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我不姓偷喔!」


      從倒垃圾被逮,到現在成為直屬,我的台詞竟然

    都一樣,連臉上僵硬的笑容都沒變。


      「你們認識啊?」聽見我們不尋常的對話,ice

    和江家翔都是一頭霧水。


      「見過。」


      「不認識!」


      我們兩個同時回答,答案卻南轅北轍。


      「我們不認識。」深吸一口氣,我肯定的再一次

    重複答案。「學長,你一定是認錯人了,畢竟我長的

    這麼大眾臉,被認錯是常有的事。」


      我鎮定的反駁,看見他深沉的雙眼眨也不眨的盯

    著我。


      像是老鷹看見兔子一樣,下一秒就有可能把牠吃

    了。


      當我以為我們會就這樣僵持到天荒地老,他笑了,

    笑的很肯定。「妳很特別,我不會認錯。」


      「你們到底認不認識對方啊?」ice疑惑的輪

    流看我們臉上的複雜表情。


      「不認識!」


      「見過。」


      再一次,我們重複了相同的答案。


      「你認錯人了。」我固執的堅持,打死不招。


      「我見過妳。」相對於我,他笑的輕鬆。


      「我想沒有。」


      「妳住在我家對面。」


      他這一句話,讓ice和江家翔本來就睜很大的

    眼睛又睜的更大了一些。


      「真的嗎?學長,你怎麼沒跟我們提過?」江家

    翔好奇的問。


      「因、因為根本就沒有這件事。」我忙著否認。


      「妳住在中華路的遠東社區,住在九樓。」莫凜

    肯定的說出地點。


      「沒錯耶!」江家翔翻出我上次留給他的通訊資

    料。「中華路沒錯,九樓也沒錯。晴天,你們應該是

    見過喔!只是可能妳忘記了。」


      「才怪,我才沒有……」


      「三個多月前,妳拿望遠鏡偷……」


      「啊!」


      我幾乎要失去控制的尖叫,打斷莫凜繼續掀底。


      這一叫,讓同桌的三個大男生呆呆的看著我。


      「呃……我的意思是……」我尷尬的笑著,一股

    熱氣不斷往臉上衝。


      我幹嘛尖叫?破壞形象了啦!


      「意思是?」ice愣愣的問,顯然還沒有從驚

    嚇中恢復過來。


      「嗯,意思是……我想起來了啦!莫凜學長,我

    們真的見過面耶!上次倒垃圾的時候有碰到嘛!我還

    借你雨傘啊對不對?」


      事到如今,不承認是不行了,只是我得挑個罪名

    不大的事情來承認。


      不然偷窺的事情要是真被掀出來,我以後怎麼有

    臉在學長面前出現啊!


      「那剛剛阿凜說的望遠鏡是什麼?」


      該死!這個關鍵字被聽見了!


      「望遠鏡就是……」


      「我肚子好餓喔!」我大聲的說,打斷莫凜的解

    釋。「學長,我們是不是應該先去拿東西吃,要聊什

    麼等下再聊嘛!」


      要是再繼續聊下去,我不就屍骨無存了?


      「也對,顧著聊天都忘了要吃飯了。」ice很

    快的拿著盤子站起來。「走吧,先去拿吃的。」


      他們各自往自己喜歡的餐點走去,我呢?我當然

    跟在莫凜後面啊!要是不趁機好好跟他溝通一下,等

    下他又開始解釋望遠鏡事件我不就玩完了?


      「學長。」


      先看了一下,ice在倒飲料,江家翔在等牛排,

    很好!很安全。於是我輕輕拍了下莫凜,


      「偷學妹?妳也要喝湯嗎?」他回頭看我,微微

    舉起手上正在盛湯的碗。


      「我不姓偷啦……」要我說幾次啊。「那個,學

    長,我想跟你打個商量,等下你可不可以不要跟他們

    解釋有關望遠鏡的事情?」


      「為什麼?」


      「因為很丟臉啊!」這還用問嗎?


      「我考慮一下。」他放下湯杓,把碗端回座位,

    我也跟在他後面走回去。


      「為什麼要考慮?」我急的滿頭大汗。


      他沒回答,拿了空盤子又往吧台走去。


      「學長,我知道那時候是我不對,我跟你道歉。」

    我也拿了盤子,跟著他走,他拿什麼我也拿什麼,天

    知道我連看也沒看一眼。


      「我沒有說是妳不對。」


      「喔。」那就好了啊!還有什麼問題?


      聽到莫凜這麼說,我真的鬆了一口氣。


      自從三個月前的偷窺事件,我就不斷被心理的自

    責困擾著,每天晚上都會聽到良心在那邊咆哮:「藍

    晴天,妳這個色情狂!妳這個變態!女色狼!」


      然後我就會很可憐的縮在床角啜泣:「我不是故

    意的!」


      嗯,我承認我在唬爛。


      不過心裡面該有的羞恥還是有的,畢竟再怎麼說

    我也是個知書達禮、深知禮義廉恥的氣質美少女啊!


      有意見嗎?





                           ∵∴我是氣質美少女。∴∵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ruitbasket5
  • 噢…超優的!<br />
    我笑到剎氣…<br />
    [我比較激動一點…]<br />
    不過妳的作品真的很棒!<br />
    <br />
    期待續集啊! :]
  • Q毛慈
  • ㄏㄏㄏ......我快要笑死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