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記得……竟然記得。「為什麼……」為什麼我以為

    他從來不記得的,他全部都記得?被擁在懷裡,我怔怔的

    看著牧淺行,連話都問不完全。


      「什麼為什麼?妳訝異我為什麼記得這些事嗎?」他

    又把我圈緊了一點。「如果不是在妳的錢包裡發現我的照

    片,我才要問妳為什麼不記得我。」


      「我……你……」可是他為什麼要這樣抱著我不放開

    呢?而且那樣溫柔的表情和聲音,我一點也招架不住。


      「這麼久沒見面,妳一看到我就又是躲避又是昏倒的,

    一點也不認識我的樣子,我實在是很挫折。」牧淺行在我

    耳邊說著這段時間以來他的感覺。


      一開始他見到我這個好久不見、失聯很久的國小同學

    其實很開心,本來急著想相認,卻沒想到我過度的反應讓

    他很沮喪也很尷尬。


      「只有我可以忘記別人,別人怎麼可以忘記我。」他

    認真的看著我。「所以妳不能怪我之前有一陣子對妳不友

    善。」


      「原來你對我這麼兇是因為你在生氣?」我恍然大悟。


      「那不重要,反正都過去了。」在昏暗的路燈照耀下,

    我仍然可以看到牧淺行臉上的不自在,我揚起的嘴角正想

    發笑,卻被他先發制人的吻掉。「不准笑。」


      我還是不習慣如此靠近的距離,不習慣以這種方式接

    觸牧淺行,於是我昏頭昏腦的任由擺佈,一點想法也沒有。


      這一刻我是真的成為舞會當中最受眷顧的灰姑娘,十

    二點的幻滅鐘聲似乎永遠都不會響起。


      「小牧!我……喔!抱歉。」


      ……十二點的幻滅鐘聲絕對會響起,而且就是現在。


      「芸薇。」牧淺行有一刻慌亂,但也立刻離開我的唇,

    牽著我的手,將我繫牢在他的身邊。「有事嗎?」


      周芸薇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嘴角勾起美麗的弧線,

    然後將視線移回牧淺行臉上。「舞會要結束了,你應該要

    回去頒歌唱比賽的獎。」


      「我忘了。」他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現在就進去。」

    他拉著我的手要走進會場,卻被周芸薇擋了下來。


      「你的頭髮亂了。」她往前走幾步,身體微微前傾,

    伸手撥弄他垂到額前的瀏海。「還是這麼容易亂,你剪短

    一點才會比較好整理。」


      「謝謝。」牧淺行放開我的手,握住她正在撥弄頭髮

    的手。


      這一瞬間我感到失落。


      基於與周芸薇對比之後所產生的強烈自悲感,我陷入

    了無限的沮喪當中,默默跟在他們兩個後面步進會場,我

    找到自己放衣服的紙袋,看了一眼舞臺上登對的兩人,終

    於忍不住匆匆逃逸。


      把禮服交給正好在洗手間遇到的學妹,請她替我還給

    林景嘉,我獨自離開只有些微路燈照映的校園,往公車站

    牌走去。


      一身普通的T恤牛仔褲,放下已經開始鬆散的髮髻,

    頭髮已經不太捲了,閃爍的眼妝也擦掉了,過了一整晚的

    華麗舞會夢幻遭遇,我還是回到了一無所有的現實。


      除了帆布鞋。


      無論是舞會前後,我的鞋子都如灰姑娘一樣沒有改變,

    只是灰姑娘只剩一隻鞋,而我的則完好如初的穿在腳上。

    所以灰姑娘會有王子來找她,帶她去過從此以後幸福快樂

    的日子,而我的王子正和別的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如果認真問我,為什麼這麼敏感又自卑,周芸薇一出

    現我就自動投降退讓,我其實是無法具體回答的,但大概

    可以說是,周芸薇身上散發著強烈的自信,而且非常明白

    的表達了「我要的我一定會得到」的意思。


      雖然她一句話也沒有說,但是從她的眼神和動作裡,

    卻充分傳達了她很喜歡牧淺行的訊息,即使這不代表我必

    須退讓,但我也找不著不退讓的理由。


      我知道自己太過沒自信,也許再這樣下去會一輩子都

    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可是我並沒有去爭取的勇氣。喜歡牧

    淺行這麼多年,我還是,一點勇氣也沒有。


      手機鈴聲在我上公車之後沒多久響起,我手忙腳亂的

    從外套口袋裡掏出手機,在看見來電顯示的那剎那,掩不

    住濃厚的失望。


      「小菲!妳為什麼跑走?妳現在在哪?」是林景嘉,

    一開口就是一連串的問題。


      「我很累了,所以才先走。」我疲倦的解釋著,頭靠

    在玻璃窗上,不斷顛簸。「我已經在公車上了沒辦法回去,

    不行,林景嘉,我真的很累了,不要──你們自己去慶功

    就好了。」


      想到牧淺行和周芸薇兩個人靠得很近,動作親密的嬉

    鬧樣子,我的胃有如暈車般的翻攪。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