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該到哪裡找駱宇,只是直覺跑到7-11來。


      他果然在那,今天他明明排修,卻還是穿起紅色制服

    在櫃檯替客人結帳。


      以往我總會靜靜的在外面的長椅上待著,等到他下班,

    有什麼事到時候再說,但現在我什麼也不管,直接就衝進

    店裡。


      「歡……」駱宇看到我愣了好大一下。


      「怎麼不問我怎麼在這裡?」我看著他,眼睛一眨也

    不眨,就怕眼淚會不小心掉出來。


      為什麼要說分手?我無力的想著,卻問不出口。


      「學姊,妳……」


      學姊?改口的這麼快?「所以看來,你紙條裡寫的是

    認真的囉?」


      「嗯……」


      「我要知道為什麼。」我深吸一口氣,才有辦法不為

    那個承認答案的聲音感到心痛。「只寫一張紙條就想結束

    一切,你不覺得太不負責任了?」


      「……我不適合妳。」他低著頭,不看我。


      「你不適合我,誰才適合我?」爛理由,有回答跟沒

    回答一樣。


      「我猜應該是鄭哲瑋。」


      聽著駱宇的答案,一下子,我什麼都懂了,原來……

    「你看到剛才在書店外面的事了?」


      「嗯。」


      我真的是倒了八輩子的楣才會認識鄭哲瑋這渾球,王

    八蛋!「我可以解釋,你剛才一定沒有看完全部才會誤會,

    其實……」


      「我想過了,妳這麼出色,本來就應該配像他那樣出

    色的人。」駱宇打斷我的話,始終沒有把頭抬起來。「還

    好我們在一起也沒多久,感情沒多深,趁現在分手最適合。」


      「……你再說一次。」我傻眼的問,簡直哭笑不得。

    然後終於忍不住轉頭對等在後面結帳一直發出不耐煩嘖嘖

    聲的國小小胖子發飆。「死小孩,要買可樂到對面的全家

    去買,這麼吵是要造反啊!可樂少喝一點,都胖成這樣不

    怕把床壓壞把家裡吃垮啊!我告訴你……」


      我還沒講夠,小胖子就很害怕的逃跑了。


      「學姊妳不要……」


      「你給我閉嘴!」我不客氣的大聲說,狠狠的瞪著他。

    「你要是要繼續叫我學姊,就不要跟我講話。」


      「……」


      我真的搞不清楚駱宇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我這麼在

    意的一段感情,他可以毫不在意的丟棄,只因為目睹了一

    個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的擁抱。


      讓我心灰意冷的是,他不僅不在意,還不肯聽我解釋,

    難道我就這麼不值得他信任嗎?


      「我說過我只喜歡你,就只喜歡你,鄭哲瑋那個王八

    蛋我一輩子都不可能再喜歡他,你到底知不知道他給我多

    少傷害,為什麼還要一直把我推給他?」


      突然意識到,也許駱宇並沒有像我愛他一樣那麼愛我,

    才會輕易的退讓。面對駱宇冷漠的態度,我已經不想再解

    釋誤會了,相信也好,不相信也不怎樣,我被鄭哲瑋侵犯

    騷擾,還要被駱宇誤會,我幹嘛這麼委屈。


      喜歡上駱宇之後,都是我在主動,其實是很疲倦的,

    如果再怎麼付出都只能看到他的退縮和不信任,我又要怎

    麼有勇氣繼續支撐下去?


      「算了,我不想解釋了,你怎麼想都對。」我喪氣的

    探了口氣,轉身離開,在自動門開啟的死心的拋下句點。

    「那就分手吧。」


      和鄭哲瑋分手的時候感覺都沒有這麼痛,我將近虛脫

    的走回宿舍,駱宇也在我的預料下沒有追出來挽回。


      挽回什麼?我會這樣想,表示自己還存有一點點奇蹟

    似的希望,還很窩囊的希望我們可以合好,希望一切都沒

    有發生過,但是,不可能了,已經結束了,只是我很難過,

    很無法適應就這樣分手的事實。


      「妳現在就要走了?」看我提起行李,佳琪急忙問。

    「等一下啦!妳和駱宇怎麼了?吵架了嗎?」


      我不禁苦澀的笑了一下。要是吵得起來就好了,至少

    還可以有基本的溝通,偏偏駱宇那種悶到不行的個性,根

    本吵不起來。「分手了。」


      我把事情經過大致說了一次,包括鄭哲瑋的渾蛋,包

    括駱宇的木頭誤解,還包括我一不小心又開始灑的眼淚。


      「牛奶,妳不要難過了。」佳琪安慰著我,也跟著哭

    了起來。「駱宇實在是很差勁,虧我之前還這麼挺他。」


      原來之前佳琪告訴駱宇,我一直很希望男朋友可以送

    我一隻大熊娃娃,所以駱宇才會想在放假錢買給我,沒想

    到要送給我的時候卻目睹了那個足以讓任何人都誤會的場

    景。


      我不怪駱宇誤會我,卻非常不能諒解他退縮的態度。


      一段感情,不能靠著單方面的勇氣,就算現在還可以

    不怕挫折,但是我又能撐多久?總有一天,我會疲累到不

    得不放手。


      如果時間愈久只會讓我更愛他,那麼,就如他所說吧!

    趁著感情還沒有很深厚,就此罷手。


      儘管我很清楚的知道,這叫哪門子的感情還沒有很深

    厚。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