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景嘉……」花了好幾秒,我終於能清楚看見眼前

    這張擔心的臉,是林景嘉,不是剛才那個很帥的服務生,

    總算記起了呼吸是一個把空氣吸進呼出,維持生命運作的

    基本動作。


      「認得人了就起來啊!」他登時換回一臉的不屑,伸

    出手把我拉起來,另一隻手把剛才服務生遺留下來的毛巾

    丟到我臉上。「就叫你不要抬頭了還抬頭,妳什麼時候才

    能聽我的話啊?」


      「我一下子聽不懂你的意思啊!說的沒頭沒尾的,我

    哪反應的過來。」我尷尬的反駁,一邊用毛巾吸乾髮尾的

    水分。


      「是喔!那下次我會記得大叫『小菲,那個服務生是

    帥哥,妳千萬不要抬頭看,不然會呼吸困難會亂尖叫!』,

    這樣可以嗎?」


      「呃……」


      「拜託,我是在保全妳的人格尊嚴耶!妳以為我說話

    喜歡這樣語焉不詳嗎?」林景嘉一邊審視自己的指甲,兀

    自向另一名女服務生招手,請她過來點餐。而剛才那名很

    帥的服務生在林景嘉抱歉的略為解釋過後,已經很貼心的

    不再過來為我們服務。


      「好啦我知道啦!你不要再擺臭臉好不好?你也知道

    這不是我能控制的啊!」我討好著。


      每一次林景嘉救了我一命之後,伴隨而來的就是心情

    很差的副作用,雖然我知道這是人之常情,但是每次我都

    得承受這種負面情緒,也不由得讓我頭皮發麻。


      「廢話!我知道自己不是帥哥,妳還三不五時的就要

    用這招來提醒我,換作是誰都會不爽的好不好,跟妳做朋

    友真的很衰耶!」林景嘉擺動著手增加他惱怒的氣勢,臉

    上扭曲的表情卻忍不住讓人發笑。「笑笑笑,有什麼好笑

    的,以後我都不幫妳了看妳還笑不笑得出來。」


      除了日常生活每天都被莫非定律陰魂不散的追著跑以

    外,我還有一個很要命的毛病──帥哥恐懼症。這名字是

    林景嘉取的。


      帥哥恐懼症,顧名思義就是對帥哥過敏,而且過敏的

    很厲害,通常我不能忍受跟帥哥有少於一公尺的接觸,長

    於十秒鐘的四目交望更是萬萬不可,要是有符合其中之一

    的情況發生,很顯而易見的,就會有像剛才的情況發生──


      輕者慌亂成一團、歇斯底里的尖叫,甚至忘了自己是

    誰,在哪裡在幹嘛,重者就連該怎麼呼吸都記不得,非得

    有一個不是帥哥的人來讓我冷靜下來才行。而林景嘉扮演

    的,就是幫我杜絕帥哥、意外突發的時候幫我回復意識的

    重要角色。


      只是他看來是很討厭這個角色,每次幫完忙都要對我

    吼一頓才消氣。


      「對不起啦!你最好了,不要這麼無情嘛!」我低下

    的陪不是,兼且扯開話題,林景嘉生氣起來是很長一串的,

    比女人還小心眼。「對了,你找我出來應該是有什麼重要

    的事情吧?」


      「啊,對,我都忘了。」他果然很輕易的被我帶離話

    題,上一秒的橫眉豎目下一秒全都沒了。「妳知道吧,張

    采薇轉學的事。」


      「噢,我知道啊!她好厲害喔!轉到政大耶!」


      「我管她厲不厲害。」他撇撇嘴,往剛送上來的咖啡

    裡加上大量的糖。「重點是她是我的活動股。」


      「蛤?是喔!這樣你不就要重新找人了?」


      林景嘉在二年級下學期的系學會長選舉中獲得了高票,

    表示他將在三年級一整個學年中擔任系學會長的重責大任,

    班上有不少同學被他網羅進系學會,成為幹部之一,但是

    我並不在名單之列,原因是我自覺不適合從事這類令人暴

    躁忙碌的工作。


      再加上自從我發覺自己染上「帥哥恐懼症」這個怪毛

    病之後,就漸漸開始懂得明哲保身,低調的生活,避免一

    切有可能跟帥哥接觸的行為。


      簡而言之,我很低調、很封閉。


      「是啊!我『正在』重新找人。」


      「喔,那我幫你想想看誰比較適合。」我低垂著視線,

    心不在焉的看著坐在對面的林景嘉正一手攪拌咖啡,一手

    敲著桌面。「嗯……」


      「我覺得妳不錯。」


      「蛤?」


      看著他索性開門見山而且一臉堅決的表情,我開始意

    識到窗外的烏雲已經慢慢飄進咖啡店裡,然後飄到我頭上。

    「不行,你想都別想。」


      我簡直不敢相信,林景嘉這個最了解我的個性,最明

    白我的狀況的朋友,竟然試圖要把我推入火坑。


      「小……」


      「我以為這兩年來你救過我不下二十次的龐大數據可

    以讓你了解,要是讓我暴露在人群之中會有多少潛在危機,

    結果沒想到你一點也不在意。」


      「拜託,我當然想過啊!我跟妳說,我不會讓妳單獨

    面對任何一次活動或者是會議,我一定會陪妳,不讓妳發

    生事情。」


      「我不……」


      「莫小菲!妳沒有拒絕的權利。」林景嘉很快的變了

    臉,兇神惡剎的威脅。「這是這兩年來妳欠我的,妳自己

    想想看我幫妳擋掉多少帥哥的入侵,受了多少來自妳認為

    我不是帥哥的侮辱,這是妳一輩子也還不完的人情債,除

    了這個償還方式,其他的我都不接受。」


      「林景嘉,你未免也太誇張了吧!」我忍不住拍了下

    桌子,持續談判。「如果是什麼職秘阿、總務啊,這些做

    一些瑣碎但是比較不需要跟其他人接觸的職務,我還可以

    考慮,問題是你丟了個需要拋頭露面、事情又繁重到不行

    的活動股給我,你叫我怎麼答應?」


      「……妳怎麼這麼清楚?」林景嘉當場愣住,沒料到

    我沒被拐住。


      「拜託,不是這樣吧?你存心要拐我就對了?」林景
 
    嘉是我的朋友沒錯,但是看起來他是非常人所能及的損友

    類型,專司踩朋友傷口、拐朋友入地獄,還有擺臭臉給朋

    友看。


      我早該習慣了,只是今天遭受到進一階級的迫害,讓

    我一不小心又震撼了一下。


      「不管,反正我就是已經找不到其他人代替所以才來

    找妳的。」他坐直身軀,重新聚集他的氣勢。「光是看我

    們兩年來的交情,妳不答應都說不過去了,何況剛剛我才

    救了妳一命,妳不答應就是恩將仇報,置我於死地。」


      ……不答應他是置他於死地,答應他會置我於死地啊!

    一個是殺人,一個是自殺,兩種下場都好不到哪去。


      「你說任何事情都不會讓我獨自面對喔?」我心一橫,

    咬牙做出最後的確認。


      「對對對,我保證。」察覺我已經軟弱的立場,林景

    嘉的眼睛亮得簡直要讓人睜不開眼,還巴眨巴眨的閃著。


      「好啦!」


      我眼一閉,感覺自己的靈魂正頭下腳上的無止盡墜落。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