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年級的時候是熱舞社的。」甜甜平躺在床上,

    開始告訴我她認識諾鈞的經過。



      「哇!甜甜妳會跳舞喔?下次跳給……」



      「吵死了。」



      「喔,妳講妳講。」我很識相的閉上嘴。



      「程諾鈞也是熱舞社的,那時候他是和他女朋友一起

    參加社團。他的女朋友是我的高中同學,所以大家都很

    熟,可是程諾鈞根本是個大男人主義的渾球,參加社團簡

    直是為了監視自己的女朋友。」



      甜甜說,諾鈞每次都會限制女朋友裙子不能穿太短,

    衣服不能穿太露,吵架都是會了這些原因,最後也是因為

    這樣分手的。



      「我覺得他這樣很過分,所以找他大吵了一架。」她

    氣憤的說著。「但是那隻沙豬,到現在還不肯承認自己有

    錯。」



      「原來是這樣。」我點點頭,原來甜甜是因為挺朋友

    所以才跟諾鈞槓上的。



      不過對於諾鈞大男人主義的表現,我一點也不感到意

    外,畢竟相處了十八年,他的個性我還能摸的一清二楚,

    平常我們也能相安無事,只是大部分是他決定然後我順從

    而已。



      對於諾鈞的決定,我向來是沒有什麼意見的,也不習

    慣去反抗,除了要甜甜住下來這件事。



      雖然我到現在還是堅持甜甜應該要住下來,但是反抗

    諾鈞這件事我決定再也不做了,因為要面對他的怒氣好可

    怕,一次下來細胞不知道死掉幾千萬個。



      一次,就很足夠了。



      「那妳是怎麼認識諾鈞的?交情還好到住在一起。」

    甜甜懷疑的問。「難不成妳是他女朋友?」



      「呃……當然不是。」我一邊否認一邊想著該怎麼解

    釋我和諾鈞的關係。



      未婚夫妻這件事是一定不能說的,要是讓她知道諾鈞

    明明有未婚妻了,還在外面交女朋友,那他們兩個人之間

    的戰爭一定停不下來了。



      「我們是從小認識的好朋友啦,住在一起是因為我們

    的爸媽希望有個照應。」我沒有說謊,只是選擇把重點隱

    藏而已。



      「喔,真可憐。」甜甜哼了哼,還是對諾鈞很不滿。



      「欸甜甜,妳有沒有男朋友啊?」我躺在她旁邊,無

    聊的找話聊。



      「……幹嘛一直問這些有的沒的?」



      「唉呦,問問而已嘛,我沒有交過男朋友,很好奇啊!」



      「小孩子。」



      「幹嘛又說我是小孩子啦!」我不服氣的反駁,但是

    她一點也不在意。



      後來我們東扯西聊了很多事,只是話題一直沒有再回

    到甜甜的感情生活上,除了她很會帶開話題之外,我也隱

    約看見她眼睛裡些微的悲傷。



      也許我們還沒有熟到可以談心事的地步吧,所以我也

    就沒有再問起這件似乎有些禁忌的話題,反正,她想說就

    會說,不想說,我逼她也沒有用。



      「傾兒,我想把頭髮剪短。」甜甜用手指捲著自己直

    順的長髮。



      「為什麼啊?妳的頭髮很漂亮,剪掉會很可惜。」我

    羨慕的伸手摸她的頭髮,很柔很滑。



      甜甜就是這樣一個天生麗質的美人胚子,臉蛋姣好身

    材高挑,皮膚白皙髮質柔順,完全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



      「如果讓我留長髮的原因已經不在了,還有留著的必

    要嗎?」她淡淡的口吻說著,卻加深了眼裡的悲傷。



      「是喔……」我找不到什麼可以說服她不要剪掉頭髮

    的理由,但是又覺得萬一真的剪短了,就實在太可惜了。

    「可是,妳留長頭髮真的很好看啊!雖然我不知道妳說的

    那個原因是什麼,可是,人不就該為自己而活嗎?為什麼

    要因為外在的什麼原因而造成妳把頭髮剪短或留長呢?」



      「……妳真會安慰人。」甜甜看著我終於笑了,不再

    去看那頭長髮。



      「沒有啦,我只是覺得凡事要為自己多想一點而已,

    這樣才稱得上是獨立自主新女性啊!」我認真的說著,把

    我的想法告訴甜甜,但是又忍不住覺得心虛。



      想是這麼想,可是我從來就不是什麼獨立自主新女性。



      什麼事都聽諾鈞的,都以諾鈞為主,就算平常上課在

    沒有諾鈞的環境裡,我也很習慣的失去了表達自己意見的

    能力,所以同學們老是說我很好相處。



      只是我知道,「很好相處」這個評價帶給我的,通常

    是被忽略。



      「對了,住這裡可以養寵物嗎?」



      「可以啊。」我大大打了個呵欠,已經好晚了。「妳

    想養寵物喔?」



      「養了寵物應該會比較不寂寞吧!我想養養看。」



      「好啊!養狗狗,我喜歡狗狗。」這樣迷迷糊糊的回

    答,我就不醒人事的睡著了,完全沒想到我這一答應,會

    惹來多少風波。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