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這裡幹嘛?」我抬頭,愣愣的問。


      「妳怎麼買這麼多酒?」


      「你在這裡幹嘛?」


      「……女宿的門禁時間已經過了。」


      「駱宇,你在這裡幹嘛?」


      為什麼他平實無奇的語調總能輕易讓我好不容易築起

    來的戒心潰堤?當我的眼淚無意識的一直掉,我拿自己一

    點辦法也沒有。


      幹嘛回來?既然已經離開了幹嘛還要回來?


      「我擔心妳沒地方住。」


      「我……」本來試圖要逞強的反駁一些什麼,一開口

    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這個能力,只是終於在駱宇面前失控,

    彎下身體把臉藏在手裡,大哭了起來。


      我不能否認那句「我擔心妳沒地方住」帶給我多大的

    感動,但是只要一思及那不過是他一貫的溫柔,我就無法

    承受。


      他只是天生個性如此體貼,我不能當作是只對我的關

    心。


      「學、學姊,妳不要哭好不好?」他的聲音很無措,

    安慰著,一點效果也沒有。


      「你不要管我,我要自己一個人靜一靜。」我還是哭,

    一句話因為哭得太厲害而斷斷續續。


      「但是現在已經很晚了,妳自己一個人在外面很危險。」


      「那也不用你管,你又不是我的誰。」我把臉離開手,

    還是固執的不肯看他,轉向另一邊,搜尋那兩瓶還沒開的

    Ice。


      「妳不要喝了。」駱宇又把我剛打開的酒搶走。


      沒關係,我還有一瓶。


      「學姊。」這下連最後一瓶也被搶走。


      沒關係,我還有錢。


      我看也不看駱宇一眼,站起來就往7-11裡面走,一面

    擦掉一直不爭氣掉下來的眼淚,我才不管他這樣去而復返

    是要幹嘛,也不管他為什麼要阻止我喝酒,反正他現在的

    關心對我而言一點意義也沒有,我不要接受。


      「學姊,妳為什麼一定要喝酒?」駱宇真夠可惡,竟

    然直接壓住飲料櫃的門不讓我開。


      「因為我心情不好,因為我想忘掉你卻一點也忘不掉。」

    我瞪著地面,一點也不隱瞞。該死,力氣大又怎樣,我總

    是有辦法拿到酒的。


      「不好意思,我想買四瓶Ice。」我直接走到櫃檯,對

    那個大夜班的店員開口。「可是我打不開你們那個飲料櫃

    的門,可以幫我一下嗎?」


      我都想好了,如果他敢不幫我拿,我就威脅他說要投

    訴他服務態度不佳。


      「振偉,你不要理她,休息室借我用一下。」


      再我還反應不過來的時候,駱宇竟然拉住我的手,不

    容置喙的往角落那個堆存貨的休息室走去。


      「幹嘛?」被丟進休息室,我莫名其妙的看著他,看

    他一語不發的把門關上,我更搞不清楚狀況了。


      「學姊,妳先坐著休息吧。」


      「不要,我要出──」


      「坐下!」


      駱宇突如其來的嚴厲怒吼嚇得我差點跌倒,愣了幾秒

    之後竟自動自發的乖乖坐下。


      好可怕……他怎麼這麼兇啊……


      我小心翼翼的盯著他嚴肅的表情,腦袋裡本來有些不

    受控制的感覺一下子全都消失了。


      他沒再講話我也不敢再開口,很怕他如果有暴力傾向

    怎麼辦,這個空間這麼小,他如果打我我一定跑不掉的。


    心跳還是跳得好快,滿腦子都是他大吼的話在我腦袋

    裡盤旋,駱宇從來沒有這麼兇過,真的好可怕,身體都忍

    不住顫抖了起來,然後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開始亂七八

    糟的掉了,只是這次是因為害怕和委屈。


      搞什麼嘛!我根本搞不懂駱宇到底想要幹嘛!他怎麼

    可以兇我?


      「學、學姊,妳怎麼哭了?」他湊了過來,又回復那

    種無措的語調。「妳……不要哭了好不好,我不懂得怎麼

    安慰別人。」


      「那你就不要兇我啊!」很糟糕,我只敢語氣上裝兇,

    但是根本不敢看他,他好可怕,如果他又吼我怎麼辦?


      「對、對不起,我剛才是一時心急……」沉默了半晌,

    他嘆了口氣。「我覺得妳在外面這樣喝酒不好,現在治安

    很差,時間又很晚,很容易遇到壞人,就算我在妳身邊,

    也可能保護不了妳,何況剛才還沒有人陪在妳身邊。」


      「我又沒叫你保護我!」不要再說這種關心的話好不

    好,就算我可以告訴自己不要想歪,但是還是會心痛的啊!


      「可是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妳讓自己處在危險的環境

    之下啊!」


      「你幹嘛又兇我?」我從椅子上跳起來,對於他語氣

    的變換敏感的很,我還是跟他保持距離比較妥當,免得他

真的會失控打我。


      「我……我兇妳又怎樣!誰叫妳不懂得保護自己!」


      「你說什麼?」我瞪大眼睛,看著他與之前判若兩人

    的姿態。


      不對啊!這哪裡是我認識的駱宇啊!溫柔呢?容忍呢?

    退讓呢?怎麼全都不見了?


      「妳應該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吧!」他很兇,真的很兇,

    我爸都沒有對我這麼兇過。「這麼任性,做事都不顧慮後

    果,換作是誰都會兇妳。」


      「我……」我很不服氣,可是面對現在的駱宇,又很

    卒仔的不敢硬碰硬,只好暫時忍氣吞聲。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