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過得很平靜。


      自從我不再到拉開窗簾,不再到樓下倒垃圾,我就

    沒有再看到樓下那個帥哥。


      隨著SARS的逐漸消失,我和小可也就常常殺到

    公館、西門町去瘋拍貼狂購物,有時候也到台灣各地去

    玩玩,在阿里山、花東縱谷、冬山河等地方留下足跡。


      不知不覺,暑假已經過了一大半,放了將近半年的

    假即將接近尾聲。


      會這樣察覺,是因為接到一通陌生的電話。


      「找妳的。」


      我躺在沙發上看綜藝節目,成浩天把電話拿給我。


      「誰啊?」不免覺得有些奇怪,只要是我的朋友,

    都會打手機找我,很少會接到打來家裡的電話。


      「接了不就知道囉!」成浩天不關心的道。


      「喂?」


      「請問是藍晴天嗎?」電話那端傳來溫醇的男聲,

    是我所不認識的。


      「嗯......是啊!你是?」


      「妳好,我是xx補習班。」


      ......補習班......。


      這是我這個暑假以來接到第六通從補習班打來的電

    話。


      「請問妳有考上大學嗎?」



      「有啊。」我容忍著耐心聽他問問題,問每個補習

    班都一樣的問題。


      接下來他會問我唸哪裡。


      「可以請問妳考上哪所大學嗎?」


      see。


      「是國立大學喔!所以我應該不在你們的重考招生

    範圍吧?」我保證,這是我最後的容忍底限。


      「喔,真的不在我們的招生範圍。這樣好了,我留

    個電話給妳,要是妳以後被二一了需要重考,可以考慮

    一下,電話是......」


      我沒聽到電話號碼,因為我把電話掛了,遇到這種

    白目工讀生,算我倒楣。


      「你接電話不會過濾一下喔!」一貫,我把罪怪到

    成浩天身上。


      他還來不及反駁,電話又響了。


      「還是找妳的。」成浩天再次把電話拿給我。


      「幫我過濾一下啦!」我用唇語暗示他,就怕是那

    個被我掛電話的工讀生又打來的。


      「喔。」他拿起電話。「請問你是誰?跟晴天是什

    麼關係?家裡有幾個兄弟姊妹?身高體......」


 「成浩天!」我急忙搶過電話。「我叫你幫我過濾一

    下,你幹嘛對人家做身家調查?」


      他問那些問題就好像是個接到陌生男孩電話的爸爸,

    對女兒極具保護慾。


      「誰叫妳連接個電話都那麼囉唆。」他聳聳肩,擺明

    了是故意的。


      「喂。」我接起電話,順便白了他一眼。


      「請問是藍晴天嗎?」又是一個陌生的男聲,低沉斯

    文。


      「我就是,請問你哪位?」聽到這種容易讓小女孩產

    生遐想的好聽聲音,我幾乎可以確定,又是另一家補習班

    打來的。「我先說,我考到一所國立大學,所以不在重考

    範圍,你也不用留電話叫我被二一了以後去報名,因為如

    果我真的被二一,我媽會先拿刀殺了我,這樣你還有話要

    說嗎?」


      識相一點的,還不掛了電話自行了斷?


      電話那端沉默了數秒,然後傳來笑聲。「有,我有話

    要說。」


      「什麼?」我不由得皺起眉頭,他的反應不在我預期

    範圍之內。


      「我知道妳唸國立大學,我也不是要叫妳重考,不要

    擔心會被二一,因為我們學校是雙二一,最後,原來我有

    個有趣的學妹。」


      「學妹?」什麼東西啊?他到底是誰?怎麼說話這麼

    奇怪?


      「我是妳的直屬學長,我叫江家翔。」


      「直──屬學長?」


      有那麼幾秒,我的腦袋天昏地暗。



      「對啊!上了大學當會有個直屬學長或學姊,妳不知

    道?」


      「我......知道啊!」有個哥哥是大學生,這些事情

    想不知道也很難。「學長,不好意思,剛剛......剛才我

    以為你是補習班的工讀生,所以講話有點衝,對不起。」


      天啊!我搞砸了什麼?對人家直屬學長那麼兇,我以

    後還要不要混啊?


      「沒關係,妳不是故意的嘛!」電話那頭不介意的笑

    了笑。


      談話內容到後來都是在講開學的事。


      一掛斷電話,就看到成浩天興災樂禍的嘴臉。「講話

    再不經大腦一點嘛!對人家學長那麼兇,小心以後沒有筆

    記可以抄,沒有課本可以借。」


      「你可以再高興一點啊!」白了他一眼。


      「妳學長是誰啊?」成浩天感興趣的問。


      「你跟中語系是很熟喔,講了你又不知道。」成浩天

    是企管系的,商學院和文學院基本上是八竿子打不著關係

    ,就不知道他在好奇什麼。  


      「妳又知道我不熟了,我熟的很好不好。」他反駁。

    「告訴我啦!」


      「他說他叫江家翔,滿意了沒?」


      講實在話,成浩天平常雖然是又帥又有架子的風雲人

    物,但是在我面前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既無賴又低能

    外加孩子氣,完全沒有身為一個帥哥的尊嚴。


      所以當他像現在這樣跟我盧的時候,我通常會放棄掙

    扎,直接投降,因為經過十八年的朝夕相處,我非常明白

    他可以為了追根究底糾纏我到天亮。


      到天亮就結束了嗎?錯!他會硬拖著我到樓下街角的

    早餐店請我喝一杯咖啡,讓我保持清醒,好讓他繼續盤查

    案情。


      像成浩天這麼好的人才,警察局怎麼能輕易放過他?



                     ∵∴我還寧願你在我面前有架子一點。∴∵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