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這樣,愣愣的,看著諾鈞緊緊擁住甜甜。



      好像那時候小冀抱住品妍的樣子,眼裡都有一種失而

    復得的珍惜。



      「妳沒事吧?」他沙啞的聲音問著,不斷審視她的表

    情、她的反應,一直還算冷靜,直到看見她外套下沒扣好

    的凌亂襯衫。「該死,他做了什麼?」



      「我剛才打電話,是不是把你吵醒了?」她笑著問,

    儘管眼裡沒有笑意。「對不起喔,明知道你在睡覺還吵你……」



      「他在哪裡?」



      「是我不好,不應該吃回頭草,不應該這麼常來找他,

    不應該陪他睡在宿舍,不然他也不會以為我想跟他發生關

    係。」她自顧自的說著。「喔對了,你說的沒錯,我不應

    該每次約會的時候都穿這麼漂亮,不然他也不會覺得我是

    在勾引他了。」



      「妳在傻什麼?沒有人怪妳,妳也不要把錯都攬在自

    己身上。」他捧著她的臉,要她看著他,溫柔又堅定。

    「他在哪裡?」



      「可是,我不是不愛他,只是我還沒有準備好,但是

    他說我不信任他,不能把自己交給他,可是我只是還沒有

    心理準備而已,所以我只好逃出來。但是時間太早沒有車

    可以回去,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好了,沒事,我現在不就來帶妳回去了?」諾鈞溫

    和的安慰著,眼看甜甜還沒從驚嚇中平復,只好放棄追問

    那個王八蛋的下落。「走,我們回家。」



      他替她把衣服拉好,經過我身邊的時候很自然的從我

    手中拿走安全帽。



      頭一次,我不得不承認,他的眼裡沒有我。



      「傾兒。」看我傻傻的站著,俞少很體貼的拿著安全

    帽過來。



      「他們,很配對不對?」我問,聲音顫抖不曉得是因

    為接近清晨的低溫,還是面對現實的脆弱。



      「妳……」



      「我都看出來了,不要說你這個旁觀者還沒看明白。」

    我把手放進口袋裡,卻還是不由自主的感到發冷。「好冷。」



      「回家吧!」看我縮著身體,俞少把他的外套給我穿。



      「可是我肚子餓了,我們去吃早餐好不好?」他的外

    套還保留著他的體溫,但是溫暖卻倏忽即逝。



      我其實不餓,只是不想回家。



      他什麼也沒說,只是載我到永和豆漿,在太陽還沒升

    起的清晨中吃早餐。



      吃了二十分鐘,我眼前的熱豆漿都已經變冷了,我還

    是一口也沒喝。



      「等下要去哪?」



      「啊?」



      「妳應該還不想回家吧?要去哪我再帶妳去啊!」



      怔怔看著笑臉迎人的俞少,眼淚差一點就掉下來。



      為什麼了解我的始終是只認識三個多月的他,而不是

    我喜歡了十多年的諾鈞?



      原來諾鈞的確是我生命中最近的漸近線,而我們,已

    經經過了拋物線的最高點。



      「你等下有家教不是嗎?」我笑著搖搖頭,感覺很疲

    倦。「我回家睡覺好了。」



      他沉默的看著我,我被他看得不自在,只好輕輕撇開

    頭。



      這個時候,我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俞少的同情,只

    會讓我陷入更萬劫不復的悲哀。



      「妳沒有哭。」我感覺他瞬也不瞬的目光看著我的側

    臉好久好久,然後下了結論。



      「我不想哭。」



      我不想哭,即使胸口好悶,我不想哭,即使心裡好疼。



      如果面對現實非得痛得這麼殘忍,那我想,現在的逞

    強只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脆弱。



      「好吧我載妳回家,但是,如果有任何想說的,記著,

    我人在這裡,手機也開著帶在身邊,不管我在家教還是幹

    嘛,都可以找我。」他很認真的看著我。



      我沒有點頭,只是玩弄著左手腕的手鍊。



      我不需要同情,不需要任何形式的關心。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223060302
  • 心超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