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冷的冬天,來往的行人都忍不住縮瑟。           
                                   
                                   
  卻是他的暖冬。                      
                                   
                                   
  「你一直在傻笑。」牽著手一起走,她轉頭看見,忍      
                                   
不住要取笑。                         
                                   
                                   
  「妳管我。」他試圖收斂嘴角,肌肉卻像獨立似的宣      
                                   
告控管無效,只好理直氣壯的胡亂反駁。             
                                   
                                   
  她送他的手織白色圍巾,暖暖的圍繞在脖子上,他好      
                                   
像都能一直嗅到茉莉花的淡淡香味。               
                  
                 


  提早到了淡水捷運站,林曉今低頭順順裙子,眼花撩

亂的看著人來人往,深深一個呼吸,一個試圖帶給自己勇

氣的微笑。


  務必要讓自己再自然不過才可以。


  她都快要受不了自己了,一直重複著「感情很好、好

到曖昧、曖昧卻不能再接下去、尷尬的躲避、再裝作一切

都沒發生」的覆轍。


  明明那個得不到承諾的吻就應該結束一切。


孩子的學習不能等:最近在忙什麼嗎?

我也很想柳暗花明啊:還好啊,沒有什麼。

孩子的學習不能等:我記得之前妳有說想去淡水。

我也很想柳暗花明啊:對啊!都沒有人想去,你

  要陪我去嗎?

孩子的學習不能等:可以啊。


  她的確感到被傷害,她不是把接吻當作打招呼的人,

她沒有看起來那樣無所謂,她老是跟他膩在一起就只是因

為喜歡他,難道她太過積極以致於被認為是一個很隨便的

女生嗎?


  但林曉今躲著躲著,還是發現自己好想他。


  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的相處,她早就不知不覺的把生

活重心轉移過去,好玩的事情習慣講給他聽,出去玩的時

候習慣有他陪著,最喜歡的就是讓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在

她的無所不用其極下,充滿哭笑不得的笑容。


  於是,當失去了生活的重心,即使明知道這樣下去也

只是會繼續曖昧不明,她想了又想,還是只能重蹈覆轍。


  又是好朋友了,又會聊MSN 通電話了,又會約出來玩

了。自以為是樂天知足的人但其實根本就是無藥可救的傻

瓜。


  「妳到底在想什麼!」


  林曉今想起前一晚在宿舍裡,若樺對她吼的樣子,忍

不住吐吐舌頭。她是最知道她和莫小然的始末,也是最不

認同她的人。


  「說清楚啊為什麼不?是要一起走下去還是斷然結束,

做一個決定有這麼困難嗎?我一點也不覺得這樣的男生有

什麼好的。」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不,但是知道要開口是很難的,倚

賴莫小然愈久愈深,她就愈害怕去改變什麼。


  也許是因為,她很清楚,改變的結果是什麼。


  「妳提早到了。」莫小然站在她身後,拍拍她的肩膀。


  「厚,嚇死我了。」太專注於胡思亂想,導致突然被

打擾的時候狠狠的驚嚇了一下。餘悸猶存的拍拍胸脯轉過

身,兇巴巴的瞪著莫小然。「我才沒有早到,是你遲到了。」


  「我哪有,約好是十一點。」他看了看手錶。「我還

提早了兩分鐘。」


  「不管,比我晚到就是遲到,要怎麼補償我?」


  她故作驕縱的看著他,心裡面老是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例如他會突然摟住她,深情款款的凝視,然後對她說:

「讓我用一輩子來補償妳。」她也只是個普通的女生,對

於浪漫的情節總是會憧憬,但是有沒有發生的可能?她想

起來總要忍不住發笑,莫小然大概是世界上最不可能講這

種話的人了,更何況她根本搞不懂他到底開始喜歡她了沒

有。


  「打妳一頓好了。」莫小然不客氣的掄起拳頭。「來

吧!自己說要揍左臉還是右臉。」


  「當然是你的臉。」林曉今連忙遮住自己的臉。「你

超過份的,我這麼可愛你竟然捨得這樣對我。」


  「哪裡可愛?」他冷冷的打量她一陣,然後轉到她身

後,正對後腦勺。「啊!背影最可愛。」


  「啊啊啊!去死啦!」她惱羞成怒的亂叫了一陣,惡

狠狠的往他胸上搥了一拳。


  「愛生氣。」看林曉今在前面生氣疾走的樣子,莫小

然只消懶洋洋的邁開長腿就能輕鬆跟上,還可以找死的說

話揶揄。


  「你管我!」


  「啊!皺紋都長出來了。」


  「才沒有!」


  「喂,妳不是來逛街的嗎?」他伸手一撈,很容易就

把她抓回來。「走這麼快都不用逛了。」


  「放開我啦……」她掙扎著,討厭兩個人身高差異太

大,每次都抓住都像小雞被拎著一樣。


  「幹嘛愛生氣。」


  「哪有。」林曉今否認著,看見莫小然無可奈何的樣

子忍不住笑了起來。「誰叫你講話這麼機車。」


  他們兩個相處的模式就是這樣,吵吵鬧鬧的,幼稚的

不得了,彼此卻又樂在其中。


  一路上吃吃喝喝、走走停停的逛著市集,逛的累了腳

痠了,就進到裝潢精緻異國風味的咖啡館,點一杯咖啡,

好好的休息一下。


  她覺得自己也沒有損失什麼。


  和莫小然在一起的時候很快樂、很輕鬆,而且感到不

寂寞,所以她覺得自己並不損失什麼,大概她可以這樣一

直待著,以好朋友的表面、很喜歡很喜歡的裡面。


  若樺如果聽到她這樣想,大概又要生氣的問:「妳到

底在想什麼?」了。


  「欸,我問你喔。」用湯匙玩弄漂浮在焦糖瑪其朵上

的泡沫,林曉今顯露身為好朋友的八卦語氣。「你現在還

喜歡書妍嗎?」


  雖然這個問題簡直是找死,但要她一直悶著也根本不

可能,如果從莫小然口中可以得到確切的答案,無論是肯

定或是否定,她心裡都能踏實點,決定是要前進還是後退,

都比懸吊在空中要強。


  說是好像沒損失什麼,可以這樣一直待著,卻又沒這

麼甘願。


  但是誰不矛盾呢?她倒是很認份自己是其中一個普通

人。


  林曉今用一種很三八的期待眼神來等待答案。


  這就是身為朋友的壓抑,儘管擁有肆無忌憚靠近的權

利,唯一的代價卻是偽裝自己成為沒有任何企圖、純粹只

有挖八卦好奇心的樣子。看起來就像一點也不喜歡他一樣。


  「……這個問題,我要好好想一想。」沉默了半晌,

莫小然給了一個嗅不出一絲線索的答案。


  「喔……」這個沒有在她意料之中的答案還真讓她喪

氣,前進不了,後退不得。但其實要是她能冷靜一點,就

能明白莫小然要是已經對方書妍失去感覺,便可以肯定的

搖搖頭說句不喜歡,而現在這個似是而非的答案,大概就

是他在度量自己,還有多喜歡方書妍了。


  反正林曉今就像是瞎了一樣,只要額頭沒有撞到牆,

就覺得前方還有路。


  說是要好好想一想,莫小然想的很謹慎,一直到回程

都沒有說出一個答案來。


  「不見了?」突如其來的電話,讓他皺起眉。「我在

捷運上,等一下在台北車站六號出口碰面吧。」


  「還好嗎?」盯著他嚴肅的表情,她忍不住要擔心。


  「臨時有點事,我不陪妳轉車了。」他抬頭看見捷運

門上的電子指示,下一站台北車站。「妳回宿舍要小心一

點。」


  「……嗯,你也是。」到底是什麼事呢?她拼了命才

沒把已經到了喉嚨的問話放出來。「掰掰。」


  「掰。」


  門開了,人群湧出人群湧入,很快將莫小然淹沒不見,

林曉今踏出門外來不及追上,奮力的踮起腳尖也看不見他

身上的白色POLO衫,悵然的讓自己站立在眾人中,若有所

失。


  電話是誰打的?發生什麼事?是什麼不見或是誰不見

了?她有好多問題想問,好想知道是怎麼回事,她想幫他

的忙只要她有能力,她不想被排拒在他的世界之外。


  又怕管的太多干涉太多,讓他覺得厭煩。


  她還是原來那個自己嗎?那個因為不願意生活裡只剩

下悲傷所以充滿快樂的林曉今?


  她好像又需要好好的盪盪秋千了。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3.3
  • =0=<br />
    <br />
    無名沒人想上了??<br />
    <br />
    我竟然第一耶@Q@
  • hiroisme
  • just luck, man
  • chrinny
  • 我也不喜歡方書妍XDD<br />
    真想踹她XDDD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