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焦躁,但是林景嘉沒有打算、也無法幫我,一來

    他並不了解事情的嚴重性,二來他也分身乏術。


      可是我原本以為,親眼目睹了我那個怪裡怪氣的怪毛

    病,牧淺行應該會退得不見人影才對。「林景嘉!」我無

    法克制自己的手在林景嘉的脖子上收緊。「他是會長,為

    什麼要來跟我這個小小的活動股開會?」


      「咳、咳……我……啊……」


      「因為我的活動股出國了,我只好來開會。」


      「啊!」乍聽到那個陌生、卻讓我不由自主開始發抖

    的聲音,我鬆手放開林景嘉已經印上我手印的脖子,一聲

    歇斯底里的尖叫,腳軟跌到桌子底下,靠著椅子,索性不

    起來。


      牧淺行每次都比約定的時間早到!難道他閒閒沒事做

    嗎!同樣都是會長,為什麼林景嘉就忙得不可開交?


      「林景嘉,你不准讓他過來!」我扯著他的褲子,嘶

    聲警告。


      就算不用我多說,林景嘉也應該清楚的很,要是他敢

    再讓牧淺行過來,情況絕對不會比上次好到哪裡去。


      「我不會過去。」牧淺行的聲音在不遠的地方響起,

    接著是拉開椅子,椅腳在地上摩擦的刺耳聲響。「上次很

    抱歉,我不知道妳……呃,有這種奇怪的……嗯。」


      牧淺行欲言又止找不著合適而又禮貌的形容詞,聽得

    我一陣沉默。


      對,我就是有這種奇怪的毛病,而且好巧不巧,還是

    你造成的。


      「小菲,妳自己一個人可以嗎?」林景嘉蹲下來跟我

    溝通,一邊急迫的看錶。「我跟系主任約好要商量一些系

    上活動,快遲到了。」


      「我……」我害怕的看著他,心裡面很肯定自己應付

    不了,但眼看著林景嘉兩頭忙,又沒辦法說出什麼否定的

    答案。


      「我來不及了,妳好好加油!」他拍拍我,就這樣離

    開我的視線。「小牧,我們家活動股交給你了,你可不要

    又讓人家昏倒喔!」兩個人笑鬧一陣,門打開又關上,然

    後辦公室回歸沉靜。


      意思是,現在辦公室裡只有我和牧淺行兩個人而已。


      「我有把妳上次的幾個企劃大綱帶回去看。」牧淺行

    的嗓音很輕鬆自然,就算沒看到我的人影,也可以對著空

    氣講得流暢。「其實都還不錯,不過我個人比較偏向『童

    話』這個主題,可以發揮的面向比較多。」


      「林景嘉應該有跟妳提過吧?迎新晚會包括開場熱舞,

    戲劇,新生的歌唱比賽還有一些有的沒的,因為只有三個

    小時,所以要做一些取捨。」


      我聽著牧淺行的滔滔不絕,只是一逕的沉默,覺得身

    邊圍繞著一層非常寒冷的空氣,隔絕了其他的感受,身體

    忍不住微微發抖。


      即使沒有看到牧淺行的臉、即使跟他保持兩公尺以上

    的距離,但是我的帥哥恐懼症似乎有加劇的趨勢,僅僅聽

    到他不絕於耳的聲音,我就連站起來的力氣也沒有。


      「如果妳有在聽的話,偶爾要出個聲給我回應,不然

    我會很想走過去看妳是不是睡著了。」


      「……你不要過來!」聞言,我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尖叫著阻止,交錯的手指關節緊繃發白。「不可以!」如
 
    果他過來、如果我跟他四目相對,如果他就站在我面前,

    如果我又昏倒了怎麼辦!


      對於在牧淺行面前昏倒這件事,我無法不介意,甚至

    一點點都不能釋懷,而且不僅介意,還感到很自悲,不能

    接受自己在他面前如此軟弱而且奇怪。


      這麼多年來,我努力低調生活,為的是不讓很多人知

    道我有一個怪毛病,一直很穩定,直到牧淺行毫無預警的

    出現,我立刻毫無招架之力的顯露缺點。


      這種狀況就像是在他面前腳滑然後摔得四腳朝天那樣

    糟糕,自己摔得渾身是傷疼痛不已,然而跌倒的滑稽姿態

    卻引得他拼命忍笑。


      「……我是開玩笑的,妳不要這麼認真。」牧淺行肯

    定是被我的歇斯底里嚇到,頓了頓,聲音沉穩許多。


      「對不起,我沒有什麼幽默感。」我吸了吸鼻子,透

    著哭腔。


      被我這麼一攪亂,本來就很冷的氣氛又僵了幾度,接

    下來牧淺行只是很正經、內斂的討論公事,直到把下一次

    開會的時間敲定。


      一場從頭到尾兩個人都沒有見到面的會議,回想起來

    真可笑,尤其還能夠很有效率的決定初步的計畫。


      不過,經過這一次漫長的煎熬,我總算是暫時解脫,

    因為下次開會是一個星期以後的事,整整一個星期,我再

    也不用擔心牧淺行會突然闖進來打亂我的呼吸規律甚至是

    心跳的快慢。


      「那麼,我就先走了。」牧淺行以談公事的口吻說。

    「下次開會我會把我該處理的事情做好,希望妳也是。」


      我仍舊躲在桌下,聽見椅子搬動,門開了又關引起不

    小的聲響,然後一切回歸寧靜。


      但我渾身發抖的症狀卻沒有和緩下來,自從把氣氛搞

    僵之後,牧淺行的語氣裡就很明顯的少了原來的輕鬆和笑

    意,雖然我沒看到,但能隱約感覺到,我似乎把他惹毛了。


      換作是誰都會生氣的,抽空來開會,簡直像在唱獨角

    戲一樣,不但連對方的臉都看不到,還連開玩笑都不行。


      莫名其妙。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