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菲,我有這個榮幸請妳跳舞嗎?」


      一轉身,卻看見牧淺行那張好久不見的笑臉,用我最

    難以招架的笑容攻擊我。


      瞬、間、腳、軟。


      「你、你為什麼在這裡?」我倒退了一步,卻撞到椅

    子,重新坐了回去。


      「我一直在這裡。」他伸手扶了我一把,免得我會一

    不小心往後栽。


      「什麼時候?」我唐突的問,然後才覺得這樣的語氣
    不甚禮貌。「我是說……我沒有注意到你。」


      「我就坐在這裡。」他指著我正後方的椅子。「大概

    在妳坐下兩分鐘之後。」


      「……喔。」


      「那我可以請妳跳舞了嗎?」他再次伸出手,紳士的

    鞠個躬。


      「但是我……不會跳舞。」我尷尬的看著他,心裡面

    不由得喪氣。一整個晚上的胡思亂想,牧淺行的出現及邀

    約當然令我意外又高興,可是我從來沒有參加過舞會,理

    所當然是不會跳舞的。


      早知道就先叫林景嘉教我跳舞了。


      「沒關係,就只是慢慢踩著步伐而已。」他牽起我的

    手,走向沒有人的舞池。


      或許是因為都是新生,不知所措也沒有任何經驗的關

    係,並沒有任何人採取行動,大家都在舞池邊張望,蠢蠢

    欲動,卻沒有任何人牽起手,走下舞池,除了我和牧淺行。


      「都沒有人……」我開始感到頭皮發麻,試圖想要停

    下腳步,跟他打個商量。「等人多一點好不好?」


      「總是要有人開舞的。」他沒有理會我。「我剛好是

    負責開舞的那個人。」


      「可是……」我著急的張望四周,愈是發窘,那一道

    道好奇的專注視線,並不是一下子就能夠適應的。


      「不要在意別人的想法。」牧淺行肯定的說,在舞池

    中間,一手牽住我的手,一手輕放在我的背上,讓我把左

    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不要管步伐,只要很輕鬆的跟著我

    的方向移動。」


      一開始我還是緊張的低下頭,想模仿他的腳步,反而

    益發慌亂,不斷往他的皮鞋上踩。「對不起對不起,我……」


      「小菲,妳太緊張了。」他的手離開我的背,輕輕撫

    弄我的頭髮。「不要看腳步,抬頭看我。」


      依著他的話,我抬頭看見他溫柔的臉龐,很靠近,很

    真實。


      「好多了。」他笑了起來。「很久沒看到妳了,妳這

    樣打扮起來很不一樣,是哪一個公主?」


      「是灰姑娘,我有帶南瓜,不過放在位置上了。」我

    觀察著他的衣服,有點獵人的感覺。「你是……羅賓漢嗎?」


      「啊?」


      「開玩笑的。」他一邊帶著我慢慢旋轉。「嚇到妳了

    嗎?妳的表情真可愛。」


      我們一邊聊天,周圍的人群也漸漸變多,在「A whole

    new world」之後,是「Beauty and the beast」,然後是

    花木蘭的「Reflection」……。


      「好了,我們可以功成身退了。」不知道經過了幾首

    曲子,牧淺行拉著我離開舞池,然後走出會場。


      會場外面是一長排紅磚砌成的花圃,我順了順裙子,

    很不容易才坐到上面,腳踏不到地,帆布鞋變這樣尷尬的

    在半空中晃。


      「好有創意的灰姑娘。」牧淺行看著我的帆布鞋,也

    跟著坐在我旁邊,一雙修長的腳倒是綽綽有餘的安穩踏在

    地上。「那妳是不是應該偷偷留一隻鞋給我,好讓我有機

    會下次可以去找妳,不會讓妳媽趕出去。」


      「那是誤會!」我連忙解釋,卻又想起我謊稱牧淺行

    是我男朋友的事情,不由得感到頭痛。「那是我媽誤會了

    ……她說下次要請你吃飯賠罪。」


      「真的?那就太好了,到時候看妳媽喜歡吃哪家餐廳,

    我再請客好了。這陣子我怕帶給妳麻煩,所以一直不敢打

    電話給妳。」


      「喔……」原本以為他會客氣的拒絕,沒想到這麼大

    方,頭真是愈來愈痛了。


      「不會好奇我為什麼要打電話給妳嗎?」


      「呃……因為要問我的腳有沒有好一點嗎?」我猜測

    著,隱約覺得他的問題有某些程度的引導性。


      「一部分原因。」因為停頓的語氣,我抬頭看他,發

    現他靠得很近,而且笑得很詭異。「另一部分的原因,是

    我很想問妳,為什麼妳的錢包有我國小時候的照片?」


      「你明明說沒有看我的錢包!」情急之下我就這樣脫

    口而出,然後才懊惱自己根本就應該要否認到底,打死不

    認帳才對。牧淺行的笑容好像變成嘲弄。「算了,我要回

    家了。」


      「灰姑娘十二點才會急忙跑走。」他拉住我,我根本

    就逃脫不了,在他面前備感羞辱。他根本就不記得我是他

    的國小同學,他什麼都不記得,不知道他帶給我十幾年來

    生活多少困擾。


      「你根本就什麼都不知道。」我看著牧淺行的視線變

    得有些模糊,看不清楚他臉上的嘲弄,心卻仍不免隱隱作

    痛。「你不認得我,我也沒有期待你認得我,但是、但是

    ……」


      但是什麼?我想辯駁什麼?對於秘密被揭發的惱羞成

    怒?對於自己始終弱勢的姿態做些微的掙扎?


      還是,太可笑了點。


      「六年六班的副班長,畢業典禮不見蹤影的莫小菲,

    還有什麼該說沒說的?」牧淺行,輕輕的抱著我,貼近的

    體溫,和心跳。「喔,還有,現在都只會叫我牧淺行,已

    經很久沒有叫我小牧的莫小菲。」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ec5689222
  • 嗨!你ㄉ故事好好看喔!<br />
    我也有在寫耶~~可以來觀覽唷!!如果可以左ㄍ朋友好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