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你昨天幹嘛不跟我說我還穿著你的外套?」隔

    天中飯的時候我很難得又跟駱宇一起吃了,剛碰面就忍不

    住質問他。「還在那邊吞吞吐吐的,我是會把你吃掉喔?」


      「沒有啊……我想說妳沒發現就算了,反正我們常碰

    面,要拿很容易。」


      「我本來是要帶來給你的,結果早上睡過頭忘記了。」

    我一邊挾菜一邊說。「欸那道菜我挾了啦!你挾別的,這

    樣我才可以多吃一道菜。今天要記得提醒我把外套還你喔!

    不然我一定會忘的徹徹底底。」


      吃著駱宇餐盤裡和我不一樣的菜,我也很自然的把自

    己的菜撥一半給他,突然發現我是不是不小心把他當作直

    屬學妹來對待了,相處的模式竟然可以這麼親密。


      「欸你下午有沒有課啊?」


      「有啊,有一堂企業管理。」


      「那個不是選修嗎?」


      「對啊!怎麼了嗎?」


      「我下午的商事法可是必修喔!」我放下筷子,不懷

    好意的打量他。「如果我要翹課出去玩,你應該會奉陪吧?」


      「啊?」


      「我想去石門水庫那裡散散心,你陪我去吧!」我笑

    得甜美,是對他有所要求的時候才會表現的笑容。


      「但是我們下午都有課……」


      「不管喔!吃完飯我們就出發吧!」


      「學姊……」


      「我心情不好啊!所以想出去走走,這樣你也不願意

    陪我?」我咬著嘴唇,委屈的看著他。


      我和劉德勳的事情,說不要想是根本不可能的,昨晚

   他打了兩通電話來我都故意不接,知道自己需要好好沉澱一

   下,不要再被他的甜言蜜語迷失了方向。可是天知道我根本

   沒有方向,對於這段懸而未決的愛情,我自己有沒有解決的

   能力,我根本不知道。


     駱宇當然沒有幫我解決的能力,但是,如果有他的陪伴,

   至少我能夠真心的笑,暫時的輕鬆吧?


     「學姊……」


     「算了,你當我沒說過吧!」見駱宇還是猶豫不決,我

   任性的賭氣。


      討厭鬼!不是每次都有求必應嗎?現在怎麼變得這麼

   龜毛啊?


      「好吧!我們走吧!」他嘆了一口氣,總算妥協。





      雖然天氣愈來愈冷,但是石門水庫還是個適合安靜待

    著的好地方。


      這次有了萬全的準備,厚外套、圍巾,但是好不容易

    從機車上跳下來的時候,我還是凍的全身發抖。


      「好冷喔!」我呼著氣,用戴著毛線手套的手摩擦著

    凍僵的臉頰。


      「我的外套給妳穿好不好?」駱宇擔心的問,要脫掉

    身上的外套,因為被我拿走而穿的另外一件外套。


      「不要啦!你想在這裡被凍死啊?何況我穿的夠多了,

    再多穿一件,等下要是跌倒肯定會爬不起來。」


      「我可以扶妳起來。」他正色的表示。


      「我說不用了!」我瞪了他一眼。「走一走就不冷了,

    你不要再囉唆。」


      「喔……」


      我們沿著柏油路邊走,樹葉都變了顏色往地面掉落,

    偶爾被冷風吹起,跟在腳邊徘徊,沙沙作響。


      非假日的下午,零落的過往陌生人。


      「學姊,妳……為什麼心情不好啊?」駱宇試探的問。


      「我在想該不該跟劉德勳分手。」


      「啊?」他很震驚。「可是你們不是才交往沒多久?」


      「兩個星期啊!的確是不久。」但是卻足夠讓我產生

    疑慮了。「如果兩個人對愛情的觀念不同而且無法改變,

    你覺得要分手好,還是繼續嘗試溝通好?」


      「呃……」


      駱宇顯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不過也不需要回答了,

    前面那輛銀色的TOYOTA已經完全吸引我的注意力。


      熟悉的車型,熟悉的車牌。


      還有熟悉的劉德勳。


      我下意識的往前走,卻被駱宇拉住手。


      「讓我過去。」我掙扎著,心裡頭的痛好熟悉。


      就像親眼目睹鄭哲瑋劈腿的那一幕一樣痛。


      劉德勳和一個我沒見過的女生,正貼著車體,熱烈深

    吻,狂野外放的模樣,衣衫紊亂。


      「不要這樣。」駱宇一點也不肯放手。「妳先冷靜點

    好不好?妳這樣過去一點優勢也沒有。」


      「我不需要什麼優勢,我只是要說分手而已。」我的

    身體顫抖的厲害,急速失去體溫似的難受。「讓我過去,

    說完我就走。」


      我以為我忍的住,結果還是忍不住掉眼淚了。


      什麼嘛!不是說讓彼此冷靜幾天好好想想嗎?不過才

    隔一天而已,為什麼他身邊就多一個女生了?


      愛我嗎?「騙人……為什麼你們男生講的話總是那麼

    不真實?」根本就不愛我,為什麼還可以這麼理直氣壯?

    裝作那麼真心誠意?


      「學姊……」駱宇把面紙遞給我。「把眼淚擦乾,冷

    靜點,我陪妳過去。」


      還在吻,吻的天翻地覆,我們走近了還渾然不知。

    「寶貝,等下到我家。」


      石門水庫,寶貝,一樣的橋段,還真的可以重複使用

    再回收呢!


      「你們要做什麼我管不著,但是,」我冷不防的出聲,

    嚇得他們停下動作愕然的看著我。「劉德勳,我們分手吧!

    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關係,省得我看你施展同樣的伎倆真

    是倒盡胃口。」


      「牛奶,妳……」


      「不是心澄嗎?」我尖酸刻薄的打斷他的話。「昨天

    不是還這麼親密的叫我嗎?」


      儘管已經在駱宇的堅持下好幾個深呼吸,我的聲音仍

    止不住顫抖,重複經歷被背叛的情景,一點也沒有習以為

    常的無所謂。


      劉德勳旁邊的女生在他的哄騙下,進到車裡等待。


      心好痛。


      「是妳說要冷靜一下,分開一陣子的。」關上車門,

    或許是因為明白木已成舟,他說話變得一點也不客氣。

    「昨天把我搞得慾火高漲,然後就假裝清高的一走了之,

    我不找別的女生來滅火還巴望妳啊?」


      「你……」我被他羞辱的話惹得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


      這個男人,我到底是看上他哪一點?


      原本要轉身就走,駱宇猛力揮在他鼻樑上的一拳卻讓

    我傻眼。「駱宇?」


      「要為自己的錯誤找脫罪的藉口是你家的事,麻煩不

    要侮辱到學姊。」


      他冷淡的話語,此時痛的蹲在地上的劉德勳不見得有

    空聽進去,但是我聽進去了,而且還發現他揍人的樣子帥

    得驚人。


      這是我認識駱宇以來,看過他最帥的一次。


      「學姊,我們走吧!」他溫柔的對我笑,推著我離開。


      這也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他的笑這麼迷人。


創作者介紹

精小靈在不在家:《出讓愛情。》重新連載中

spirit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223060302
  • 駱宇真的超帥的啦>///<
  • fanny770809
  • 吼~<br />
    那男的太過份了!!<br />
    做錯事還理直氣壯?!<br />
    <br />
    或許我認識的那個他<br />
    人還比德勳好<br />
    至少 他最後 還跟我說了 對不起...<br />
    <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