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上,樓下,我們的愛情10




      似乎有一道很強烈的氣流在空中流竄。




      那道氣流,叫做殺氣。




      「程諾鈞,要不要我再提醒你一次,那三個字不准說?」

    甜甜轉身定定的看著他。




      那種凶狠的程度讓我覺得如果眼神是凶器,那我就要

    跟我的未婚夫說再見了,連叫救護車急救都不必。




      肯定會,當、場、暴、斃。




      「哪三個字?」諾鈞慵懶一笑,感覺上他不是很在乎

    被眼神殺死。「小、甜、甜、嗎?」




      「你們……認識啊?」我頭轉來轉去的看著他們兩個

    人之間的暗潮洶湧,試圖找出一些答案。




      「當然不認識,我怎麼會認識這種空有外表沒有內涵

    的花心大蘿蔔?」




      「我也不認識,我怎麼有榮幸認識這個凶狠的惡婆娘?」

    諾鈞微微勾勒起唇角,卻絲毫沒有笑意。「對吧?小、甜、

    甜?」




      下一秒,原本掛在甜甜肩上的小包包飛撲到諾鈞的臉

    上,速度快到讓我嚇的倒抽一口氣。




      甜甜不愧是甜甜,把背包丟出去的姿勢非旦沒有一點

    潑婦耍蠻的感覺,反而非常像一個身懷絕技的女俠,擁有

    一身好功夫,連氣息都一絲不紊,不曾凌亂。




      「我應該不需要再重伸一次,關於我對那三個字的厭

    惡程度。」甜甜很帥氣的,從阿台顫抖的手中接過自己的

    背包。「傾兒,我自己再另外找房子,要我跟這個王八蛋

    成為室友,殺了我比較快。」




      「甜甜,妳不要這樣啦!」我急忙拉住她。「現在這

    麼晚了,妳要到哪裡找房子啊?」




      我一邊示意小冀幫忙我攔著甜甜,他卻像是突然瞎了

    一樣,左看右看就是不看我。




      「睡火車站也比看到王八蛋好。」




      「但是三峽沒有火車站啊……」難道甜甜還要跑到板

    橋火車站去睡?那很遠耶!




      「傾兒,重點應該不是火車站。」俞少在旁邊悶笑出

    聲。




      「要走就走,難不成還等人家求妳不要走嗎?」諾鈞

    又在旁邊露出一副挑釁的樣子。




      「諾鈞!」我急忙跑過去。「你自己說樓上的室友我

    自己找,你不可以這樣欺負甜甜。」




      「欺負?」他不服氣的吼。「誰欺負誰啊!那個恰查

    某、母老虎、母夜叉,她真的住在這裡我還有安寧的日子

    嗎?」




      「但是……」我都快哭了,諾鈞好兇喔!不過為了甜

    甜,我一定要堅持到底,不可以屈服。




      「沒有什麼好但是的。」




      「可是……」




      「諾鈞,你別這樣。」俞少出來當和事老,站在我們

    兩個中間。「既然這是你當初跟傾兒商量好的,現在出爾

    反爾不像是你的作風吧?」




      「對嘛對嘛!男子漢大丈夫說話要負責任啊!」我順

    著他的話說。




      諾鈞冷哼了一聲,表情很勉強。「就算我同意,人家

    小甜甜也不見得願意留下來啊!」




      「你再叫一次我保證你會後悔。」




      看來甜甜是真的很討厭那個外號,每次聽到那三個字,

    整個眉頭都會糾結在一起,表情像聞到狗大便一樣。




      其實「小甜甜」很可愛啊!只是不太適合她而已。




      「好啦好啦!諾鈞,甜甜不喜歡這個外號,你就不要

    故意叫了嘛!」




      「那不是外號。」甜甜的臉部表情抽搐了一下。




      「甜甜,那妳就住下來喔!」我拉著她往裡面走,就

    怕她反悔。




      只是諾鈞和甜甜兩個人像是有仇一樣,未來的日子不

    知道會怎麼發展。




    ∵∴有一個女孩叫甜甜。∴∵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