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牧淺行總算是正式交往,開始很甜蜜的生活,當

    然,如果不是莫小然每次都要衝出來擺一下臭臉、酸幾句

    話,我們兩個應該會更幸福。不過,另一方面,牧淺行好

    像也不很喜歡小然,每次總要針鋒相對一下,不輕易認輸。


      兩個大男生,幼稚到不行的相處方式。


      「明天想去哪玩?」牧淺行在約會結束載我回家,道

    別的時候通常不會是在門外,大部分都會進來坐一下再走,

    而這個時間莫小然要不是坐在客廳的電腦前玩線上遊戲,

    要不就是邊看電視邊吃零食。


      「小菲明天沒空。」莫小然從電腦後探出頭,代替我

    回答。


      「我明天沒事啊!」怎麼我連自己明天有事都不知道?


      「我明天要去台大考英檢,妳要陪我去。」他斬釘截

    鐵的看著我。「所以妳沒空去約那個又無趣又沒意義的會。」


      「我……」


      「小菲,他夠大了,這種小事他可以自己解決。」牧

    淺行攬住我,在莫小然面前毫無顧忌的與我擁吻──這是

    他最愛在小然面前做的事。「去淡水好嗎?」


      「沒創意。」小然冷冷的又搭了一句。


      「小然,不要這樣嘛!」我趕緊打圓場,一直很擔心

    的在那邊胡思亂想,要是他們兩個打起來,我不就要面對

    情人與親人之間的抉擇與為難?「你可以叫書妍陪你去,

    不也剛好可以約會?」


      「書妍?」


      「對啊,書妍是小然喜歡的女生,很漂亮很可愛,她

    和小然是……」


      「莫小菲,妳話太多了。」莫小然一臉不高興的阻止

    我繼續說下去。「不想去妳可以直接拒絕,用不著幫我想

    辦法。」


      「不是啦!我其……」


      「小菲的確是不想去。」牧淺行再次與我擁吻,我在

    感覺迷茫的同時餘光瞥見小然垮下來的臉。


      我真的覺得很對不起莫小然,畢竟他平常根本不會對

    我提出任何要求,以前考英檢他也是單槍匹馬,他頭一次

    需要我的陪伴,我頭一次有機會發揮自己身為姊姊的功用,

    驕傲的榮譽感不斷散發,我卻因為要和牧淺行約會而拒絕

    他。


      我良心不安到魂不守舍的地步。


      「妳在想什麼?」


      小然今天去考試不知道怎麼樣了,台大這麼大,應該

    不會迷路吧?他這麼驕傲,自尊心這麼強,就算迷路也不

    會跟別人問路,肯定會自己亂繞個半個鐘頭一大圈,就算

    錯過考試時間也不肯開口。


      「小菲──」


      「什麼?」我被拉長的嗓音叫回現實,才發現自己正

    在約會,眼前是迷人碼頭的迷人燈景,旁邊是牽緊我的手

    的牧淺行。


      「妳在想什麼?」他嘆了口氣。「我問第三次了。」


      「噢,對、對不起。」我趕緊道歉,看見他等待答案

    的視線,我訥訥的開口,心裡沒有把握他會不會生氣。

    「我只是……在擔心小然。」


      「我想也是。」他理解的點頭。「昨天妳說,他有喜

    歡的女生叫……」


      「書妍,她很可愛喔!是小然的同班同學,他們感情

    本來很好……」我忍不住把小然被誤會成是同性戀的事情

    告訴他,兩個人很沒良心的笑成一團。


      「原來林景嘉是同性戀,我還一直在猜你們兩個感情

    怎麼會這麼好。」他在我耳畔悄聲的說,氣息有曖昧的靠

    近。「本來我已經打算找個時間找他出來好好聊一聊了,

    幸好妳先開誠佈公,省得我麻煩。」


      「你這樣是在吃醋的意思嗎?」我眨眨眼,不確定的

    問。


      「廢話。」他抱緊我,讓我動彈不得。「除了林景嘉

    之外,妳還有要好的男性朋友嗎?趕快趁現在老實招供,

    否則以後被我發現罪加三等。」


      「沒有啦!沒有其他的!」我連忙討饒,他的手威脅

    似的移放在我的腰間讓我大感不妙。


      「真的?」


      「真的真的。」忙不迭點頭,就怕他不信。


      「好吧!相信妳。」牧淺行這才肯把手挪開,讓我鬆

    了一口氣。「小然的事情不用擔心,他只是有點不平衡,

    還不能適應而已。」


      牧淺行說,我這個作姊姊的,十幾年來一直是單身狀

    態不屬於任何人,只有莫小然可以天天跟我見面相處,即

    使他平常再怎麼樣吝於表達自己的情感,總是表現出一副

    很冷漠的樣子,但是心裡面對於我這個唯一的姊姊還是非

    常非常重視的。


      類似於小男生幾乎都會有的戀母情節,只不過我們家

    的媽媽因為工作的關係常常不在家,因此在長時間的累積

    之下,莫小然自己都沒有察覺,早就把我放在比媽媽還要

    重要的位置了。於是當牧淺行的出現分散了我絕大部分的

    注意力的時候,他當然會非常叛逆的開始反抗,用盡各種

    方法阻撓。


      「而且他也沒有交女朋友。」牧淺行接著點明了問題

    的核心。「他很嫉妒,所以我才常在他面前吻妳,總有一

    天他會習慣,或是被激怒了乾脆交一個女朋友在我們面前

    接吻報復,但是不管是哪一種結果,他對妳的依賴性都會

    減低,所以,不用擔心了可以嗎?」


      「嗯。」我乖乖的點點頭,發現自己在一番解說下真

    的不那麼擔心了。


      牧淺行對我而言,或許就是那麼必要的絕對存在,好

    像就等於一劑安心的處方,我開始習慣被這樣的對待……。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