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課程的漸入軌道,課業壓力也就愈來愈重了,我

    和牧淺行外出約會的時間愈來愈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學

    校,加上他又是身負重任的系學會會長,常要開會,於是

    約會的地點變成校內,或許因為他的知名度太高,當我們

    兩個手牽手出現在國貿系的系館,總是引來許多讓我不堪

    負荷的好奇目光。


      雖然牧淺行從不在意。他總是能很坦然的回應每一個

    視線,間或自在的打招呼,再我躲再他身後的時候握著我

    的手會更用力一些,讓我不那麼不安。


      「哈囉,小牧。」周芸薇從系辦走出來,正好和我們

    正面迎上。「吃過午餐了嗎?」


      「正要去吃,妳吃過了嗎?」


      也許周芸薇是讓我始終不能安心的很大主因之一,牧

    淺行說過他們只是普通同學的關係,但對她而言卻又好像

    沒那麼普通,每次遇到牧淺行,她總是會特別停下來,和

    他打招呼、熱絡的關心寒喧,而且總是忽略在他身邊的我,

    即使他早就介紹我和周芸薇認識。


      她偶爾瞥過我的視線,充滿驕傲與自信。


      「吃過了,我正要去影印下午開會的資料,你要記得

    來。」她揚揚手上的資料夾。「要我幫你買杯藍山帶去會

    議室嗎?」


      「不用了。」他笑著搖搖頭。「現在喜歡喝大吉嶺紅

    茶。」他戲謔的看了我一眼,大吉嶺紅茶是我常會沖泡給

    他喝的。


      「那就下午見了。」周芸薇笑了笑,細長的眼睛彎彎

    的瞇了起來,風情萬種的招招手,修長白皙的雙腿套上膝

    上短裙蹬著細跟高跟鞋離去。


      「她好漂亮。」看著她的背影,我忍不住羨慕的嘆氣。


      「可是我比較喜歡妳。」牧淺行好像一直都有察覺我

    心裡面的不安穩,每次周芸薇出現然後離開之後,他總要

    甜言蜜語的哄我幾句,讓我安心。「妳很可愛、很貼心,

    任何大美女都比不上。」


      下午牧淺行開系務會議,我沒有課,但是因為晚上約

    好要陪他去買鞋子,所以也沒有打算回家。


      只是我靠在系館二樓的陽台圍欄,很無聊的發呆,一

    時之間竟想不出要做些什麼才好。一個多月了,我和牧淺

    行如此安定的交往著,除了上課以外,我的生活裡幾乎充

    斥著他,沒有其他東西了,甚至連本來就少得可以的朋友,

    那個很愛碎碎唸又搞怪的林景嘉,我們兩個也很久沒有一

    起好好吃個飯,聊上幾句話了。


      牧淺行是重心,讓我不安心或是安心,陪著我逗我,

    欺負莫小然偶爾也會欺負我,他的每個表情動作,還有說

    話的抑揚頓挫,我都不由自主的印象深刻,記得的很清楚。


      「嗨!」


      不知道發呆了多久,有個人站到我旁邊,同樣靠著圍

    欄,輕快的對我打招呼。


      「呃……嗨,妳怎麼會在這?」我偏過頭,訝異的發

    現竟然是芸薇。


      「系務會議好無聊,我可不像小牧那麼有耐心,老是

    跟那幾個官僚教授周旋。」她撇撇嘴,小小的表情變化甚

    是迷人,長髮隨風輕揚。


      「喔……」我是很崇拜牧淺行的優秀,但更疑惑周芸

    薇為什麼會來找我聊天,她一向不是都不搭理我的嗎?於

    是忍不住一直看著她。


      「妳果然反應很直接,跟小牧說的一樣。」她輕笑了

    起來,如銀鈴悅耳。「也沒什麼,只是在想好像沒有跟妳

    好好聊過。」


      被猜中了想法,我尷尬的收斂視線。


      「妳和我是不同類型的女生,妳很單純直接,我習慣

    保持距離,有點神秘,小菲,也許妳的個性才討人喜歡。」

    她沒來由的分析著。「難怪小牧會跟妳在一起。」


      「可是……我覺得妳很漂亮啊!一定很多人追吧?」

    我其實不懂周芸薇的語氣裡為什麼會有隱微的嘆息,但當

    我對上她的眼睛,又發現她的眼神跟語氣並不相合,好像

    沒有所謂的哀傷這件事。


      這大概就是她所謂的神秘,保持一點令人捉摸不定的

    距離了。


      「但也不代表我喜歡的人就在這些人當中。」她承認

    了我提出問題的答案,同時又添上一層令人不明究裡的神

    秘。「小菲,我真羨慕妳。」


      「其實我常覺得不安心。」我將頭靠在圍欄上,忍不

    住在陌生的周芸薇面前嘆氣。「小牧是個很出色的人,就

    像妳一樣,很耀眼,走到哪都吸引其他人的目光,我還老

    是覺得妳跟他有曖昧,大概因為你們兩個很像的關係吧!」

    我吐吐舌頭,坦白心裡面的鑽牛角尖。


      我實在是個不懂得藏秘密的人,明明和周芸薇不熟識,

    也才第一次攀談而已,竟就輕易的出賣了自己的恐懼。


      「他沒有說過嗎?」她有些訝異,細長的眉毛揚了揚。


      「說過什麼?」


      「嗯,沒事。」周芸薇擺擺手,臉上突然出現淺淺的

    笑容一如我們之間的對話以及我對她的印象,摸不出頭緒。

    「我該走了,還要回去幫忙系務會議。」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好好看喔~~~~~ ^O^
  • Fair~~
  • 真斗是超好看啦....讚讚讚........~^^~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