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


      門被很粗魯的推開,本來就很靜的氣氛在一瞬間又添

    加了劍拔弩張的緊張感。


      站在門口的,提著便利超商的袋子的,是莫小然。


      「小然,你怎麼來了?」我驚訝的問,林景嘉同時也

    站起來,臉臭到不行。


      「妳昏倒了我還當作不知道啊?」莫小然冷淡的看了

    我一眼,走到病床的另外一邊,和林景嘉正好面對。他慢

    條斯理的把袋子理的便當和削好的水果放到桌上。「要是

    沒事你就可以走了。」


      「你說什麼?」莫小然說話的時候並沒有看向林景嘉,

    林景嘉卻登時暴跳如雷,眼看著像是要和莫小然打起架來。

    「你憑什麼趕我走?」


      幸好我夠瞭解他們,知道他們儘管不對盤,儘管每次

    碰面都要吵上一架,但基於兩個人都還算理性的個性,吵

    歸吵,倒是沒有野蠻到拳腳相向的地步。


      「我沒有說是在跟你說話。」莫小然冷笑了一下,拉

    了張椅子坐下,指著便當叫我吃。「不過你要對號入座也

    不是不可以。」


      「你……算了,反正我本來就不想跟你這種自以為是

    的人共處一室。」林景嘉瞪大眼睛,氣憤的把包包摔上肩

    膀。「小菲,我先走了,省得等下噁心的想吐。」


      「欸……」


      「我才想吐。」


      門被摔上的那一秒,莫小然涼涼的反駁,幸好摔門的

    聲音夠大,林景嘉沒聽到,否則他大概又要衝回來抬槓個

    沒完沒了。


      「你不要每次都這樣對林景嘉好不好?」我捧著便當,

    對於他們兩個每次見面必然發生的尷尬與不和善,實在是

    一點辦法也沒有,這兩個十分不受控制的人,都很有自己

    的個性和想法,根本不在乎什麼圓融的相處之道。


      「妳管太多。」莫小然只看了我一眼我就乖乖閉嘴,

    有時候我會覺得即使我長他三歲,也一點都不像他姊姊。

    「妳幹嘛昏倒,是哪個帥哥強吻妳了不成?」


      「沒、沒有啊!」我搖搖頭,對於腦袋裡又開始很清

    楚浮現並且分裂的身影感到虛弱。「是牧淺行……我看到

    他了。」


      一個牧淺行、兩個牧淺行、三個、四個、五個……牧

    淺行的身影不斷分裂,而且每一個分裂的成品都衝著我微

    笑,唔,好可怕,我覺得頭又開始暈了。


      「牧淺行?」他對於這個名字的突然出現似乎也感到

    驚訝。「欸妳不要再亂想了,臉白的跟鬼一樣。」


      「那你就不要問我那些會讓我亂想的問題嘛……」我

    把便當放回桌上,一點胃口也沒有,重新躺回床上。


      即使沒有睡著,也持續有做惡夢的感覺。


      莫小然是唯一一個知道我的帥哥恐懼症是從何而來的

    人,而且清楚事情的始末。其實從小我就很依賴莫小然,

    即使他總是板著一張樸克牌臉,我還是很習慣每天睡覺前

    爬到他床上,黏著他,擺出大姊姊的樣子,說要說故事給

    他聽,好讓他早點睡著。


      說要說故事,根本就是說我一整天發生的事,我的快

    樂、難過,總要每天都告訴他,才不會悶壞自己。


      說故事的是我,最先睡著的也是我,莫小然每次都很

    無奈的把大部分的被子和床讓給我,自己睡在邊邊,還常

    被我睡相很差的踹下床。


      但是這些是都是媽媽告訴我的,莫小然就是這樣,悶

    的可以,什麼都不說,但我就是這麼信賴他,什麼事都跟

    他說,即使他從來不表達什麼意見。


      所以他成了唯一一個知道我的帥哥恐懼症是從何而來

    的人,只有他知道牧淺行對我產生多大影響、造成多少壓

    力。


      「牧淺行跟妳同校了整整兩年,而妳直到今天才知道。」


      醫生來視察過後確定我已經情緒穩定,沒有大礙了,

    於是幾道手續之後,莫小然陪我出院,在招到計程車坐上

    的時候開口下了結論。


      「……對。」我無力的點頭,仍舊覺得手腳發軟。


      一點也不意外,八年來的低調生活,有時我連自己班

    上的同學都不認識,何況上了大學,幾百幾千個沒有關連

    的學生,不斷擦肩而過,而我始終是自顧自的低著頭,沒

    有記住一張不相關的臉孔。


      這當然是牧淺行的影響,我從來也走不出來。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