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熬過最後一晚,我起了大早,搭了半個小時

    一班的公車,準時來到學校,要參加會議。


      走進會議室,本來應該有二十幾個人參加的會議,卻

    空蕩蕩的只有一個人坐在主位,雙手交疊在胸前,犀利的

    眼神不偏不倚盯著門口,也剛好是我所在的位置。


      牧淺行。


      我不由自主的緊張,心跳又加快了幾拍,一句話也說

    不出來,但心裡可清楚明白的很,要是我繼續待著絕對不

    是明智之舉,於是我一句話也沒說,默默的轉過身去,轉

    動手把,打算開溜。


      「小菲,妳要去哪?不是要開會嗎?」

 
      誰知道牧淺行冷不防的出聲,嗓音雖然溫柔,卻仍嚇

    得我縮回手,全身僵硬。「我……可是、可是其他人都還

    沒來,我到外面打電話找人。」


      「不用了。」牧淺行的腳步聲響起,聲音愈來愈近。

    「我臨時改變主意,今天只有我們兩個開會,有些事情我

    想問妳。」


      「你、你不要再過來了!」


      永遠不要背對著你的敵人。我現在深深體會到那種,

    感受到恐懼卻看不到恐懼的無助,雙腳不停發抖,隨時有

    腿軟的可能。


      「妳總是躲著我。」牧淺行輕輕嘆一口氣,將我轉過

    去面對他。「不記得我了嗎?可是我一直記得妳,國小的

    可愛副班長,我一直很喜歡妳。」


      目瞪口呆的看著牧淺行說來就來的告白,近在咫尺臉

    都快要貼在一起了。


      但是這段告白卻像魔咒一樣,解開了一直枷住我的詛

    咒。


      沒有尖叫、沒有昏倒,只是心跳加快,臉熱了,腦袋

    裡有什麼不知名的東西,快速轉動膨脹。


      原來……牧淺行一直是喜歡我的,一直是記得我的,

    為什麼,我們還要彼此折磨了八年……。


      「跟我在一起。」他開口,祈使句的邀請,眼看吻就

    要落下。


      「我……」


      然後是敲門聲,來自我背後的那扇門。


      「怎麼回事?」牧淺行蹙起眉,將我拉到他身邊,伸

    手用力的扭開門把,彷彿很不滿門外的不速之客打斷我們

    正在進行的事。


      門一開,外頭站著一個模糊到我看不清楚樣子的人。


      「欸,莫小菲,妳要睡到什麼時候?」


      睜開眼,在刺眼的日光燈照下,我迷迷糊糊的看見莫

    小然站在我床邊,手裡拎著我的被子。


      啊……剛才那些,牧淺行的示愛、我的帥哥恐懼症痊

    癒,原來都是夢。我揉揉眼,坐了起來,但是明明知道是

    夢,加快的心跳卻無法平靜下來。


      這究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還是預告即將實現的徵

    兆?


      還來不及仔細思索,莫小然又開口了。「妳幾點要開

    會?」


      「十點啊。」我漫不經心的應著,仍然沉浸在剛才的

    夢裡。


      如果是真的,該有多好。


      「真好。」莫小然彎下腰,對我綻開一抹並不常在他

    臉上出現的笑容。「要是遲到的話,一定很有趣。」


      !


      我呆呆的看著莫小然,再順著他偏過頭的眼光,看見

    擺在床頭的鬧鐘,時針分針就指在九點三十分的位置。


      「為什麼現在才叫我!」我哇哇大叫,慌忙的從床上

    一躍而起,開始對著衣櫥翻箱倒櫃。


      完了啦!我竟然睡過頭,肯定要遲到了。


      「我又不是妳媽。」莫小然把棉被放回床上,輕鬆自

    在的離開房間。


      昨晚我明明就特別提早上床睡覺,還設定好鬧鐘,沒

    想到卻還是很倒楣的睡過頭,而更倒楣的是,當我經過一

    番手忙腳亂,終於順利衝到公車站的時候,卻看到那班半

小時才來一次的公車在我面前揚長而去。


      這下肯定會遲到到天荒地老了。我喪氣的站在站牌下

    等半小時後的公車來,一邊想從背包裡摸出手機打電話告

    訴學妹我會晚點到,請她轉告牧淺行。


      才發現,在匆忙間,我連手機都擱在床頭忘記帶出來。





      一個小時,我遲到了整整一個小時,站在會議室門前,

    深深呼吸,才輕輕轉開門把。


      我輕手輕腳的,並沒有引起其他人注意,大家分成好

    幾組,顯然正在進行各個活動的熱烈討論。


      除了牧淺行。


      他坐在主席的位置上,往後靠著椅背,雙手交疊環胸,

    瞬也不瞬的犀利目光,直直朝著我投射而來。


      我慌忙心虛的偏過頭,對於這似曾相似的場景感到有

    些昏沉,快要分不清現在到底是在作夢還是現實。


      如果是夢,接著他就要開口喊我了。


      「大家。」


      牧淺行毫無預警的開口,嚇得我猛然縮了一下,僵硬

    的站在原地,連動也不敢動。「如果討論的差不多的話,

    就可以自己離開了。記得下星期開會要把完整的計畫提出

    來。」


      在宣布解散之後,大家就陸陸續續開始收拾東西,離

    開會議室。我依舊站在原地,迴避那道從我進來就感受到

    的目光,犀利直接的,不曾轉移。


      我應該要跟著大家離開,和牧淺行兩個人單獨相處一

    室絕對不是個好建議,但我除了手腳僵硬不聽使喚無法動

    彈之外,腦袋裡同時還十分不受控制的重複播放早上那場

    夢的場景。


      很重疊的場景,我不禁懷抱了一些不切實際的希望。


      如果牧淺行告訴我他從來沒有忘記我,如果他一直都

    喜歡我,如果我的帥哥恐懼症就這樣不藥而癒,如果一切

    都像那場夢一般順利進行,那該有多好。


      「大家都走了。」


      當最後一個學弟離開並把門帶上的同時,牧淺行也開

    口說話,那個冷冰冰的聲音,讓我幾乎要奪門而出。


      幾乎,就是沒有,因為我腳軟,一步都走不動。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