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牧淺行聊天的感覺很好,沒有壓力,沒有之前的不

    愉快。


      「欸?逆使誰啊?」(「欸?你是誰啊?」)


      「我是小菲的大學同學,伯父,請問你要找小菲嗎?

    她腳……」


      「蔣盃盃,腳握蔣盃盃。喔,逆使笑肥的赧碰由啊?

    逆毫逆毫,漲得恨摔啊!俊銷子耶!」(「蔣伯伯,叫我

    蔣伯伯。喔,你是小菲的男朋友啊?你好你好,長得很帥

    啊!俊小子耶!」)


      一聽到這個超級濃厚的外省腔,我就知道是對面愛下

    棋的蔣伯伯。基於心裡某些惡作劇的心態,我只是悄悄探

    出頭觀察情形,想看看牧淺行要怎麼應付我每次都快要招

    架不住的蔣伯伯。


      「蔣伯伯你好,謝謝你的稱讚,蔣伯伯才是英氣逼人,

    令人尊敬啊!」沒想到他竟然毫無阻礙的精確應對,外加

    拍足馬屁,讓我傻了眼。


      蔣伯伯那一口濃厚的外省腔我可是很努力的聽了兩年

    才可以不雞同鴨講,為什麼牧淺行竟然可以立刻應對自如,

    未免也太厲害了吧?


      「摸大象呢?在不在夾啊?」(「莫大祥呢?在不在家

    啊?」)


      「摸大象?」


      「是啊!我找摸大象下七啊!」(「是啊!我找莫大祥

    下棋啊!」)


      「摸大象……」


      這下牧淺行可就聽不懂了,他轉頭似乎想回房間找我

    幫忙,我連忙躲起來免得被他發現我在偷看。


      呵呵,優秀的牧淺行還是有不優秀的時候嘛!雖然是

    因為這個「摸大象」只有我們莫家人才聽得懂的關係。


      原以為牧淺行會跑進來向我求助,我還很期待,不知

    道他低聲下氣會是什麼樣子,但是偷笑了老半天也沒等到,

    反而聽到外面傳來棋子碰撞棋盤的聲音。


      「唸請任,不搓嘛!挺厲孩!」(「年輕人,不錯嘛!

    挺厲害!」)


      「蔣伯伯,你來了啊?」抵擋不住好奇心,我扶著牆

    壁跳出去,就看到他們兩個正在專注的下棋。


      「妳怎麼出來了?」牧淺行的語氣中有輕微的責怪,

    卻還是立刻把我抱到他身邊的座位,再繼續下棋。


      我無法不看著他專注的側臉,無法不為這曖昧的距離

    感到幸福。


      兩個人之間的感覺和相處方式都改變得太快,我甚至

    來不及思考,就只是單純的跟著改變走,但其實我根本搞

    不清楚牧淺行心裡頭在想什麼,這樣做又代表了什麼意思。


      是什麼意思呢?我又嘆息又幸福,好想弄清楚又安於

    現狀。


      總覺得回到國小的時候,那個溫柔的班長就在旁邊,

    兩個人並肩坐著幫老師改作業,寧靜的午休教室,只有兩

    雙醒著的眼睛,那些溫暖當然還是記得很清楚。


      但是畢業典禮前無意間聽到的話也是牢牢的忘不掉。


      牧淺行的溫柔並不代表任何和愛情相關的意思,這件

    事我絕對不能忘掉,否則到頭來再受傷,也只能怪我自己

    了。


      「笑肥啊!逆的赧碰由診不錯!棋下得號!從命!比

    妳府慶離害!」(「小菲啊!妳的男朋友不錯!棋下得好!

    聰明!比妳父親厲害!」)


      連下了好幾盤棋,蔣伯伯終於心滿意足的站起來,手

    裡拿著棋盤和棋盒,臨走前還不忘大大稱讚牧淺行一番。


      「蔣伯伯你誤會了,他不是……」


      「蔣伯伯,我送你出去吧!」


      我正想要解釋我們兩個的關係並不是他想像中的那樣,

    就被牧淺行微笑著打斷。


      什麼啊……為什麼不給我解釋?


      但是並不能否認,被蔣伯伯誤認成我們是一對情侶的

    感覺真的很幸福。


      「我順便買了晚餐回來……妳在發什麼呆?」牧淺行

    走進客廳,把在巷口買的肉圓和蚵仔煎擺上桌。


      「沒、沒有。」我回過神,搖搖頭。「你好厲害,怎

    麼聽得懂蔣伯伯的外省腔啊?」


      「我爺爺是外省人啊!從小聽到大的。」他一邊把蚵

    仔煎倒到盤子裡。「不過摸大象到底是什麼意思?我還是

    沒想通。」


      「呵呵,是我爸爸的名字啦!他叫莫大祥。」我忍不

    住笑了起來。「你也沒有多厲害嘛!」


      「是啊是啊!笑肥最厲害了。」


      「你幹嘛學蔣伯伯叫我!」我忍不住紅了臉。


      「啊!笑肥生氣了嗎?」


      「牧淺行!」


      可惡!牧淺行怎麼這麼欠揍啦!一直學一直學,一直

    笑一直笑,很過分耶!我忍不住鼓起臉,猛捶他的手臂。


      「欸欸,不要一直動我,那個醬會弄到手啦!」他連

    忙放下手中的袋子,抓住我的手。


      對上眼的那一剎那,整個氣氛都變了。也許是因為他

    向來深邃的眼神,也許是那個我永遠也招架不住的笑容,

    也許是手貼著手熾熱的體溫。


      我低下頭,眼神閃爍,他的動作卻好像定格一樣,沒

    有放開我的手。「呃……為什麼,你沒有跟蔣伯伯澄清你

    不是我的男朋友啊?」


      「……」


      很久很久,沒有聽到他的回答,我好奇的抬頭,他的

    手一拉一帶,促使我的身體往前傾斜,兩個人的嘴就這樣

    很意外的碰在一起。


      然後就,黏在一起,沒有分開了。


      我的腦袋裡判斷不出來這個行為究竟可以稱之為吻,

    或是只能算是意外,所以更思考不出,這個行為究竟是氣

    氛使然,還是醞釀已久。


      分不開,無力掙扎。


      「小菲!這男的是誰?」


      沒有什麼事會比接吻的時候被家長撞見然後質問更尷

    尬了,更尷尬的是,我媽後面還站著幸災樂禍的莫小然。


      「媽,妳怎麼回家了?」


      倏地和牧淺行分開,我正襟危坐但仍暈眩缺氧,問的

    問題也亂七八糟。


      「這是我家,我回家還要跟妳報備嗎?」媽好像氣瘋

    了,提著公事包的手微微發抖。「這個人到底是誰?」


      「媽,他就是牧淺行啦!」懶洋洋的拋下話,莫小然

    提著媽的行李進房,留下我和牧淺行面對怒氣正在無限上

    漲的媽。


      「你就是三番兩次害我家小菲昏倒,昨天又扭傷腳的

    牧淺行?」媽火速站到我們兩個中間把他推開以保持距離,

    一雙眼睛都冒火了。「為什麼到我們家來?為什麼強吻我

    們家小菲?」


      強、強吻?「媽,妳誤會了……」


      「閉嘴,小菲,妳一個女孩子家怎麼這麼不會保護自

    己?」罵完牧淺行接著罵我,強勢的樣子讓我一句話都不

    敢反駁。「妳這樣引狼入室,如果我沒有回來,妳不就被

    吃了?」


      「莫媽媽,妳誤會了,因為小菲腳受傷所以我才來……」


      「是啊!找個藉口就想隨便把我女兒吃了啊?這裡不

    歡迎你,請你離開。」媽一臉的絕不妥協。


      「……那我先走了,莫媽媽再見。」牧淺行沒有再繼

    續辯駁,看了我一眼,就仍舊有禮貌的打過招呼然後離開。


      「我、我先進去了。」我一邊覺得媽的脾氣未免也來

    得太莫名其妙,一邊覺得現階段媽的脾氣也不是我所能招

    架的,所以只想先閃避風頭再說。


      「妳坐下,我有話要跟妳說。」


      但是媽很堅持,接下來就是漫漫無期的苦口婆心,諸

    如爸不在了媽要努力工作才能養家活口所以沒有很多時間

    關心我們,但是自己要好好照顧自己,碰到像牧淺行那種

    惡劣的男生要勇敢一點,不要傻傻的聽話,隨便人家欺負

    都不敢反抗掙扎……


      「媽,等一下……」


      「下次要是那男生又接近妳,就要拿我上次給妳的防

    狼噴霧……」


      「媽!妳聽我說啦!」媽所知道的事情讓我愈想愈奇

    怪,她的認知裡似乎完全認為牧淺行是個糟糕透頂、極端

    負面的男生,印象壞的不得了,可是她明明今天才在無意

    之中第一次跟他見面啊!「關於牧淺行的事情妳是怎麼知

    道的?」


      「小然剛才跟我說的啊!」


      其實我不用問也應該要知道會是這個答案。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partake
  • 小然好帥喔!<br />
    有沒有考慮要寫一篇小然的故事。
  • 小天
  • 對阿對阿~小然超酷!(愛心)<br />
    哈哈~外省腔那段我笑到喘不過氣來XD
  • jinei740324
  • 哇哇哇~好sweet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