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戶外面,天色是暗的。


      「妳有覺得不舒服的地方嗎?」


      把頭偏向另一邊,我從酸澀的視線當中看見牧淺行倚

    著房門站,距離有點遠,導致我有些近視的視力看不太清

    楚他臉上的表情。


      「這裡是醫院。」


      「我知道。」看了看枕頭套的顏色和旁邊的櫃子,和

    上次都一樣。「你是這家醫院的VIP嗎?」


      「原來妳也可以幽默。」他發出輕微的笑聲。「這裡

    離學校最近。」


      「喔……」我點點頭,因為尷尬又陷入沉默。


      我想起暈倒前牧淺行懷抱住我的結實感,以及他擔心

    的怒吼嗓音,臉又熱了起來。已經矛盾過好幾次的掙扎想

    法讓我不敢再次思考,就算我還是很喜歡牧淺行那又怎樣

    呢?他只要靠近我一點我就無法呼吸,更何況是像剛才的

    接觸擁抱,甚至是情侶交往必備的牽手接吻。


      跟睡美人的情節相反,人家王子一吻公主,公主就醒

    了,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要是牧淺行吻我,我就要

    昏倒了,然後從此過著與醫院為伍的爛日子,什麼鳥劇情。


      「噗。」想到這樣滑稽而接近誇張卡通的畫面,我忍

    不住笑出來,太有趣了,如果我們兩個真的在一起,會是

    一件多麼貽笑大方的事情。「噢,對不起。」忽然瞥到牧

    淺行好奇的看過來,我連忙收斂笑容,將臉藏在被子裡,

    只露出一雙防備的眼睛。


      「不需要緊張吧!我保證我不會走過去,不會靠近妳,

    這樣妳有沒有比較放心一點?」


      「我……」


      「我真的很抱歉,一直不相信妳的表現是因為我的問

    題。」他嘆了一口氣,緩緩道歉。


      「我……對不起,是我太緊張了。」聽見牧淺行道歉,

    我驚訝的瞪大眼睛,忍不住也跟著道歉。簡直不敢相信,

    他、他竟然會道歉?未免太讓人跌破眼鏡了。


      「其實……」他似乎還想講些什麼,卻因為用力往他

    頭上撞去的門而終止一切。他痛苦的抱著後腦杓,轉身看

    著開門的罪魁禍首,莫小然。


      手上拎著水果的莫小然,和抱著頭怒視來人的牧淺行,
 
    兩個身形高大的大男孩對峙著,是一個非常奇妙又古怪的

    景象。


      但是前者先笑出來了,而且是那種我很少在他臉上看

    見的笑容,根本說不出來那代表什麼意思。「你應該就是

    小菲提過的牧淺行吧?」


      是不是我感知錯誤,但我竟在莫小然看我的眼中找到

    非常顯眼的溫柔,在他對牧淺行說話的口氣中找到挑釁的

    意味?


      「我應該認識你嗎?」牧淺行皺起眉頭,放下抱著頭

    的手,站直的身軀看來更高了。


      「不管該不該,你都要認識我了。」莫小然走到病床

    邊,沿著床邊坐下,輕柔的握住我沒有打點低的手。「小

    菲,妳沒事吧?」


      很詭異的表情,很詭異的問候,真的很怪,我只能呆

    呆的任他擺佈,不知道他在搞什麼鬼。


      「對不起,我應該要陪在妳身邊的,否則妳也不會又

    昏倒了。」莫小然輕輕的把食指放在我像白痴一樣張很大

    的嘴前,用調皮的表情示意我什麼也別講。「我是小菲的

    男朋友,周宇然。」


      我的腦袋裡好像有什麼東西應聲爆炸,除了頓時熱血

    衝上臉頰,我也隱約瞭解詭計多端的莫小然想要幹嘛。


      「……你好。」牧淺行不解的盯著我很久很久,直到

    我又開始發冷而將臉偏向另一邊,才聽見他開口說話。

    「我很抱歉。」


      「你是應該要抱歉。」他一點也不委婉,大方直接的

    很。「就我所知,你是唯一一個讓我們家小菲昏倒而且昏

    倒兩次的人,我想這表示你對她造成很大的壓力,而我必

    須請你停止這樣的行為。」


      病房裡好像變成真空的狀態,空氣一下子都被抽離了,

    我並沒有發生忘記呼吸的症狀,但仍然一點空氣都感受不

    到,窒礙又悶,我都快吐了。「不要這樣好不好……我的

    身體很不舒服。」


      「不舒服啊……」莫小然意有所指的瞄了牧淺行一眼。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牧淺行鐵青的臉色,比之前我開會

    遲到或是惹他生氣還要難看。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