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看起來很簡單的其實很難,看起來很難的,根本就是不可能。




      我一直知道只要跟系學會扯上關係的事一定不會容易

    到哪裡去,但是自從我真正變成活動股之後才知道,什麼

    叫做「不會容易到哪裡去」?這句話根本大有問題,應該

    要說,只要跟系學會扯上關係的事,一定會可怕到一個不

    行。


      任何一個活動進行前,一定要先有個完整而合宜的企

    劃案,提出令人滿意的企劃案之後,就要提出活動必要的

    預算列表,並且還要具備一顆強而有力的心臟,來堅強面

    對監委在審核預算的時候,可以預期的強勢質問和砲轟。


      「有看過政治新聞吧!行政院長在立法院接受質詢的

    樣子印象應該很深刻吧?」看我忙不迭的點頭,林景嘉很

    滿意的繼續嚇唬我。「差不多了,審預算大概就是這麼回

    事。」


      自從我在咖啡店沒有回頭路的答應接下活動股這項職

    位之後,我每天的生活就是到學校的系學會辦公室報到,

    任由林景嘉對我執行職前訓練,舉凡活動股的工作內容、

    開學以後組員的招募,到企劃案該怎麼寫、預算該怎麼列,

    都在他的指導內容之中。


      到目前為止,我都只是感到很害怕,並且兢兢業業的

    調適自己的心理到最佳戰備狀態,直到林景嘉今天一大早

    就很興奮的帶來一條讓我尖叫到屋頂快翻掉的噩耗。


      「我不幹了!」歇斯底里的亂叫一陣,開始收拾滿桌

    散亂的記重點用的紙,準備撤退走人。


      「小菲,這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多一個系等於多一

    倍的人手,不是輕鬆很──」


      「輕鬆你個大頭鬼。」我忍住把奶茶潑到他身上的衝

    動,停下動作試圖跟他講理。「你說那個什麼國貿系,拜

    託!這不等於要我去和一群完全不認識的人相處嗎?你到

    底知不知道我最不拿手的就是和陌生人說話啊?」


      多虧了「帥哥恐懼症」的幫助,讓我多年來維持低調

    封閉的生活習慣,平時沒事就待在家,上課的時候只和好

    朋友說話,在大一大二這段最適合抽學伴和聯誼的日子裡,

    我還是選擇什麼也不接觸的度過,我盡力避免任何和陌生

    人相處的機會,因為我從來也不懂得該怎麼開啟話題,表

    達善意,對於一個勁兒的尷尬笑著也感到十分扭捏。


      這樣的個性,再面對系上同學的時候或許還可以勉強

    支撐的住,畢竟大家都在同一個系裡,多少打過照面,也

    比較有親切感,但是跟一個完全不相干、沒交集的國貿系

    一起辦活動,豈不是等於要我赤裸裸的站在他們面前一樣

    糟?


      「妳不要老是把事情想得這麼嚴重。」林景嘉硬是強

    迫我坐下來,還把奶茶的吸管塞到我嘴裡要我冷靜下來。

    「活動股的壓力已經很大了,妳不要自己增加壓力。」


      「對啊!所以我自願辭職不做了。」我賭氣的把頭偏

    到一邊。「一開始你可沒跟我說過會和外系一起辦活動。」


      「莫小菲──」他無可奈何的拉長聲音,轉身從櫃子

    裡搬出更多的歷屆資料出來。「這種事不用說,我們系上

    的迎新晚會向來是跟外系合辦的,妳看,上一屆是跟資管,

    上上一屆是跟合經,上上上一屆是跟司法,還有這個是跟

    中文,這個是跟經濟……」


      林景嘉不斷把一份一份厚厚的資料翻出來,指著關鍵

    字逼我看。


      「呃……我怎麼都不知道?」我不由得傻眼。


      「因為每年的迎新晚會妳都躲在家裡沒參加。」林景

    嘉說得理所當然,笑得輕鬆,把那一大疊資料全部塞進我

    懷裡。「乖,把這些東西全部看一遍,妳就會知道迎新晚

    會該做什麼,做過什麼,我去幫妳買午餐。」


      「欸……」


      看著他自在的把門關起來離開,辦公室空蕩蕩的只剩

    下我一個人,喔,還有那一堆令人眼花撩亂的紀錄。


      迎新晚會,其實和迎新宿營差不多意思,只是差別在

    於一個只有一個晚上,另一個則是兩天一夜或是三天兩夜,

    在這樣的差異下,耗費的金錢、時間和人力也有極大的差

    異。


      我們系上則是典型的怕麻煩、省經費,所以選擇以迎

    新晚會的方式來歡迎新生。只是我實在不懂,如果真的這

    麼怕麻煩,幹嘛不乾脆什麼也不辦不是更好?這樣我現在

    也不用在這邊坐立難安不知所措了。


      林景嘉或許是真的很怕我會撒手不管,所以午餐很討

    好的從摩斯漢堡買了套餐回來給我。


      「欸,昨天你不是也在這裡陪我一整天嗎,怎麼會有

    時間跟國貿系敲定什麼合辦晚會的事情?」滿足的喝著香

    甜的玉米濃湯,我果然被某種程度的收買,心神安定不少。


      「妳以為我只有白天能做事喔!」林景嘉砸錢幫我買

    大餐,自己卻很可憐的只吃便利超商買來的鮮奶和麵包。

    「昨天晚上我和國貿系的會長用MSN線上開了三個小時的會,

    把一些大方向和時間流程都定出來了。」


      林景嘉其實很有才華也很有能耐,從選舉結束開始就

    積極招募人才組織學會內閣,自己更是很有衝勁的擬定好

    一整個學期的計畫,身為他的朋友,即使一開始我只是冷

    眼旁觀就能對他的努力佩服不已,現在無奈的身陷其中,

    更能感受到他的能幹。


      「辛苦你了。」我誠懇的關心著,對於自己剛才無理

    取鬧的要退出感到汗顏。


      「終於知道我很辛苦了喔!」他露出很了不起的表情。

    「那妳以後應該不會再動不動就說不幹了吧?」


      「我才說一次而已耶……」看著他瞬也不瞬的眼神,

    我只得妥協。「好啦!不會了。」其實我並不常鬧脾氣,

    通常只有別人鬧脾氣給我看的份,除非是遇到像現在這樣

    硬逼我去和陌生人相處的倒楣事。


      「那妳發誓。」他的表情一點也沒變,大有威脅的意

    味。


      「有什麼好發誓的。」我立刻把自己埋在紙堆後,裝

    出很忙碌的樣子。


      「我不要妳有退路啊!」他伸出手,很粗魯的固定住

    我的臉。「乖,快點發誓,說妳無論如何不會退出系學會,

    否則一輩子治不好帥哥恐懼症,擺脫不了莫非定律。」


      「……你幹嘛這樣害我啊!」我的臉被捏的都扭曲了

    動彈不得,很驚恐的看著他邪惡的笑容,覺得自己又往地

    獄前進了一點。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