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浩天一邊解釋一邊騎車,等到家的時候我已經

    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爸爸,是在內地設廠投資的台商。


      因為在內地的廠務繁忙,加上當地的員工不好控

    制,所以他這幾年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那裡,一年難

    得回來一兩次。


      不過雖然身在異地,但是他還是常常打電話回來

    跟我媽甜言蜜語一番,就算不是天天打,一個星期至

    少也會有三通。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媽不用像其他台商的老婆一樣

    得勤飛內地查勤,以防老公養小老婆的原因。


      只不過這兩個星期以來,爸沒有打過半通電話,

    讓她火氣一天天上升,好不容易今天爸總算打電話回

    來了,對於媽的質問卻又支支吾吾的說不出所以然來。


      「媽,我們回來了。」


      一進到主臥房,就看見滿床滿地散落著衣服,媽

    坐在地上,胡亂的往行李箱裡塞衣服。


      「媽,你在幹嘛?要離家出走喔?」成浩天也晃

    了進來。


      「離你大頭啦!」我瞪了他一眼。


      「我訂了八點半的班機,要去大陸。」媽恨恨的

    道,把絲襪擠進行李箱側邊的袋子。「抓、姦!」


      「抓姦?」我和成浩天異口同聲。


      「幹嘛,不能抓喔?」她瞇起眼,極具危險的看

    著我們兄妹倆。


      「不是啦媽,只是我們覺得爸怎麼可能搞婚外情

    嘛!」開玩笑,爸哪有那個膽啊?


      「哼哼,最好是不可能,不然……」


      媽不知道從哪摸出那把剁雞肉的亮晶晶菜刀,嗜

    血的伸出食指,輕輕的撫摸刀鋒,然後把它放進行李

    箱的夾層裡。


      「我就閹了他!」


      「媽,妳想被公安抓啊?」還是成浩天冷靜,眼

    明手快的搶回菜刀。


      「對啊,而且爸不會亂來啦!」我趕緊幫腔。


      「就算真的亂來,妳到那邊再買一把就好了,凶

    器要記得丟掉,不然被公安抓去就不好了。」


      ……。「成浩天,你腦袋有問題是嗎?」我忍無

    可忍的把這個不斷在旁邊搧風點火的傢伙趕出門外。

「你給我去煮晚飯,不准進來。」


      要是讓他在那邊胡言亂語下去,我爸可能真的會

    變太監。


      「我是妳哥耶!妳怎麼可以這樣命令我?」成浩

天不高興的問。「而且我又沒說錯,凶器本來就要丟

    掉啊!不然還拿在手上給人家抓嗎?啊!叫媽記得行

    兇的時候要戴手套,不然指紋留在上面不就麻煩了。」


      「碰!」


      我把門重重的甩上,免得他又講什麼莫名其妙的

    話教壞老媽。


      和老媽一番好說歹說之後,她還是堅持要去大陸

    一趟把事情搞清楚。


      「媽,妳自己小心點。」


      叫了計程車,我們把媽送到樓下。


      「叫妳老爸小心點吧!」她陰惻的笑了笑,表情

    和剛才亮刀子的時候很像。


      我和成浩天相看兩無言,總覺得媽的火氣完全沒

    有下降的趨勢。


      看來我們還是想辦法警告一下老爸,免得他真的

    遭遇不測。


      「ㄟ,回去吃晚餐吧,我煮好麵了。」


      送走老媽,我們走回社區搭電梯。


      「什麼?你又煮麵?」我上個星期才吃了五天的

    麵耶!


      如果說成浩天手藝好我倒是沒話說,問題是他煮

    五次有五次是失敗的。一次麵沒熟,一次麵全糊在一

起,一次忘了加調味料,一次加了雙倍調味料,一次

    總算麵熟了,味道對了,但是水加太少變乾麵了。


      「不想吃不要吃啊!」成浩天懶懶的道。「去買

    泡麵來泡嘛!」


      「你……」跩什麼嘛!要不是我對廚房的事一竅

    不通,何必委曲求全吃他煮的東西?


      「去嘛!幹嘛不去?」成浩天持續得意的為難。

    「還是突然覺得我煮的麵比較好?捨不得了?後悔了

    ?」


      「你知道嗎?我突然想到。」對於他惡意的為難,

    我有豁出去的打算才做反擊。「雖然說吃不完的東西

    要丟到餿水桶裡去餵豬,但是你也不用一開始就把東

    西煮成餿的樣子啊!」


      很好,我看見成浩天臉上惡劣的笑容迅速被惡劣

    的心情取代。


      「啊!還是你本來就是豬?那就無可厚非了,豬

    吃餿是天經地義的事嘛!錯怪你了真不好意思。」我

    涼涼的衝著他笑,給他致命的一擊。


      敢惹我?我就讓他說不出話來。


      「那麼,身為豬的妹妹,豬小妹小姐,今天晚上

    就請妳到樓下的餿水桶用餐吧!本餐廳採無限供應免

    費吃到飽的制度,要是吃不夠,我還可以替妳跟左鄰

    右舍要廚餘,這樣的服務態度不曉得妳還滿意嗎?」


      我低估他了,成浩天不但能講的流暢嗆辣,而且

    從頭到尾笑容不減。


      這天晚上,我當然只能吃泡麵。


      
                             ∵∴我惹毛他了。∴∵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