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昏倒,但是就是亂七八糟的跌倒了,這一跌跌

    的很不輕,左腳指頭先是狠狠的撞擊地面,接著就是右腳

    膝蓋碰上一點柔軟餘地也沒有的階梯直角。


      「啊!」我使盡力氣的尖叫了起來,額上瞬間湧出一

    堆冷汗。痛、痛、痛……好痛好痛,腳好像流血了,又痛

    又麻,我都快昏倒了。


      「妳沒事吧?」牧淺行緊張的一個箭步衝過來,卻又

    硬生生的停下腳步。


      「好痛……」我用力的搖搖頭,眼淚卻忍不住一直掉,

    左右腳紛紛掛彩,現在根本動彈不得。


      「妳的牛仔褲都破掉了。」他的臉色也跟著蒼白了起

    來,手伸出來又縮回去,搖擺不定。「我可以看看妳的傷

    口嗎?」


      「不、不用了。」我用力捏著大腿,下意識的想要藉

    著其他地方的疼痛來轉移傷口上的劇痛。


      「妳的褲子都滲血了,一定有傷口。」他左右張望了

    一下。「現在都沒人,沒辦法了,妳放輕鬆一點,我抱妳

    上車,帶妳去醫院。」


      「什、什麼?不用了不用……我沒事。」聽見牧淺行

    要抱我,我有稍微清醒一點,但傷口上的疼痛卻也同時加

    倍。「讓我、讓我休息一下,等一下下就好了。」


      我大口喘著氣,手用力的都已經泛白。


      「妳在說什麼傻話。」牧淺行向我靠近一點。「把眼

    睛閉上,深呼吸,放輕鬆,眼睛快點閉起來,想像抱妳的

    人是別人,深呼吸,放輕鬆……」


      我試著閉上眼睛,跟著牧淺行低沉的嗓音慢慢調整自

    己的呼吸,逐漸緩和了心跳,他反覆的說著,卻一直沒有

    伸手碰觸到我,也許兩分鐘,又兩分鐘,直到我繃緊的肩

    膀微微垂下。


      「放輕鬆一點,不要掙扎。」他的一隻手越過我的後

    背,扣在我的肩膀上,另一隻手則扣緊大腿,聲音很輕,

    似乎這樣就可以減輕我的疼痛。「想著別人,不要太緊張。」


      腦海裡先是出現跟我最親近的莫小然,然後是友情深

    厚的林景嘉,再來是他們兩個不斷相互交錯的樣子,但我

    始終沒有辦法想像出他們安穩的抱住我的樣子,最後,在

    我腦海裡,抱著我一步一步走下樓梯的,就是牧淺行。


      而這一次,我竟然沒有昏倒。





      不過是右腳大拇指撞到,包紮下來卻好大一包,鞋子

    都穿不下了,左腳的褲管也被剪掉,以利忙碌的護士可以

    粗魯的包紮傷口。幸好是先磨破褲子才傷到膝蓋,所以傷

    口不太深,做了一些簡單的消毒處理,上了藥再綁上繃帶

    就沒事了。


      但是看起來很狼狽而且還是無法行動。


      「不好意思,好像你每次碰到我都沒好事。」牧淺行

    從櫃檯幫我領藥回來,我連忙道歉。


      搞得他的Lexus像救護車一樣,一天到晚往醫院跑。


      「這話應該是我對妳說的吧,這是消炎藥。」他把藥

    包遞給我。「幸好妳這次沒有昏倒。」


      「對啊,幸好。」


      對啊,為什麼我沒有昏倒呢?明明一直到剛才在超市,

    我的帥哥恐懼症都還隱隱約約存在著,但在牧淺行抱我上

    車,再抱我去醫院的途中,我雖然不免緊張,神智卻一直

    非常清楚。


      帥哥恐懼症呢?跑哪去了?睡著了?


      該不會是痊癒了吧!


      「我很好奇,剛才我抱妳的時候,妳心裡面想的是誰?」


      「是……為什麼這樣問?」差點就要脫口而出,我趕

    緊煞車。


      「因為我想知道是誰可以讓妳這麼不緊張,我應該向

    那個人學習才對。」他笑了笑。


      「是小……是周宇然。」我並不想承認剛才我腦袋裡

    誰也沒想,想的就是正抱著我的他,於是脫口而出把責任

    推給我最親近,他也見過的莫小然。


      「……喔。」


      但是我在看見牧淺行瞬間變了表情之後,才突然想起

    在那次見面的時候,莫小然假裝是我的男朋友,而且那次

    兩個人的相處,不甚愉快。「其實是林景嘉啦!」只好連

    忙更改答案。


      「妳跟他感情很好。」


      原本以為改了答案以後會比較好一點點,但是他的表

    情一點也沒變。「呃……還蠻好的啊!」算了,如果我能

    猜出他在想什麼,他就是不是牧淺行了。


      「我以為所有的男生妳都會怕。」他伸出手,示意要

    抱我回車上。


      「也不是啦……因為林景嘉像女生一樣很好相處的關

    係。」有了剛才的經驗,加上帥哥恐懼症突然就消失無蹤,

    我沒有多做掙扎,只是幾個深呼吸,就把手搭上他的肩膀,

    低垂著臉,讓他把我抱回車上。

 
      「像女生一樣好相處是怎樣?」等電梯的時候他低聲

    問,認真的不得了,但由於兩個人的距離近在咫尺,他的

    氣息直接擦過我的耳際,造成一陣騷動,心跳亂跳了好幾

    下。


      「啊?我……我想……應該是,我不知道……」在神

    智狀態相當混亂的狀態下,除了「林景嘉是同性戀」這句

    話,我想不出來其他的好理由,可是偏偏我沒有出賣林景

    嘉的習慣,也不知道他想不想把這件事情讓牧淺行知道,

    畢竟兩個人只是很普通沒什麼交情的合辦舞會的系學會會

    長而已,於是我只好苦苦吞掉這個理由,卻又像呆子一樣

    支支吾吾,講不出一些讓自己看起來聰明一點的漂亮話。


      「是會聊星座、聊八卦、聊電視節目嗎?」


      「好像吧……」雖然林景嘉大部分的時間都跟我聊他

    看上的男人,但這一切都不是重點,我的體溫一直在急速

    上升當中,像發高燒一樣。


      「是會常常一起去吃下午茶嗎?還是逛街?」


      「好像吧……」拜託拜託不要再追問了,我根本沒有

    聽清楚你在說什麼啊!


      「喔。」牧淺行終於罷手,一路上沒有再開口詢問別

    的問題。


      到停車場的途中,我偶爾抬起頭,可以看到好奇駐足

    的陌生人,看了我們幾眼,然後露出曖昧的笑容。


      早知道我就不應該抬頭。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t0705
  • 小然趕快來接你姊姊阿<br />
    不要讓牧淺行輕易到手= =+<br />
    呵<br />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