這樣一邊哭一邊使力,她有通體舒暢的舒服感。


  「好了啦!」韓洛維奮力抽回自己幾乎已經變形的手,

怨懟的看著兇手。「夠了吧?」


  關睿睿擦掉眼淚,像沒事般恢復正常。感覺好多了,

她突然覺得可以暫時不必去擔心任何問題。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hiroisme
  • 痛死了...
  • 我也想發洩一下<br />
    呵<br />
  • ~sharon~
  • 呵呵~~遇到野蠻女 也是沒辦法
  • Bottle
  • 他們這一對真的很可愛,呵呵......
  • 我也好想哭...
  • 蝕月
  • 好看阿~~~<br />
    小然和曉今~~~
  • So Sweet !<br />
    <br />
    希望你可以寫一篇專屬<br />
    <br />
    韓洛維和關睿睿<br />
    <br />
    的故事喔<br />
    <br />
    我好喜歡他們<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