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球隊練習太晚結束了,我是提早開溜

    跑來的,好險我來了,不然妳就跑掉了。」


      「學長,你是……籃球隊的?」


      「嗯,籃球校隊。叫我阿翔就可以了啊!不用那麼

    拘束。」


      「呃……我還是叫學長比較習慣。」我一向是很有

    禮貌的,除了對我家那隻豬例外。


      他是籃球校隊的耶!難怪那麼高,應該至少有一百

    八十公分吧。


      聽說不管是什麼球類,只要能夠進入校隊,就肯定

    是高手中的高手。


      光是用想的,他在球場上意氣風發的模樣,就夠讓

    我流口水了!


      不好意思啊,我這個人是外貌協會的會員,還領有

    VIP會員貴賓卡,對於帥哥格外不具抵抗力。


      「學妹,妳跟電話裡頭很不一樣喔。」或許是因為

    我過於沉默的拘謹,學長化解尷尬的問。「電話裡好像

    比較活潑。」


      「……是嗎?」


      那不叫活潑,叫認錯人啊……。


      「阿翔,帶你學妹進來啊!下一個活動要開始了。」

    芭樂學長跑了出來,走到我們旁邊。「不錯喔!你們家

    總算有個學妹了。」


      「對啊,學長還吩咐我要好好照顧她。」他轉頭對

    我笑了笑。「放心吧學妹!我會盡我最大的力量來照顧

    妳的。」


      被帥哥照顧?呵呵,我已經很久沒碰過這麼好的事

    了。


      我就這樣傻呼呼的被推進教室,聽學姊講解下一個

活動內容。只是天知道我一個字也沒聽進去,滿腦子都

    是江家翔的笑容和照顧。


      「晴天,換我們了。」


      「什麼?」我回過神來,立刻被江家翔拉到台上去。

    「什麼東西?我什麼也沒聽到啊!」


      我很緊張,完全在狀況外。


      「不會吧!」江家翔哀叫一聲。「好吧!簡單的說

     就是比手畫腳,我來比你來猜,千萬不要得到最後一

     名,不然懲罰是很殘酷的。」


      懲、懲罰?


      一次有五組人馬上台比賽,結果很意外。


      我們輸了,而且輸的很徹底。


      限時三分鐘有五道題目,不知道是他肢體表達是殘

    障,還是我的領會能力是智障,前四道題目筆劃了老半

    天我還是猜不到半個字。


      最後一道題目。


      「第一、第二個字!」我照著他比的手勢,看見他

    點點頭。


      然後他把雙手放在頭頂上,做出猴子的樣子。


      「猴子?」他搖頭,再度比了一和二表示兩個字是

    一樣的。「猴猴?」不只他搖頭,連我也皺眉了,哪有

    這種成語。


      靈光閃現,我知道了!「是狒狒,沸沸揚揚!」呵

    呵,我多聰明啊!終於讓我猜對了!


      結果江家翔還是猛搖頭,比了個三。


      什麼?還是不對?「第三個字。」他一手捏住鼻子,

    一手穿過空洞。「大象,象!」


      「嗶嗶!」


      「欣欣向榮!」


      一陣哨音過後,我講出了答案。


      「學妹,妳答對了,不過很可惜,時間也到了。」擔

    任裁判的蘋果學姊笑咪咪的對我說,看起來很興奮。


      「蘋果,放水一下嘛!」江家翔向她求饒。「好歹我

    們也答對了一題啊!」


「呵呵,不行。」蘋果學姊一臉沒得商量。「江家翔

    ,你等著接受殘酷的懲罰吧!哈哈!」


      她笑的很陰險,讓我很害怕。


      只是後來我發現陰險的不只是她,而是所有的學長姐

    ,全都有志一同的對著江家翔笑。


      「學長,你人緣很差吧?」我小聲的問。


      「哈哈,怎麼會呢?我人緣很好呢!妳沒看到他們都

    用很熱情的眼光看著我嗎?」




                    ∵∴那個不是熱情,是虎視眈眈。∴∵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