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我裡外不是人。



      「諾鈞,對不起喔,因為我實在忙不過來,所以……」



      「妳現在是在道歉嗎?」甜甜傻眼的問。「妳在跟一

    隻豬道歉?」



      「莫傾兒,我再告訴妳一次。」諾鈞咬牙切齒的警告

    我。「我非常不喜歡那個惡婆娘,妳最好想想辦法,我不

    想在這棟屋子裡看到她。」



      「你幹嘛什麼事都衝著傾兒來?是我惹到你的你就針

    對我就好了啊!」



      一個美麗晴朗的早晨,眼看著就要被他們兩個無窮無

    盡、不斷重複話題的爭吵給消耗殆盡了。



      而我和小冀就像兩隻縮頭烏龜一樣,一個怕諾鈞,一

    個怕甜甜,站在旁邊什麼話都不敢講。



      倒是俞少慢條斯理的吃完一份火腿蛋,喝完一杯冰紅

    茶,這才站起來走到飯廳餐桌旁。一下子就解決了我們這

    兩個卒仔不敢碰的問題。



      「餓了吧?早餐都涼了。」



      其實我也還搞不清楚這算不算是解決問題。



      因為雖然俞少一把早餐放到桌上,大家就立刻安靜了

    下來,各據一角的吃著自己喜歡的早餐,但是我總覺得這

    只是中場休息而已,而這份早餐很有可能成為他們的活力

    補充來源,讓他們等一下可以吵得更大聲。



      「不行!」



      在一陣幾乎要令人窒息的沉默中,小冀重重的拍了一

    下桌子,霍的站起來,裝蘿蔔糕的空盒子也因此跳了兩下。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他深吸一口氣,臉色緊張的

    很鐵青,看得出來在冒冷汗。「你們整天這樣吵也不是辦

    法,應該要……」



      「要怎樣?」甜甜冷冷的一瞥,讓他瞬間消音,一百

    八的身高也重新縮回椅子上不敢吭聲。



      「我、我也覺得這樣不對。」我把手裡的溫奶茶放回

    桌上。「應該……」



      「唯一的不對就是妳不該讓她住進來。」諾鈞的聲音

    更冷,深邃的眼神不屑的往甜甜的方向瞟了一眼。



      「我說了有什麼問題你針對我,不要找傾兒麻煩!」



      就這麼一句話,爭吵的臨界點又要爆炸開了。



      「你們不能吵點新鮮的嗎?」然後俞少一句話,又讓

    他們兩個安靜下來。



      這時候我就不得不用很崇拜的眼神看著俞少。



      他總是這樣,或許是因為出身豪門世家的關係,身上

    總是帶著不慍不火,從容不迫,卻又能輕易使別人安靜下

    來的震懾氣息。



      諾鈞和俞少都有掌控主權的天生魅力,不同在於,諾

    鈞是因為他的霸道,而俞少則是因為他的從容。



      「諾鈞,這是你當初和傾兒協商好個人擁有挑選房客

    的權利,昨天晚上也已經討論過了,一再挑剔甜甜,好像

    不是你的個性吧?」



      「對啊……」我大力的點頭附和俞少的話,但是一看

    到諾鈞掃過來的銳利表情,聲音很膽小的就消失了。



      「至於甜甜,」雖然大家對彼此都還不熟識,但顯然

    俞少跟小冀並不一樣,他溫和的對上甜甜的面無表情,一

    點也不害怕。「既然已經答應和我們幾個同住屋簷下,相

    互的尊重是一定要有的不是?」



      甜甜愣了一下,又低下頭繼續吃她吃到一半的蛋餅。



      「累死了,我要回去睡覺。」諾鈞不自在的輕咳一聲,

    起身回房間。



      「欸,不是要去烏來玩水嗎?」小冀瞪著關上的房門,

    一臉莫名其妙。「我都特地跟店長請假了耶!」



      「俞少,謝謝你。」我感激的對他點點頭。



      要是沒有他來勸架,他們兩個不知道會吵到什麼時候。



      「要有主見一點。」



      誰知道,俞少只是這樣丟下一句話,就拿著鑰匙出門

    了。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