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第一天,那個女孩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我叫顏妍。」她在黑板上寫下名字,很倨傲的

    樣子。


      顏妍確實人如其名,她很美麗,五官再精緻不過,

    白皙柔軟的肌膚,纖細曼妙的身段。


      只可惜她同樣也帶著濃濃的都市氣息,這是我曾

    經熟悉的。


      一年前我還在台北市區感受這種都市的步調,後

    來就到高雄的這個鄉村地方就讀高中。


      比起台北,我喜歡這個淳樸的地方喜歡的多,同

    學之間相處沒有心機,不計較成績,樂於互相幫助。


      「顏同學,妳就坐在最後一排那個空位吧!」導

    師指定的位置,正好就在我旁邊。


      她走了過來,臉上冷漠的神色一點不減,在坐下

    之前,甚至還淡淡的看了我一眼。


      「顏妍是從台北來的。」下了課,我被導師招喚

    過去。「她阿姨很擔心她適應不良,所以我把她安排

    在你旁邊,希望你可以多多關心她。」


      因為我也是從台北來的關係,導師認為我會比較

    了解她。


     「我盡量。」但是沒把握她會領情。


     「顏同鞋,偶是阿旺啦!這個燒餅油條請妳粗。」


     「顏同鞋,今天放鞋要不要跟偶們去溪邊玩水啊?」


     回到教室,就看到我旁邊那個位置,圍了一大圈人,

   而且清一色都是男生。


     那些忠厚老實的男同學,一看到這麼美好的女生出

   現,全都飄飄欲仙了起來,爭著要認識她,約她出去玩。


     如我所預料,顏妍再度施展她冰山美人的急凍功力。


     「我想休息一下,你們可以離開嗎?」她緩緩掃視

   周圍的男同學,眼神中沒有溫度。


     被她這麼一嚇,大家很害怕的四散開來,她的四周

   可以找到的生命體,只剩下我一個。


     我坐在自己的桌子上看她,看見她靜靜的翻著桌上

   的筆記本,右手的筆轉了幾圈,又放回桌上。


     「如果妳很無聊,幹嘛不找同學聊聊天。」我問。

   「大家都很想認識妳。」


     「無、聊。」顏妍瞪了我一眼,口齒清晰的對著我

   說。


     好,我無聊。「既然妳都已經是這個班上的一份子

   了,早晚都要跟大家相處,何不表現的友善一點?」我

   再接再厲的說服著。


     「你說完了沒?」她瞪著我,語氣雖然不強烈,但

   是那樣冷冽的溫度,卻讓人不敢再接話,免得找死。


      可惜這只能嚇阻那些老實故意的同學,別忘了,我

    可是在台北待了十幾年,身經百戰。


      「妳對我們學校還不熟吧?下節自習課,我剛好可

    以帶妳到校園逛逛,走吧!」我跳下來,站在她旁邊。


      「你們這些南部人是不是都聽不懂國語啊?聽不懂

    我想休息一下是什麼意思嗎?」


      看的出來,她現在很火大,僅有的一點點耐性早已

    被燃燒殆盡。


      「那妳要不要到校門口那裡的榕樹那邊,在樹下有

    風吹很涼,也曬不到太陽,到那邊會比在教室舒服。」


      不過我什麼沒有,就是耐心很足夠。


      「你……」


      「我叫夏宇禾,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你是紫薇的媽媽?」半晌,她僵硬的問。


      「紫薇的媽媽?」什麼怪問題?


      「瓊瑤寫的還珠格格裡,女主角紫薇的媽媽叫夏雨

    荷,雨天的雨,荷花的荷。」她難得多話的解釋。


      這下換我無言了……。「宇宙的宇,稻禾的禾,不

    過如果妳非要我是紫薇的媽媽才肯理我的話,我不介意

    讓妳想像成是那個什麼格格的夏雨荷。」我苦笑著解釋。


      「你沒有台灣國語。」她瞇起眼睛看我。「為什麼?」


      「妳喜歡台灣國語嗎?好,偶現在開屬都講台灣狗以,

    這樣煮尼有沒有高興一點?」我模仿著這一年以來,我聽
 
    到的腔調。


      這個千金大小姐,不是普通的難伺候。


      「我不是這個意思。」她臉部的線條很僵硬,好像忍

    耐著什麼。「你的笑話有台北人的幽默,為什麼?」


      「因為我曾經是台北人。」我嘆了口氣,沒想到自己

    身上,都市的氣息還是這麼明顯。


      顏妍看著我,臉上的表情和緩了下來。


      「夏宇禾,你不是要帶我到處走走?」但是她的聲音,

    還是一樣冷漠。


      顏妍踏著優雅的腳步走到教室外,那感覺很像不可一

    世的慈禧太后,而我偏偏就是跟在她身後的小李子。


      「夏宇禾,快點啊!」她半轉過身,不耐的催促。


      「喳……」我小聲的應和,滿肚子苦水。


      更苦的是,我甚至不知道她那樣連名帶姓叫我的時候,

    心裡想的究竟是「夏宇禾」,還是「夏雨荷」。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ZniJing9
  • 。good。
  • hiphop22222
  • 這感覺還蠻不錯看ㄝ ︿︿<br />
    才看第一篇就覺得很好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