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睿睿家離莫小然家並不遠,隔了沒幾天,兩個人在

早餐店碰巧遇見,索性留在店裡吃早餐。


  「妳還好吧?」


  「還好,下個星期就要到重考班報到了。」苦笑了一

下,身材高瘦的關睿睿顯然才剛剪過頭髮,個性始終很男

孩子氣,不喜歡自己的頭髮留長,省得整理麻煩。


  「這麼快?」才剛從指考解脫,又要立刻投身同一個

苦海,莫小然想都不用想,就肯定自己絕對做不到。不過

就是考個大學而已,考到哪裡、唸什麼科系,真的必須用

多花一年時間的代價來計較嗎?


  「總比留在家裡跟爸媽大眼瞪小眼來得好吧?」她的

筷子在鐵板麵上的荷包蛋亂攪,蛋黃流洩,四散在被醬汁

包裹的麵條上。


  她考得並不算差,至少自己還可以接受,但是對她的

爸媽而言,考不上國立大學簡直像未婚生子而且不知道孩

子的爸是誰一樣的糟糕。但其實也無所謂,她的爸媽從來

都不在乎她其實根本就不太喜歡唸書,從小沒有變過的志

向就是當個到過世界各地的導遊,不在乎,他們才不需要

去聽她在想什麼。


  有一條圍起柵欄的路早就已經鋪好,父母固執的堅持

怎麼樣對小孩子才是最好,她走在其中,看不到任何的小

徑或叉路,也跳不過阻礙的柵欄,甚至快要看不到旁邊那

一條一直很吸引她的路,就在旁邊,但是她卻踏不上去。


  「小維知道嗎?」


  「放榜以後我就沒跟他聯絡了。」關睿睿掐掐自己的

臉頰,要好好提振精神。「韓洛維那個傢伙啊,恭喜他了,

終於逃離我的暴力殘害。」


  關睿睿男孩子氣的個性無論在誰面前都不加掩飾,在

韓洛維面前更是肆無忌憚,兩個人青梅竹馬認識了多久,

他就被欺壓了多久,一天到晚嚷著要趕快考上大學,跟她

分隔兩地,最好再也不要見面。


  這下真的如他所願,一個可以在高雄把正妹,一個卻

在台北苦命蹲補習班。


  「真的假的!」莫小然把消息傳達,韓洛維先是楞了

一下,變興奮的大呼小叫了起來。「欸莫小然,我發現我

一考完指考,整個就超順的啦!先是考到夢寐以求的學校,

現在又知道我終於可以擺脫關睿睿那個男人婆的魔掌,而

且我跟你說,昨天我在華納威秀那搭訕的正妹答應跟我約

會耶!」


  「睿睿重考你還這麼高興未免也太沒有道德了。」莫

小然看著他和關睿睿截然不同的兩種心情,雖然沒有多事

到想插手管些什麼的地步,但想起她失望的眼神,就不免

要暗嘆韓洛維這傢伙神經實在太大條。


  「是沒錯啦!」韓洛維坐下來灌了一大口可樂,沖天

的氣泡攜帶著令人興奮的咖啡因直往鼻腔,冰冰涼涼的液

體絲毫沒有讓他鎮定下來的本事。「可是關睿睿那個暴力

女,荼毒我這麼多年,說句公道話好不好,你看我哪一天

沒掛彩的?是正常人都會想逃啊!」


  「說句公道話,像你這麼欠打的也真不多。」莫小然

咧開嘴,老實吐槽。


  愛亂開一些沒大腦的笑話、愛看美女愛搭訕──而且

老是搭訕到一些正在等男朋友的正妹,最重要的是,明明

知道關睿睿身手好到差點要被選去訓練當柔道國手,還老

是愛在她面前說她是男人婆,這不就是等於在黑道大哥的

車後面猛按喇叭嗎?擺明了就是很想被大鎖敲頭嘛!


  「隨便,反正我現在心情好。」韓洛維笑得像白痴一

樣,一點也不在意。「欸,你拿鑰匙幹嘛,要去幫我買午

餐喔?那我要吃麥當勞。」


  「走啦!我們去新竹找房子。」


  趁著還沒中午,莫小然興致一來就拉著正好在他家吹

免費冷氣的韓洛維去搭客運,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下了交流

道沒多久就到交大。


  他完全不考慮住宿,因為受不了和陌生人共享一個充

滿隱私的空間,在學校附近找一間小套房,隨便他要多晚

睡多早起、看電視要看什麼,也省得室友萬一帶女朋友回

來過夜有多尷尬。


  畢竟他暫時不會有女朋友可以帶回來過夜。


  莫小然並沒有去機場送機,儘管他想得不得了,九月

之前他都看不到方書妍,讓他十分不安。


  方書妍是第一個讓他覺得特別的女孩子,頭一個讓他

感受到,原來女孩是一種這麼可愛的生物,他才知道心動

這兩個字形象化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他還記得他發現自己心動的那一天,莫小菲擔心的不

得了,因為他坐在客廳傻笑了一整晚。


  他很清楚自己絕對不想放手,即使他們也曾經因著意

見不合或是誤會吵架,即使他們也經歷著高三升學壓力龐

大的感情瓶頸,但或許就只因為方書妍在他心裡的與眾不

同,是任何女生無法比擬的,他堅信自己放不了手,會一

直愛她。


  他沒有去送機,只是不想再帶給她無謂的壓力了,如

果愛情總是需要喘息的空間,他真希望方書妍能夠在這兩

個月裡想起以前的快樂。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