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別墅裡一直瀰漫著不尋常的氣氛。



      甜甜最近特別沉默,諾鈞也總是一張皺著眉的苦悶表

    情,兩個人幾乎不會同時在客廳出現,因為甜甜有意避著

    諾鈞。



      就連馬爾濟斯都被關起來了,不准牠去找諾鈞。



      「妳不要找我商量這種事。」小冀敬謝不敏的搖搖頭。

    「妳不要忘記我的想法跟甜甜是一樣的,既然都知道妳喜

    歡諾鈞,怎麼可能還跟他交往?不可能啦!」



      「可是我現在不喜歡啦!」我有點生氣。「你們到底

    在想什麼,為什麼你情我願的還不能在一起?」



      「怎麼可能說不喜歡就不喜歡?妳很奇怪耶!我才不

    懂妳在想什麼。」他反駁。「這件事才發生幾天而已,妳

    馬上就可以不喜歡諾鈞了喔?」



      「就真的不喜歡了啊……」



      回台北以後,幾乎已經不怎麼低潮了,或許真的就如

    俞少說的,再怎麼喜歡,單戀就是單戀,不會比真的戀愛

    了然後失去還要更刻骨銘心,難以恢復。



      加上,有俞少陪著我海闊天空,我甚至已經很少想起

    諾鈞了。



      「那妳就想辦法讓甜甜相信囉!」他聳聳肩,開始亂

    出餿主意。「例如去交一個很愛妳很疼妳的男朋友啊!」



      「哪是說交就交的,我身邊也沒有可以交往的對象好

    不好。」我站了起來。「我要去找俞少了。」



      「欸?找俞少幹嘛?」他笑得曖昧。「不要以為我不

    知道,這幾天晚上妳都在他房裡喔!」



      「找他幫我換藥啦!你在亂想什麼。」狠狠的往他背

    上拍了一巴掌。「再亂說話我就跟品妍說你不乖亂搞外遇。」



      我哈哈大笑的看著小冀哀求的樣子,然後滿意的踏進

    俞少的房間。



      「心情很好?」他微笑的替我拆掉繃帶。「傷口好很

    多了。」



      有了這幾天的經驗,他愈來愈俐落了,繃帶綁得既整

    齊又好看。



      處理好傷口,我還是坐在他床上,已經習慣留下來跟

    他聊天,於是我把諾鈞和甜甜的事情告訴他。



      「妳真的不喜歡諾鈞了嗎?」他問。「妳的個性容易

    為了成全別人而壓抑自己,所以我還是希望妳想清楚,不

    要委屈自己。」



      「我想清楚了啊!」我用力的點點頭。「可是你們很

    奇怪,幹嘛都不相信我,小冀還叫我乾脆去交個男朋友,

    不然甜甜不會相信的。」我受不了的翻翻白眼。「男朋友

    哪是那麼好交的嘛!」



      「嗯。」他只是笑著,沒有再給我其他的意見。







      愈來愈依賴俞少了。



      晚上洗完澡去敲他的門,敲了半天沒回應,才忽然想

    起來他今天去家教了不在家。



      醫藥箱是他的,我根本不知道放在哪,為了遵守自己

    之前答應要好好愛惜身體的諾言,我只好走到兩條街以外

    的藥局去買包紮用品。



      說是要遵守承諾,倒不如說是我實在很怕俞少又生氣

    了。



      俞少真是奇怪,明明平常看起來像是什麼都不在乎的

    樣子,偏偏卻會為了一些小事而生氣,像什麼我不把他的

    擔心當一回事,或是不愛惜自己。



      走了一大段路再回家,又滿身大汗了,我實在很後悔

    剛才幹嘛先洗澡,現在弄成這樣,有洗跟沒洗一樣。



      只好又跑去洗了一次澡,一邊希望洗好澡俞少就回來

    了,沒想到慢吞吞的磨了好久,他還是沒回來。



      坐在客廳沙發上,擦好了藥,我瞪著買回來的雜七雜

    八發楞,對於該怎麼包紮感到無所適從。



      從受傷以來,都是俞少在包辦傷口的處理,我根本連

    碰也沒碰過。可是沒辦法,現在俞少就是不在,我就是得

    自己來。



      於是紗布被我弄得亂七八糟的,繃帶更是怎麼纏都纏

    不起來,最後還全都打結了纏在一塊。



      「可惡!」我索性把東西全都推到旁邊,坐在沙發上

    生悶氣。



      什麼時候開始我竟然變得這麼依賴了?以前的我就算

    再軟弱,也只是個性上的退讓,生活中我一點也不需要別

    人的幫助,但是現在卻連弄個傷口都要俞少來才行,讓我

    不禁覺得懊惱。



      除了懊惱以外,還覺得手足無措。



      最近我似乎太過於依賴俞少了,不只是換藥而已,常

    常上下課只要時間剛好,他都會順便接送我。



      因為受傷的關係,他不希望我下廚做菜,都會替我帶

    晚餐回來,即使一下課就要趕去家教。



      現在要做什麼事,通常第一個念頭就是想到俞少。



      竟然在不知不覺中,我習慣了他溫柔的陪伴。






                       ∵∴這是你的制約,我的習慣。∴∵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